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匹克威克傳 - 4 / 288
世界名著類 / 狄更斯 / 本書目錄
  

匹克威克傳

第4頁 / 共288頁。

 大小:

 第4頁   
  
FireFox、Edge瀏覽器可關屏朗讀
Chorme則需開屏朗讀。

"布辣頓先生毫不猶疑地回答說,不是通常的意味~~他是按照匹克威克派的意味用這個字眼的。(‘聽呀~’聽呀,。)他理應承認,就個人而言,他對那位可敬的紳士是抱著最高的尊敬和推崇的;他僅僅是從匹克威克派的觀點,認為他是一個騙子。(‘聽呀~’聽呀,。)

「匹克威克先生覺得很滿意他的可敬的朋友的這個公正。坦白而充分的解釋。他要求立刻諒解他,他自己所說的話的意義,也只希望得到一種匹克威克派的解釋而已。(采聲。)」


  

記錄到此為止了,而我們完全相信,這場爭執既然已經達到這種極其令人滿意的。完全可以理解的地步,當然也是到此為止的。關於讀者就要看到的下一章,其中所錄的事實雖然不是從正式的記錄材料摘引的,卻是從書信和其他權威的手稿裡小心蒐集起來的,這些材料十分真實可靠,所以不妨把文章整理成為連貫的形式。

第 二 章

第一天的行程,第一晚的遭遇;及其結果太陽,這個一切工作的守時的仆役,剛剛升起,開始照亮一千八百二十七年五月十三日的早晨,這時候塞繆爾。匹克威克先生像另一個太陽似的從他的睡眠中醒了過來,推開臥室的窗戶,俯瞰外面的世界。他的腳下是高斯維爾街,他的右手是高斯維爾街~~他的左手。眼界所及之處也是高斯維爾街;而對面呢,也就是高斯維爾街的對街。「這,」匹克威克先生想,「這就是那些哲學家的狹小的眼界,他們滿足於考察放在他們眼前的東西,卻不看藏在視線之外的真理。我呢,本來也會滿足於永遠凝視着高斯維爾街的,甚至都不想努一把力深入那些環繞在四周的鄉村。」匹克威克先生發了這一通美妙的感想之後,開始把自己的身子塞進衣服,又把衣服塞進旅行皮箱。偉人們是很少對於服飾過于拘泥的;刮臉。打扮。喝咖啡,很快就完成了:隔了一個鐘頭,匹克威克先生手裡提着皮箱,大衣口袋裏放著望遠鏡,背心口袋裏放著準備記下任何值得一記的發現的筆記簿,走到了聖瑪丁廣場上的馬車停車場。

「馬車!」匹克威克先生說。

「你來啦,先生,」一個模樣很特別的人叫他,這人穿著麻袋布的上衣和同樣料子的圍裙,頸子上掛着一個有號碼的銅牌子,像是什麼被編了目錄收藏着的珍奇物品。這是一個飲馬的人。「你來啦,先生。哪,就是第一輛車子!」這第一輛車子從他抽過第一袋煙的酒店裡叫來之後,匹克威克先生和皮箱就進了車箱。

「到金十字,」匹克威克先生說。

「只是一寶(就是一先令。)的生意經,湯密,」~~馬車開動的時候,車伕不高興地叫着說,告訴他的朋友飲馬人聽。

「這馬有幾歲口了,我的朋友,」匹克威克先生問,用預備付車錢的一先令銀幣在鼻子上擦着。

「四十二歲,」車伕回答,斜着眼看看他。

「什麼!」匹克威克先生脫口而出地喊了一聲,伸手去摸筆記簿。車伕把話重新說了一遍,匹克威克先生緊盯着那人的臉看看,但是他的臉綳得緊緊的,一動不動,所以他把那句話記上了簿子。

「你這馬每次要在外面拉多少時候才回去休息?」匹克威克先生問,探求更多的材料。

「兩三個星期,」那人回答。

「星期!」匹克威克先生吃驚地說~~筆記簿又拿出來了。

「它回家的話,就是住在噴吞維爾,」車伕冷冷地說,「但是我們很少把它牽回家,因為它很衰弱。」

「因為它衰弱,」大惑不解的匹克威克先生重複他的話說。

「把它從車杠裡卸出來的時候,它總是要跌倒在地下,」車伕繼續說,「但是套在車子上的時候,我們把它扣得牢牢的,拉得緊緊的,它就不大跌得下去了。而且我們有兩隻很大很大的輪子,只要它一動,輪子在它後頭滾,它就只好向前跑,~~不得不跑嘛。」

匹克威克先生把這話的每一個字都記進了筆記簿,打算把它報告給社裡,作為一個卓絶的實例,證明馬在困難的境遇之下生命力的頑強。記錄剛剛完成,他們就已經到了金十字。車伕跳了下來,匹克威克先生鑽了出來。已經在焦急地等候着他們的偉大領袖來臨的特普曼先生。史拿格拉斯先生和文克爾先生擁上來歡迎他。

「車錢拿去吧,」匹克威克先生說,把那枚先令遞給車伕。

這位飽學之士是多麼驚訝呢。因為那莫名其妙的傢伙竟把錢丟在人行道上,並且用隱喻的字句說要和他(匹克威克先生)較量較量,誰贏了錢就歸誰。

「你發瘋了,」史拿格拉斯先生說。

「要末是喝醉了,」文克爾先生說。


  
「或許兩者兼而有之,」特普曼先生說。

「來吧,」馬車伕說,揮拳頓腳的,像一架鐘的機器。「來吧,~~你們四個一道來。」

「有好看的了!」半打的街車車伕喊。「動手呀,山姆,」~~他們興高采烈地圍攏來。

「什麼事呀,山姆?」一位穿了黑色印花布袖套的紳士問。

「什麼事!」車伕回答說。「他要我的號頭幹什麼?」

「我沒有要你的號頭,」吃驚的匹克威克先生說。

「那你記下來幹麼?」車伕問。

「我沒有記呀,」匹克威克先生憤憤地說。

「誰信得過呢,」馬車伕繼續說,對看熱閙的群眾申訴着,~~「誰信得過呢‧他明明是個告密的,坐上人家的車子,不但記了號頭,份外還把他說的話一句一句都記下來,」(匹克威克先生臉上閃出毫光~~那是筆記簿的原故呵。)

「他到底記了沒有?」另外一個馬車伕問。



贊助商連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