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說唐後傳 - 117 / 154
古典小說類 / 佚名 / 本書目錄
  

說唐後傳

第117頁 / 共154頁。

 大小:

 第117頁   
  
FireFox、Edge瀏覽器可關屏朗讀
Chorme則需開屏朗讀。

他說:我張爺有好生之德,所以不用,放你生路,你偏生屢次撞入網來,叫我也實難救你。我豈為在此招軍買馬,單為朝廷得其一夢,夢見小臣不法,欲奪帝王之位,又贈什麼四句詩。」

天子說:「有的,小王兄,這四句詩就該明白了。」仁貴說:「陛下,他對小臣講,『家住遙遙一點紅,飄飄四下影無蹤,三歲孩童千兩價,生心必定做金龍。』故爾軍師詳出一點紅是絳州地方,有薛仁貴謀叛之心,因此在山西查訪,拿來解京處決。所以小臣怕得緊,情願為火頭軍,隱姓埋名『仁貴』二字,他說立得三大功勞,保奏我王出罪。


  

我因立了多多少少的功,奈陛下不肯饒恕,沒有出頭日子。未知張爺流言冒功,又不知陛下果有此事?」朝廷聽完大怒:「阿!原來有此曲折,故爾難以明白。寡人此夢就如方纔在海灘上逼寫血表遇王兄救朕一樣的模樣,就是王兄贈我四句詩,『家住遙遙一點紅,飄飄四下影無蹤,三歲孩童千兩價,保王跨海去征東』。原為小王兄一人,故命張環到龍門縣招兵,查訪王兄出來領帥印督兵的。

那曉張環好惡多端,在朕面前只說沒有姓薛的,反把第四句改了什麼『生心必定做金龍』,縱何宗憲在此混帳冒功!」尉遲恭上前叫聲:「小將軍,那日本帥被番將起解建都,想來一定是你救我的了?」仁貴說:「不敢,未將救的。」尉遲恭說:「如何?我原道是你。本師還要問你,前日在鳳凰山腳下,把本帥扯了一跤,又在土港山神廟翻本帥一跤飛跑而去,卻是為何這等害怕?」仁貴說:「未將該當有罪。這多是張爺不好,他說朝廷還有幾分肯赦,只有元帥爺迷惑聖心,不肯赦你,故此屢次拿捉,叫未將不可相通名姓。

故此未將見了帥爺逃命要緊,所以這等懼怕,只想走脫,那裡相見元帥翻跌不翻跌?」尉遲恭聽說此言,暴跳如雷說:「可惱,可惱!孩兒們過來,令箭一枝,星飛趕往黑風關獅子口,速調張環父子女婿六人到來見我!」寶林、寶慶一聲答應,接了父親的令箭,帶過馬來,跨上雕鞍,按好頭盔錦甲,提了兵器,出了越虎城,竟往黑風關來調取張環父子,此言慢表。

單講朝廷開言問道:「小王兄,你既在張環座下為火頭軍,緣何知道寡人有難海灘,卻卻來得正好,救了寡人性命?」仁貴道:「陛下有所未知,那日在獨木關上,病挑安殿寶,小臣得了這個功勞,那曉張環心生毒計,把我結義弟兄九人九騎哄入天仙谷口裏邊,後路不通前路,把柴木堆起,放火逼燒臣九條性命。幸有九天玄女娘娘攝救出了天仙谷,到一派山路中,躲住藏軍洞中有兩個月有餘。不想今日臣八個兄弟出山打獵,小臣在洞中煮飯,這一騎馬亂跳亂縱,我便上馬出洞欲練戟法,誰想這馬好似神舞一般,絲繮總扣它不住,跑過了幾個山頭,縱上這座山峰,如登平地一般,復又縱下海灘,才救我主。」朝廷說:「原來還有八位王兄在藏軍洞中,降旨意快去宣來見朕。」軍士上前道:「萬歲爺,不知藏軍洞中在於何處?」朝廷道:「小王兄,你去宣你八個兄弟從那條路上去的?」仁貴說:「小臣去是玄女娘娘攝去,來是隨馬跑到一路上飛縱而來的,所以連臣也不認得,不知藏軍洞在東在西。」茂功奏道:「陛下,那藏軍洞想是乃九天娘娘仙居之所,有影無蹤的所在,豈是凡人尋得到的?少不得日後八人自有見面之日。」天子道:「既如此,傳旨排宴,命眾禦侄陪小王兄飲酒。」不表三江越虎城中欽賜禦宴,眾小爵主陪薛仁貴飲宴。

單講寶林、寶慶在馬上星飛來到黑風關戰船內,張環父子聞報,遠遠接到船中。尉遲弟兄說:「張環,元帥爺有令箭一技,要你父子女婿六人作速同往建都見駕,有要緊軍情。”張士貴說:「二位小將軍,不知元帥相傳是什麼要緊軍情?」寶林道:「說是什麼機密事,遲延不得的,快快整備同去見駕,我們也不知道的。」那番,士貴父子即忙周備上馬,端離了黑風關,連尉遲弟兄八人一路上竟望越虎城來。

在路耽擱數天,這一日早到建都,進入城中,同上銀鑾。寶林、寶慶上前奏道:「陛下,張環父子宣到了。」尉遲恭說:「傳到了嗎?與本帥將他父子洗剝乾淨,綁上殿來!」茂功叫聲:「元帥不可造次,我自有對證之法。陛下,快傳旨意,好好宣他上殿來。」


  
朝廷降旨:「快宣來。」左右一聲:「領旨。」軍士出殿,宣進父子六人上殿,俯伏塵埃說:「陛下龍駕在上,臣張士貴朝見我王,未知萬歲宣臣到來有何旨意?」天子龍顏翻轉說:「張環,朕宣召你來到,非為別事,只因前日寡人出去打獵,路上遇著一位小將軍,口稱與你交好,朕現帶在外,因此宣你來,可認得他姓甚名誰?」張環道:「如今這位小將在那裡?」朝廷把頭一點,班中閃出薛仁貴,俯伏銀階叫聲:“大老爺,可認得小人薛禮嗎?」

這士貴一見,嚇得魂飛魄散,面上失色,索落落撲倒塵埃說:「你不像個人。」

他還只道是薛仁貴陰魂不散,在朝廷駕前出現告禦狀,所以張環這等害怕。



贊助商連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