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周易 - 33 / 149
文化類 / 周文王 / 本書目錄 || 記錄本頁面 我的閱讀標記
2001年的春天,一個象徵欣欣向榮的季節,思科遭受了突如其來的重挫,而且非常驚人——不僅僅速度非常快,而且數字非常大(它的股票一年之內跌了88%)。而人們之所以感到太突然是因為他們過分相信基于一個能量被過分誇大了的信息技術系統信基于一個能量被過分誇大了的信息技術系統:在互聯網狂潮的喧囂鼓噪中,人們覺得這個系統完全能夠讓思科的經理們「實時」地掌握供給與需求,保證他們能夠做出精準的預測。結果呢?技術的確是偉大高明的技術,無論從哪個角度來講都是。可預測卻失靈了。為什麼?因為思科的經理們從來就沒有考慮過萬一這個預測模型當中一個關鍵的假設不成立的時候,方程的結果會怎樣。這個假設就是:增長。也難怪啊,一家已經連續40個季度保持增長的公司,你有什麼理由懷疑它的明天會更輝煌呢 •

不但如此,而且到了已經有明顯的跡象表明大事不好的時候,思科的管理者們還陶醉在這個玫瑰色的遐想之中。公司的客戶開始倒閉,供應商們也在發出警告:需求可能會萎縮,競爭對手紛紛落馬,甚至連華爾街都在懷疑網絡設備市場是否已經急轉直下。而此時思科在想什麼?「對於整個行業以及思科的未來,我從來沒有什麼時候比現在更加樂觀。」這是200012月約翰 • 錢伯斯的原話,當時他還在預測第二年公司的業績又會有50%的增長。

由於錢伯斯的過分自信,思科公司的管理人員過分相信由不成立的假設推出來的預測,思科公司的全體員工忽略了他們覺察到有一些不對勁的跡象,把它置之腦後。直到最後他們碰上了一樁強烈到無法忽略,清晰到無可辯駁,痛苦到無可置疑的事實,他們才從美夢中醒來。可已經遲了,思科公司已跌入難以自拔的深淵。

【事例二】「傾否,先否,後喜」告訴我們,否到了極點,就會向泰轉化。所以,我們處在否時,要忍辱負重,等待泰的到來。孫臏在和小人龐涓的較量中,就貫徹了這個道理。

裝瘋避禍 否極泰來

《孫子兵法》是古代軍事經典,如今不僅是軍事方面的經典,還是商戰人員必讀之書。你知道嗎?孫臏如不在劣勢時裝瘋避禍,就不可能有這部著作的誕生。

在三家分晉以後,韓、趙、魏三家中數魏國的勢力最強大,魏惠王野心勃勃,也想學秦國收買人才,找了衛鞅之流來替他治理國家。後來又花了許多錢來招賢納士,這時龐涓來了,聲稱是當世高人鬼谷子的學生,與蘇秦、張儀、孫臏是同學。魏王信任了他,並讓龐涓當了大將。他的兒子龐英,侄子龐蔥、龐茅全都當了將軍。「龐家軍」倒也確實賣力,訓練好兵馬就向衛、宋、魯等國進攻,連打勝仗,弄得三國齊來拜服。東方的大國齊國派兵來攻,也被龐涓打了回去。從此魏王就更信任他了。

不久,孫臏來到魏國,魏王知道孫臏十分有才能,想拜他做副軍師,協助軍師龐涓行事。龐涓聽了忙說:「孫臏是我的兄長,才能又比我強,豈可在我的手下。不如先讓他做個客卿,等他立了功,我再讓位於他。」當時,客卿沒有實權,卻比臣下的地位高,孫臏還以為龐涓一片真心,對他十分感激。

後來由於龐涓的陷害,孫臏的臉上被刺了字,膝蓋骨也被剔去了,從此只能爬着走路,成了終身殘廢。

龐涓對孫臏的生活照顧得很周到,孫臏很是感激,一心想報答他。有一天,孫臏就主動提出要替龐涓做點什麼。龐涓說:「你那祖傳的十三篇兵法,能不能寫下來,咱們共同琢磨,也好流傳後世。」孫臏想了想,只好答應了。後來,孫臏到底察覺了龐涓的奸計,便以裝瘋的方式想騙過龐涓。魏國的都城大梁內外都知道有個孫瘋子,龐涓每天都聽人彙報,覺得孫臏再也無法同自己競爭了,就沒再動殺他的念頭。孫臏活了下來。

有一天夜裡,有個人坐在孫臏的身邊,過了一會兒,那人揪揪他的衣服,輕聲對他說:「我是禽滑厘,先生還認得我嗎 • 」孫臏經過仔細辨認,確認是墨子的弟子禽滑厘,便淚如雨下,激動地說:「我本以為早晚要死在這裡了,沒想到今天還能見到你。」禽滑厘說:「我已經把你的冤屈告訴了齊王,齊王讓淳于髯來魏國接你,我們全都安排好了,你藏在淳于髯的車裡離開魏國,我讓人先裝成你的樣子在這裡待兩天,等你出了魏國,我們再逃走。」



贊助商連結

本站的全部文字在知識共享署名 - 相同方式共享3.0協議之條款下提供,附加條款亦可能應用。(請參閱 使用條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