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巴爾札克中短篇小說選 - 7 / 95
世界名著類 / 巴爾札克 / 本書目錄 || 記錄本頁面 我的閱讀標記
後來在跨進庫爾瑟勒的大門時,他又希望以找到一個方法來解決他自己出的難題。加斯東是那種相信急能生智的人,這種人總是前進,到了最後關頭,面對危險,他們都能急中生智,找到克服危險的力量。他特別留心他的打扮。他象許多年輕人一樣,以為一條環形鬈髮置得好不好,會影響他的成敗,而不知道在青春年代一切都具有迷人的魅力。而且像德·鮑賽昂這種優秀的女人,能夠使她們着迷的不會是別的,只能是心靈的優美和品格的高尚。高尚的品格可以滿足她們的虛榮心,使她們得以指望產生偉大的愛情,而且似乎能滿足她們心靈上的要求,聰明才智能使她們高興,能適應她們靈巧的天性,她們就以為自己被人理解了。世界上所有的女人,如果不是要求心裡高興,要求被人理解和被人愛慕,還指望些什麼呢?不過必須有過無數人生經歷,才能猜得出在第一次會他時,不修邊幅和假作痴獃原來是高級的取悅手段。

等到我們相當狡猾,能夠充當能幹的政治家時,我們也就年事太高,無從利用我們的經驗了。這一邊加斯東不相信自己的聰明才智,要借重服裝去增加吸引力,那一邊德·鮑賽昂夫人也本能地進行考究的打扮,她邊整理她的頭髮邊說:

「我可不願意人家看見我就害怕。」

德·尼埃耶先生在精神上,在肉體上,在舉止態度上,都有一種天然獨特的氣質,使平常的姿態和想法都饒有風趣,可以任憑他隨便說什麼和隨便做什麼。他有教養,目光鋭利,外表出眾而且活潑好動,就如他那易受感動的靈魂一般。他的炯炯有神的眼睛裡隱藏着熱情和溫存,他的本質上善良的心也並不否定這兩種特點。因此,他決心走進庫爾瑟勒樓房,是同他的坦率天性和熱烈的想象力協調一致。儘管愛情使他膽大包天,然而他在越過一個按照英國花園佈局的大院,到達客廳裡,一個男仆詢問他的姓名,走了出去,又再回來給他引進的時候,他的心禁不住猛烈跳動起來。

僕人通報他的的名字:「德·尼埃耶男爵。」

加斯東慢慢地走進去,可是態度相當高興,這是很難做到的事,走進只有一個女人的客廳,比走進有二十個女人的客廳更難。季節雖然已經暖和了,壁爐裡還燒着熊熊旺火,爐台上安放著兩座多枝燭台,燭火放射出柔和的光線,他看見壁爐角上有一個年輕女人,坐在一張新式的高靠背安樂椅上,座位很低矮,可以容許她的腦袋作出種種嬌媚優雅的姿勢,有時低下來,有時傾斜,有時弱不禁風地仰起來,彷彿抬起一個重擔;同時也可以讓她屈着腳,把腳伸出來,或者縮進去藏在黑袍子的長褶襇下面。子爵夫人想把她正在閲讀的書放在一張小圓桌上;可是,由於她同時回過來看德·尼埃耶先生,那本書沒有放穩,跌下來落在圓桌和安樂椅之間的地上。

她對這件小事故似乎並沒有在意,只把身子抬高一點,微微頷首來回答男爵向她的致敬,她的身體仍舊深深地埋在安樂椅裡,几乎沒有離座,叫人對她的動作都覺察不出來。她屈下身子,把身子向前伸,很迅速地撥動一下爐火;然後彎下腰來,撿起一隻手套,隨隨便便地戴在左手上,又去找尋另一隻,可是她馬上把眼光收斂起來,用右手向一張椅子指了指,彷彿請加斯東坐下來;這只纖細的右手白得几乎透明,沒有戴戒指,五指尖尖,粉紅色的指甲作完美的橢圓形。客人就坐以後,她向他轉過頭來。作了一個詢問和討好的姿態,這姿態的微妙之處,非語言所能形容,它完全出自善意,屬於那種乾脆利落而又十分優美的動作,是從早期的教育和長期習慣于趣味高雅的事物所產生的。這一連串的動作在頃刻之間迅速地完成了,既不顯得生硬又不覺得唐突,那是一個美貌婦女帶著既關心又不理睬的神氣,再加上上流社會的貴族風度做出來的,加斯東着了迷了。德·鮑賽昂夫人同他這兩個月來流放到諾曼底邊遠地區所交往的木頭人相比,實在是太不相同了,不能不把他夢中的詩境,化為人世的現實,因此他不能拿她的完美和同他以前崇拜過的任何女人相比。這所客廳的傢具同巴黎聖日耳曼效區的客廳一模一樣,到處桌上都亂放著十分珍貴的小玩意兒,他走進這所客廳坐在這個女人面前,看見許多書籍和鮮花,就覺得回到了巴黎。他的腳踏着一張真正的巴黎地毯,他又見到了巴黎女郎的傑出典型。見到了她的纖弱體態,她的婀娜多姿,她對衣着的漫不經心,外省婦女卻因為刻意追求打扮被害苦了。



贊助商連結

本站的全部文字在知識共享署名 - 相同方式共享3.0協議之條款下提供,附加條款亦可能應用。(請參閱 使用條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