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林語堂散文集 - 8 / 97
白話散文類 / 林語堂 / 本書目錄
  

林語堂散文集

第8頁 / 共97頁。

 大小:

 第8頁   
  
FireFox、Edge瀏覽器可關屏朗讀
Chorme則需開屏朗讀。

大詩人謝靈運很想加入這個白蓮社,可是找不到門路。那位法師還想跟陶淵明做朋友,所以有一天便請他和另一位道家的朋友一起喝酒。他們一共三個人;那位法師代表佛教,陶淵明代表儒教,那位朋友代表道教。那位法師曾立誓終生不走過某一座橋,可是有一天當他和那位朋友送陶淵明回家時,他們談得非常高興,不知不覺都走過了橋。

三人知道的時候,不禁大笑。這三位大笑的老人後來成為中國繪畫上的常用題材,因為這個故事象徵著三位無憂無慮的智者的歡樂,象徵著在幽默感中團結一致的三個宗教的代表人物的歡樂。


  

他就這樣過着一生,做一個無憂無慮的、心地坦白的、謙遜的田園詩人,做一個智慧而快活的老人。可是在他那部關於喝酒和闐園生活的小詩集中,三四篇偶然寫出來的文章,一封給他兒子的信,三篇祭文其中有一篇是自祭文和遺留給後代子孫的一些話裡,我們看見一種造成和諧的生活的情感與天才。這種和諧的生活已經達到完全自然的境地,沒有一個人能超越過他。他在《歸去來兮辭》裡所表現的就是這種酷愛人生的情感。

這篇名作是他在公曆40511月決定辭掉縣令的職務時寫的。

歸去來兮辭

歸去來兮!田園將蕪胡不歸‧既自以心為形役,奚惆悵而獨悲!悟以往之不諫,知來者之可追;實迷途其未遠,覺今是而昨非。舟遙遙以輕‧NFDE5‧,風飄飄而吹衣。問征夫以前路,恨晨光之熹微。乃瞻衡宇,載欣載奔。

僮仆歡迎,稚子候門。三徑就荒,松菊猶存。攜幼入室,有酒盈樽。引壺觴以自酌,眄庭柯以怡顏。

倚南窗以寄傲,審容膝之易安。園日涉以成趣,門雖設而常關。策扶老以流憩,時矯首而遐觀。雲無心以出岫,鳥倦飛而知還。

景翳翳以將入,撫孤松而盤桓。歸去來兮!請息交以絶游。世與我而相違,復駕言兮焉求‧悅親戚之情話,樂琴書以消憂。農人告余以春及,將有事于西疇。

或命巾車,或棹孤舟。既窈窕以尋壑,亦崎嶇而經丘。木欣欣以向榮,泉涓涓而始流。善萬物之得時,感吾生之行休。

已矣乎,寓形宇內復幾時,曷不委心任去留,胡為乎遑遑兮欲何之‧富貴非吾願,帝鄉不可期。懷良辰以孤往,或植杖而耘耔。登東皋以舒嘯,臨清流而賦詩。聊乘化以歸盡,樂夫天命復奚疑。

有人也許會把陶淵明看做「逃避主義者」,然而事實上他並不是。他想要逃避的是政治,而不是生活本身。如果他是邏輯家的話,他也許會決定出家去做和尚,徹底逃避人生。可是陶淵明是酷愛人生的,他不願完全逃避人生。

在他看來,他的妻兒是太真實了,他的花園,伸過他的庭院的樹枝,和他所撫愛的孤松是太可愛了。他因為是一個近情的人,而不是邏輯家,所以他要跟周遭的人物在一起。他就是這樣酷愛人生的,他由這種積極的、合理的人生態度而獲得他所特有的與生和諧的感覺。這種生之和諧產生了中國最偉大的詩歌。

他是塵世所生的,是屬於塵世的,所以他的結論不是要逃避人生,而是要「懷良辰以孤往,或植杖而耘耔」。陶淵明僅是回到他的田園和他的家庭的懷抱裡去,結果是和諧而不是叛逆。


  

以放浪者為理想人

在我這個有着東方精神也有着西方精神的人看來,人類的尊嚴是由以下幾個事實所造成,也就是人類和動物的區別:第一,他們對於追求知識,有着一種近乎戲弄的好奇心和天賦的才能;第二,他們有一種夢想和崇高的理想主義常常是模糊的、混雜的,或自滿的,但亦有價值;第三,也是最重要的一點,他們能夠利用幽默感去糾正他們的夢想,以一種比較健全的現實主義去抑制他們的理想主義;第四,他們不像動物般對於環境始終如一地機械地反應着,而是有決定自己反應的能力和隨意改變環境的自由。這一點就是說人類的性格生來是世界上最不容易服從機械律的;人類的心思永遠是捉摸不定、無法測度,而常常想著怎樣去逃避那些發狂的心理學家和未有夫婦同居經驗的經濟學家所要強置在他身上的機械律。所以人類是一種好奇的、夢想的、幽默的、任性的動物。

總之,我對人類尊嚴的信仰,實是在於我相信人類是世上最偉大的放浪者。人類的尊嚴應和放浪者的理想發生聯繫,而絶對不應和一個服從紀律、受統馭的兵士的理想發生聯繫。這樣講起來,放浪者也許是人類中最顯赫最偉大的典型,正如兵士也許是人類中最卑劣的典型一樣。讀者對於我以前的一部著作《吾國吾民》的一般印象是我好似在讚頌「老猾」。

現在我希望讀者對這一部著作指《生活的藝術》。的一般印象是:我正在竭力稱頌放浪漢或是流浪漢,我希望在這一點上我能成功,因為世間的事物,有時看來不像它們外表那麼簡單。在這個民主主義和個人自由受着威脅的今日,也許只有放浪者和放浪的精神會解放我們,使我們不至于都變成有紀律的、服從的、受統馭的、一式一樣的大隊中的一個標明號數的兵士,因而無聲無臭地被淹沒。放浪者將成為獨裁製度的最後的最厲害的敵人。

他將成為人類尊嚴和個人自由的衛士,也將是最後一個被征服者。現代一切文化都靠他去維持。



贊助商連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