首頁

其他 / 斷鴻零雁記全書目錄
蘇曼殊
斷鴻零雁記 - 11

  翌朝,天色清朗,惟氣候遽寒,蓋冬深矣。余母晨起,即部署廚娘,出——,又陳備飲食之需。既而齊聚膳廳中,歡聲騰徹。余始知姊氏今日歸去。靜子此際作魏代曉霞妝,余發散垂右肩,束以-帶,迥絕時世之裝,靦腆與余為禮,益增其冷艷也。余既近爐聯坐,中心 ...

斷鴻零雁記 - 12

  天將破曉,余憂思頓釋,自謂覓得安心立命之所矣。盥漱既訖,於是就案搦管構思,憮然少間,力疾書數語于箋素云: 靜姊妝次: 嗚呼,吾與吾姊終古永訣矣!余實三戒俱足之僧,永不容與女子共住者也。吾姊盛情殷渥,高義干云,吾非木石,云胡不感?然余固是 ...

斷鴻零雁記 - 13

  言畢,握余手略鞠躬言曰:「三郎,早歸。吾偕令妹佇伺三郎,同御晨餐。今夕且看明月照積雪也。」 余垂目細瞻其雪白冰清之手,微現蔚藍脈線,良不忍遽釋,惘然久立,因曰:「敬謝阿姊禮我。」 一鳴掃瞄,雪兒校對 ...

斷鴻零雁記 - 14

  「吾恨人也,自幼失怙恃。吾叔貪利,鬻余于鄰邑巨家為嗣。一日,風雨悽迷,余靜坐窗間,讀《唐五代詞》,適鄰家有女,亦於斯時當窗刺繡。余引目望之,蓋代容華,如天仙臨凡也。然余初固不敢稍萌妄念。忽一日,女繕一小小蠻箋,以紅線輕繫於蜻蜓身上,令徐 ...

斷鴻零雁記 - 15

  余曰:「志公本是菩薩化身,能以圓音利物。唐持梵唄,已無補秋毫。矧在今日凡僧,更何益之有?云棲廣作懺法,蔓延至今,徒誤正修,以資利養,流毒沙門,其禍至烈。至於禪宗本無懺法,而今亦相率崇效,非宜深戒者乎?顧吾與子,俱是正信之人,既皈依佛,但 ...

斷鴻零雁記 - 16

  其妹嚶然而呻,輒搖其首曰:「諺云:『繼母心肝,甚於蛇虺。』不誠然哉?前此吾居鄉間,聞其繼母力逼雪姑為富家媳,迨出閣前一夕,竟絕粒而夭。天乎!天乎!鄉人咸悲雪姑命薄,吾則嘆人世之無良,一于至此也!」 余此時確得噩信,乃失聲而哭,急馳返山門 ...

斷鴻零雁記 - 17

  試問鬻花郎,吾家女公子為誰魂斷也?」言至此,復相余身,雙頰殷然,含-言曰:「和尚行矣,恕奴無禮,以對和尚。」語已返身,力闔其扉。 余立垂首,無由申辯,不圖竟為僮娃峻絕,如-余以刃也。余呆立幾不欲生人世。良久,法忍殷殷慰藉,余不覺自緩其悲 ...


提示:

本站的全部文字在知識共享署名 - 相同方式共享3.0協議之條款下提供,附加條款亦可能應用。(請參閱 使用條款)


目前沒有閱讀標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