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斷鴻零雁記 - 16 / 17
其他類 / 蘇曼殊 / 本書目錄 || 記錄本頁面 我的閱讀標記
  其妹嚶然而呻,輒搖其首曰:「諺云:『繼母心肝,甚於蛇虺。』不誠然哉?前此吾居鄉間,聞其繼母力逼雪姑為富家媳,迨出閣前一夕,竟絕粒而夭。天乎!天乎!鄉人咸悲雪姑命薄,吾則嘆人世之無良,一于至此也!」
余此時確得噩信,乃失聲而哭,急馳返山門,與法忍商酌,同歸嶺海,一吊雪梅之墓,冀慰貞魂。明日午後,麥氏父子,親送余等至拱宸橋,揮淚而別。
一鳴掃瞄,雪兒校對

第二十六章



余與法忍至上海,始悉襟間銀票,均已不翼而飛,故不能買舟,遂與法忍決定行腳同歸。沿途托缽,蹭蹬已極。逾歲,始抵橫蒲關,入南雄邊界。既過紅梅驛,土人言此去俱為坦途,然水行不一由延能達始興。餘二人盡出所蓄,尚可141小說 B蘇曼殊:斷鴻零雁記敷舟資及糧食之用,於是揚帆以行。風利,數日遂過湞水,至始興縣,餘二人憂思稍解。
是夕,維舟於野渡殘揚之下。時涼秋九月矣,山川寥寂,舉目蒼涼。忽有西北風瀟颯過耳,余悚然而聽之,又有巨物嗚嗚然襲舟而來,竟落燈光之下,如是者絡續而至。余異而矚之,約有百數,均團臍胖蟹也。此為余初次所見,頗覺奇趣。
法忍語余曰:「吾聞丹鳳山去此不遠,有張九齡故宅,吾二人明晨當紆道往觀。」又曰:「惜吾兩人不能痛飲,否則將此蟹煮之,復入村沽黃醑無量,爾我舉匏樽以消幽恨。奈何此夕百憂感其心耶?」
語次,舟子以手指楓林曠剎告餘二人曰:「此即懷庵古蘭若也,金碧飄零盡矣。父老相傳,甲申三月,吾族遺老誓師於此,不觀腐草轉磷,至今猶在?嗟乎!風景依然,而江山已非,寧不令人愀然生感,欷-不置耶?」
迨余等將睡,忽而黑風暴雨遽作。余謂法忍:「今夕不能住宿舟中,不若同往荒殿少避風雨,明日重行。」法忍曰:
「善。」餘二人遂辭舟子,向楓林摩道而入。既至山門,繚垣傾記殆盡,扉亦無存者。及入,殿中都無聲響,惟見佛燈,光搖四壁。殿旁有,通一耳室,余意其為住僧寮房,故止步弗入。法忍手捫碑上題詩,讀曰:
十郡名賢請自思,座中若個是男兒。
鼎湖難挽龍髯日,鴛水爭持牛耳時。
哭盡冬青徒有淚,歌殘凝碧竟無詩。
故陵麥飯誰澆取,贏得空堂酒滿。
余曰:「此澹歸和尚貽吳梅村之詩也。當日所謂名流,忍以父母之邦,委于群胡,殘暴戮辱,亦可想而知矣。澹歸和尚固是頂天立地一堂堂男子。嗚呼!丹霞一炬,遺老幽光,至今猶屈而不申,何天心之憒憒也?」
時暴雨忽歇,余與法忍無言,解袱臥于殿角。余陡然從夢中驚醒,時萬籟沉沉,微聞西風振籜,參以寒蟲斷續之聲。
忽有念《寥莪》之什于側室者,其聲酸楚無輪。聽至「哀哀父母,生我劬勞」句,不禁沉沉大恫,心為摧折。
晨興,天無宿翳。余視此僧,嗚呼,即余侞媼之子潮兒也!余愕不止;潮兒幾疑余為鬼物,相視久之,悲咽萬狀曰:
「阿兄歸幾日矣?」
余曰:「昨夕抵此,風雨兼天,故就宿殿內。賢弟何故失容?阿母無恙耶?」
潮兒未及發言,已簌簌落淚,白余言曰:「慈母見背,吾心悲極為僧,廬墓於此,三經弦望矣。」
余聞言,震越失次,趨前抱潮兒而慟哭曰:「吾意歸南海必先見吾媼。余自襁褓,獨媼一人憐而撫我,不圖今已長眠。
天乎!吾媼養育之恩,吾未報其萬一。天乎!吾心胃都碎矣!」
既而潮兒導余等出西院門,至其亡母墓前,黃土一杯,白楊蕭蕭,山鳥哀鳴其上。余同法忍,俯伏隕涕。潮兒根淚言曰:「亡母感古裝夫人極矣!舍古裝夫人而外,欲得一賜惠之人,無有也。吾前月奉去一笑,不知阿兄遄歸。今會阿兄於此,亦余夢魂所不及料,寧非蒼天垂愍?先母重泉慰矣。」
一鳴掃瞄,雪兒校對

第二十七章



余等暫與潮兒為別,遂向雪梅故鄉而去。陸行假食,凡七晝夜,始抵黃葉村。讀者尚憶之乎?村即吾侞媼前此所居,吾嘗於是村為園丁者也。顧吾侞媼舊屋,既已易主,外觀自不如前,觸目多愁思耳。余與法忍,投村邊破寺一宿。晨曦甫動,余同法忍披募化之衣,郎當行阡陌間。此時余心經時百轉,誠無以對吾雪梅也。
既至雪梅故宅,余佇立,回念當日賣花經此,猶如昨晨耳。誰料雲鬢花顏,今竟化煙而去!吾憾綿綿,寧有極耶?嗟乎!雪梅亦必當憐我于永永無窮!余羈縻世網,亦懨懨欲盡矣。惟思余自西行以來,慈母在家,盼余歸期,直泥牛入海,何有訊息?余誠沖幼,竟敢將阿姨、阿母殘年期望,付諸滄渤。思之,餘罪又寧可逭耶?此時余乃戰兢而前,至門次,顫聲連呼:「施主,施主!」
少選,小娃出,余審視之,果前此所遇侍兒,遺余以金者。侍兒忽而卻立,面容喪失,凝眸盼餘二人,若識若不識。
余未發言,寸心碎磔,且哭且叩侍兒曰:「子還憶賣花人否耶?
雪姑今葬何許?幸子導吾一往,則吾感子恩德弗盡。吾今急不擇言,以表吾心,望子憐而恕我。」
侍兒聞余言,始為凜然,繼作怒容,他顧久之,厲聲曰:
「異哉!先生,人既云亡,哭胡為者?曾謂雪姑有負于先生耶?


贊助商連結

本站的全部文字在知識共享署名 - 相同方式共享3.0協議之條款下提供,附加條款亦可能應用。(請參閱 使用條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