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周易 - 46 / 149
文化類 / 周文王 / 本書目錄 || 記錄本頁面 我的閱讀標記

周易

第46頁 / 共149頁。

由於張皇后與李輔國都心懷鬼胎,所以互相猜忌,產生隔閡。李輔國拉攏統領射生手(內廷禁兵官)的宦官程元振,視為心腹,與張皇后對抗。李豫暗自高興,準備尋找機會離間二人。上元二年(公元761年),肅宗病危,張皇后擔心李豫登基,就召越王李保入宮監國。李輔國、程元振知道事情緊迫,告訴李豫要防止張皇后的陷害。張皇后召李豫入宮。張皇后說:「李輔國久握禁兵,私下與程元振聯合,圖謀作亂,應該殺掉他。」李豫早知道張皇后的奸謀,為了使張、李二人相鬥,就假意哭着說:「父皇病得很厲害,不稟告陛下就殺了他們,恐怕他禁受不起。」張皇后拉攏李豫失敗,就自己選調宦官,準備謀殺李輔國等人。李豫將這個消息告知李輔國,李輔國很感激李豫,就搶先率禁兵入宮,誅殺了越王和張皇后。

寶應元年(公元762年),在李輔國等人的擁戴下李豫繼承皇位,史稱唐代宗。李輔國平素就專橫驕縱,欺壓群臣,這次立了大功,更加張狂。而代宗懦弱溫順,在小事上從不與他理論,都讓他拿主意。他見代宗無主見,就公然對代宗說:「陛下只管住在宮殿裡,外面的事情任憑老奴處理。」這時,代宗非常氣憤,下決心要除掉這個逆宦。但又考慮到他手握重兵,黨羽眾多,不敢輕易下手,所以假意很禮遇他,加封他為尚書令,稱呼他為「尚父」,事情不論大小,都徵詢他的意見。李輔國未察覺代宗的用意,依舊橫行宮廷內外。

程元振當時因擁立代宗為帝而被授任飛龍副使、內侍省事,官職不如李輔國顯赫榮耀,心裡很不自在。李輔國經常趾高氣揚,借一些小事羞辱他,這令程元振很憤怒。代宗得知程元振與李輔國嫌隙暗生,就善待程元振,給他加官封賞,並委婉地暗示他和怨恨李輔國的人上奏抨擊李輔國。程元振受到皇帝恩遇,受寵若驚,自思有皇上支持,就大膽上表指責李輔國專權朝政,賣官鬻爵,製造冤獄,罪不容誅。眾臣亦藉機紛紛請求將李輔國罷官。

代宗順水推舟,就罷免李輔國禁衛軍元帥一職,轉由程元振代替。儘管當時有許多李輔國的同黨為他求情,但代宗沒有理會。

從此以後,李輔國有所收斂。但代宗還是不放心,又下詔罷免他中書令一職,只允許他每月初一、十五進宮朝見。最後,代宗秘密委派刺客潛入李輔國的府第將他刺殺。

就這樣,代宗剷除了奸臣,鞏固了自己的政權。

上經 蠱卦第十八 1



【原文】蠱:元亨。利涉大川。先甲三日,後甲三日。

《彖》曰:蠱,剛上而柔下,巽而止,蠱。「蠱,元亨」,而天下治也。「利涉大川」,往有事也。「先甲三日,後甲三日」,終則有始,天行也。

《象》曰:山下有風,蠱。君子以振民育德。

【譯文】《蠱卦》:十分吉利,有利於渡過大江大河。但必須在事物的轉折點的前後起程。

《彖傳》說:《蠱卦》,陽剛處于上面,陰柔處于下面,這表明柔順而靜止,因此把它叫做《蠱卦》。「《蠱卦》,大吉大利」,是因為從嚴治理天下。「有利於渡過大河」,這表明不怕困難,勇往直前,一定能成就大業。「甲前三日為辛日,甲後三日為丁日」,指從辛日至丁日,即走到極端便有新的開始。

《象傳》說:《蠱卦》下卦為巽、上卦為艮,巽為風、艮為山,這就表示山下起風之象,所以把它叫做《蠱卦》。君子看到此卦象,應去救濟萬民,施行德教。

【啟示】這一卦告訴我們,衰敗中蘊藏新生,但不是在任意條件下都能獲得新生,它是在特定的條件下,這個特定條件是需要我們去創造的。所以,我們在這個轉型時期,要順應天時採取行動。這裡的順應天時一指事前防患于未然;二指在遇到麻煩時,應想辦法解決麻煩。無論是事前的防範,還是事後的解決,都需要以天道為準則,糾正不合規範的行動。

【原文】初六:幹父之蠱,有子考,無咎,厲,終吉。

《象》曰:「幹父之蠱」,意承考也。

【譯文】初六:改正父輩的錯誤,有這樣的兒子,父親一定不會遭遇危險,即使遭遇危險,最終也會獲得吉祥。

《象傳》說:改正父親的錯誤,其真實的意圖是繼承父輩的大業。

【啟示】這一爻告訴我們,要勇于改正別人的錯誤。

【原文】九二:干母之蠱,不可貞。

《象》曰:「干母之蠱」,得中道也。

【譯文】九二:改正母親的錯誤,但不可以固守貞正。

《象傳》說:改正母親的錯誤,九二處于卦中位,這表明得到的是中庸之道。

【啟示】這一爻告訴我們,在糾正柔弱者的偏差時,不可言辭過激。



贊助商連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