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說唐後傳 - 116 / 154
古典小說類 / 佚名 / 本書目錄
  

說唐後傳

第116頁 / 共154頁。

 大小:

 第116頁   
  
FireFox、Edge瀏覽器可關屏朗讀
Chorme則需開屏朗讀。

只聽見底下有人叫:「誰人救得唐天子,錦繡江山平半分;有人救得李世民,你做君來我做臣。」那薛仁貴嚇得魂不在身,連忙望山腳下看時,只見一個戴衝天翅龍冠穿黃絞綉袍的,把指頭咬破,只聽叫這二句,住馬寫血字,馬足陷住沙泥。仁貴見不曾見了朝廷,諒來那人必是大唐天子,不知因何在此海灘泥上。又見岸上一人,高挑雉尾,面如青靛,手執銅刀,卻也認得是蓋蘇文,暗想:「原來天子有難,我這騎馬有些靈慧,跑到此山。

馬阿!你有救駕之心,難道我倒無輔唐之意?如今要下此山又無路道,高有數十丈,打從那裡下去?」坐下馬又亂叫亂跳縱起,好象要跨下的意思,驚得仁貴魂不在身,把馬扣住說:「這個使不得,縱下去豈不要跌死了?也罷!畜生尚然如此,為人反不如它?或者洪福齊天,靠神明保祐,縱下去安然無事。若然陛下命該已絶,唐室江山被番人該應滅奪,我同你死在山腳底下跌為肉醬,在陰司也得瞑目,快縱下去!」把馬一帶,四蹄一蹬,望山腳下好似神鬼抬下去一般,公然無事。薛仁貴在馬上晃也不晃,心中歡喜,把方天戟一舉,催馬下來喝聲:「蓋蘇文你休得猖獗!不要走!」又說:「陛下不必驚慌,小臣薛仁貴來救駕也!」那唐天子抬頭一看,見一穿白用戟小將,方纔醒悟夢內之事,不覺龍顏大悅,叫聲:「小王兄,快來救朕!小王兄,快來救朕!」蓋蘇文回頭見了薛仁貴,嚇得渾身冷汗,叫一聲:「小蠻子,你破人買賣,如殺父母之仇!今唐王已入羅網,正在此逼寫血表,中原花花世界十有八九到手,我邦狼主也為得天下明君,你肯降順我主,難道缺了一家王位不成嗎?」仁貴大怒道:「唗!胡說!我乃少年英雄,出身中原,有心保駕,跨海征東,豈有順你們這班番奴?番狗,快留下首級!」蘇文說:「阿唷唷,可惱,可惱!你敢前來救着唐童,本帥與你勢不兩立!」把馬摧上一步,起一起赤銅刀,喝聲:「本帥的赤銅刀來了!」


  

一刀直望仁貴劈面門砍將下去,仁貴把方天戟噶啷一聲架開,衝鋒過去,帶轉馬來,蓋蘇文又是一刀剁將下來,仁貴又架在旁首。二人戰到六七個回合,仁貴量起白虎鞭,喝聲:「照打罷!」一鞭打下來,打在後背上,蓋蘇文大喊一聲,口吐鮮血,伏鞍大敗而走。

仁貴把馬扣定,不去追趕,猶恐有番將到來,即便跨下馬來,說:「陛下受驚了,可能縱得上岸?」朝廷叫聲:「小王兄,寡人禦馬陷住沙泥,難以起來。」仁貴說:「既然如此,難以起岸,待小臣來。」便抽出腰邊寶劍,把蘆葦茅草割倒,將來捆了一堆,撂下沙灘,縱將下去,把朝廷扶到岸,又將方天戟桿挑以馬的前蹄,此馬巴不能夠要起來,因前蹄着了力,後足一蹬,仁貴把戟桿一挑,縱在岸上。天子原上馬,仁貴走將上來說:「萬歲爺在上,小臣薛仁貴朝見,願我王萬萬歲。」朝廷叫聲:「小王兄平身,你在何處屯紮?因何曉得朕今有難,前來相救寡人?」

仁貴說:「陛下不知其細,且到越虎城中,待臣細奏便了。但不知陛下親自出來有何大事,這些公爺們因何一個也不來隨駕?」朝廷說:「前日那些番兵圍合攏來,共有數十餘萬,把越虎城團團圍住,有二十餘天難以破番解圍,正在着急,幸虧中原來了一班小爵主殺退番兵,安然無事,寡人欲往郊外打圍,奈眾王兄不許朕出獵,故而沒有一人隨朕,此來不想遇著了蓋蘇文,險卻怕命不保,全虧小王兄相救,其功非小,到城自有加封。」仁貴道:“謝我王萬萬歲。」

天子在前面行,薛仁貴跨上雕鞍後面保駕一路行來。到了三叉路口,原扣住了馬立住,不認得去路,那邊來了四五騎馬,前邊徐茂功領頭,尉遲元帥、程咬金、秦懷玉帶下三千唐甲馬八百禦林軍迎接龍駕。見了天子,茂功跳下馬來了,俯伏道旁叫聲:「陛下受驚了,臣該萬死萬罪。」朝廷說:「阿唷,好個刁滑道人,怎麼哄朕出來,几乎送朕性命!」茂功說:「陛下,臣怎敢送萬歲性命?若不見蓋蘇文,焉能得遇應夢賢臣?」朝廷說:「雖只如此,幸有小王兄來得湊巧,救了寡人,若遲一刻,朕獻了血表,焉能君臣還得再會?」茂功說:「臣陰陽有準,算定在此,若沒有薛仁貴相救,我們領兵也早來了。

今知我王不認得路道,所以到此相接。」天子道:「既如此,快領寡人回城去吧。」茂功領旨,眾臣前面引路,朝廷降寵,薛仁貴與他並馬相行。


  
一路行來,到了三江越虎城,進入城中,把城門緊閉。同到銀鑾殿上,朝廷身登龍位,兩班文武站立,薛仁貴俯伏塵埃啟奏道:「陛下龍駕在上,臣有冤情細奏我王得知。”朝廷說:「小王兄,奏上來。」仁貴說:“臣幼出身在山西絳州龍門縣大王莊,破窯中窮苦,若不相遇王茂生夫妻結為手足,承他照管養膳破窯,焉能使我每日間學成武藝,習練得本事高強?思想幹功立業,顯宗耀祖,以報恩哥恩嫂,單單苦無盤纏投軍,因此同柳氏苦度在窯。

其年先鋒大老爺張環奉我皇聖旨,到山西龍門縣招兵買馬。幸有同學朋友名喚周青贈我盤費,相同到龍門縣投軍,那曉張爺用了周青,道小臣有犯他諱字,將臣趕出轅門不用,也罷了。第二遭到風火山收了強盜三員同來投軍,只用二人,又道小臣穿白犯他吉慶,仍舊逐出轅門不用。第三遭得了這位老千歲的金披令箭,張爺無奈,把小臣權用。



贊助商連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