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匹克威克傳 - 5 / 288
世界名著類 / 狄更斯 / 本書目錄
  

匹克威克傳

第5頁 / 共288頁。

 大小:

 第5頁   
  
FireFox、Edge瀏覽器可關屏朗讀
Chorme則需開屏朗讀。

「他記了,」第一個車伕回答,~~「而且故意激得我要打他的時候,他就找了這三個人來做見證。但是我要叫他吃一頓生活,哪怕有六個月我坐的。來吧,」車伕用一種一點也不顧惜自己的私有財產的樣子把帽子向地上一摔,於是打掉了匹克威克先生的眼鏡,緊接着又是一拳打在匹克威克先生的鼻子上,另一拳打在匹克威克先生的胸口,第三拳打在史拿格拉斯先生的眼睛上,第四拳來了一個變化,打在特普曼先生的腰裡,隨後跳進馬路,隨後又回到人行道上,最後就把文克爾先生身上所有的暫存的一點膽量打得煙消火滅;而全部的經過只是幾秒鐘的工夫。

「警官在哪裡?」史拿格拉斯先生說。


  

「把他們放在水龍頭下面沖沖,」一個賣熱餅的人提議說。

「你們要受到處罰的,」匹克威克先生喘咻咻地說。

「都是些告密的,」群眾喊。

「來吧,」那車伕叫,他是一直在不住地磨拳擦掌。

到這時為止,群眾是消極的旁觀者,但是匹克威克派是些告密人的消息在他們中間傳開之後,他們開始非常活躍地討論把那熱心的賣餅人的提議付之實行是否妥當了:要不是一個新來的人居中調停,使這場騷擾出乎意外地告一結束的話,他們會做出什麼侵犯人身的行動,那可就難說了。

「什麼花頭?」一個高高瘦瘦的。穿一件綠色上衣的青年人說,他從停車場那裡突然走了出來。

「一些告密的!」群眾又喊。

「我們不是,」匹克威克先生吼叫說,那種聲調在任何平心靜氣的人聽來都是具有說服力的。

「到底是不是~~到底?」青年人對匹克威克先生說,一面毫無顧忌地用手肘推開那些擠在那裡的人的臉孔奪路前進。

那位學者匆匆用幾句話說明了事情的真相。

「那末跟我來,」穿綠色上衣的那人說,用力拖着匹克威克先生跟在他後面,一路不停地講下去。「喂,九百二十四號,把車錢拿去,走你的道兒~~可尊敬的老爺~~我很熟識~~別胡說啦~~這兒走,先生~~你的朋友們哪‧~~完全是誤會,我知道,~~不用介意~~意外是不免的~~秩序最好的家庭~~不用喪氣~~倒運唄~~拉起他來~~勸他想透徹些~~夠味兒的~~該死的流氓們。」這位陌生人就這樣滔滔不絶地而且很流利地講着這種斷斷續續的不成句法的話,在前面領路走到旅客候車室,匹克威克先生和他的信徒們緊跟在他背後。

「喂,堂倌!」陌生人一面狠狠地打鈴,一面叫喚,「每人一杯~~羼水白蘭地,要燙,要濃,要甜,要滿,~~先生,你傷了眼‧堂倌,拿生牛排給這位老爺醫眼~~生牛排醫皮肉傷再好沒有啦;冰冷的路燈桿兒很好,可是不方便~~成半個鐘點地站在大街上,眼貼著路燈桿兒,這怪彆扭的~~嘛~~妙啊~~哈!哈!」緊接着這些之後,他連喘一口氣的停頓也不要,就一口吞下了整整半品脫熱氣騰騰的羼水白蘭地,於是一屁股坐到一張椅子上靠着,那種輕鬆愜意的樣子,就像什麼不平常的事情也沒有發生過。

匹克威克先生在他的三位同伴忙着向新相識表示謝意的時候,得空觀察了一下他的服裝和外貌。

他近於中等身材,但是由於身體瘦削腿長,使他顯得高了許多。那件綠色上衣,在流行燕尾服的時候是一件講究的禮服,但是顯然當時是比這位陌生人矮小得多的人穿的,因為那兩隻污黑的。褪了色的袖子,几乎夠不到他的手腕。他把這件上衣從下到上地扣得結結實實,一直扣到下巴,綳得那麼緊,大有裂開背縫的危險;他的頸子裡看不見襯衫領子,只圍着一條舊的闊領帶。他的狹小的黑色褲子上,到處露出發光的補釘,說明了它服務的時間之長;褲管緊緊紮在一雙打過補釘的鞋子上,好像要想掩飾那骯髒的白襪子,然而襪子還是清清楚楚地看得見。長長的黑頭髮蓬亂地逸出在高統的舊呢帽下面的兩邊;從手套統子和上衣袖口之間,可以看到他的光光的手腕。他的臉孔瘦削而憔悴;但是整個的人洋溢着一種形容不出的神氣~~洋洋得意的厚顏無恥和充分的泰然自若。

這樣的人就是匹克威克先生透過眼鏡(他很幸運地重獲了他的眼鏡)所凝視着的人,也就是在他的朋友們說盡了感激的話之後,於是他自己接上去用文雅的辭句對他剛纔的援助致以最熱情的謝意的人。


  
「不用介意,」陌生人很唐突地打斷匹克威克先生的話,「夠啦~~不用再說啦;那車伕好樣兒的~~拳頭打得挺好;可如果我是你那穿綠上裝的朋友~~活該~~揍他的腦袋瓜子~~不含糊~~只要出口大氣的工夫兒,~~還有那賣餅的,~~不吹牛。」

洛徹斯特驛車的車伕進來打斷了這番有條有理的演說,他宣佈說,「海軍司令號」馬上要開了。

「海軍司令號!」陌生人說,連忙起身。「是我的車~~已經訂了座~~外邊兒的~~讓你們會鈔羅~~要換個五塊頭的~~壞銀子~~假的~~沒有用~~不行~~噯?」他極其狡猾地搖搖頭。

碰巧匹克威克先生和他的三位同伴決定的第一個歇腳地點也是洛徹斯特;他們對這位新相識說明了他們也是要到相同的城市去之後,大家就同意了去坐馬車背後的座位,這樣可以坐到一起。

「上呀,」陌生人說,幫助匹克威克先生登上車頂,但是拉得這樣鹵莽,以致大大地損害了這位紳士的舉止的莊嚴。

「有行李嗎,先生?」車伕問。

「誰~~我‧就這棕色紙包兒,就這一樣兒,別的行李走的水路~~大箱子,釘了釘子~~大得像屋子~~重,重,重得要死,」陌生人回答,一面把棕色紙包儘量向口袋裏塞,這就顯出一些非常可疑的跡象,好像裡面只有一件襯衫和一條手絹。



贊助商連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