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古典散文 / 柳宗元集全書目錄
柳宗元
柳宗元集 - 1

河東集凡例 韓柳二集,閣、京、杭、蜀及諸郡本,或刊韓而遺柳,或刊柳而遺韓,以故板帙大小不相侔,而註釋亦未盡善。惟建安所刊五百家注本,二集始具。然所引蔡夢弼、任淵、孫汝聽、劉崧、韓醇、童宗說、張敦頤、陳顎諸家注 ...

柳宗元集 - 2

晉曲十六篇,漢歌詞不明紀功德,魏、晉歌功德具。今臣竊取魏、晉義,用漢篇數,為唐鐃歌鼓吹曲十二篇,紀高祖、太宗功能之神奇,因以知取天下之勤勞,命將用師之艱難。每有戎事,治兵振旅,幸歌臣詞以為容,且得大戒,宜敬而不害。臣淪棄既死,言與不言,其罪 ...

柳宗元集 - 3

負罪臣宗元惶恐言:臣所貶州流人吳武陵為臣言:「董仲舒對三代受命之符。誠然非耶?」臣曰:非也。何獨仲舒爾。自司馬相如、劉向、揚雄、班彪、彪子固,皆沿襲嗤嗤推古瑞物以配受命。 其言類淫巫瞽史,誑亂後代,不足以知聖人立極之本,顯至德,揚大功, ...

柳宗元集 - 4

左右惟一,出入惟同。攝儀以引,以遵以肆。其風既流,品物載休。惟天子守,乃二公之久;惟天子明,乃二公之成;惟百闢正,乃二公之令;惟百闢榖,乃二公之祿。 二公行矣,弗敢憂縱,是獲憂共;二公居矣,弗敢泰止,是獲泰已。既柔一德,四夷是則。四夷是 ...

柳宗元集 - 5

懲咎愆以本始兮,孰非余心之所求?處卑污以閔世兮,固前志之為尤。始余學而觀古兮,怪今昔之異謀。惟聰明為可考兮,追駿步而遐游。潔誠之既信直兮,仁友藹而萃之。 日施陳以系縻兮,邀堯、舜與之為師。上睢盱而混茫兮,下駁詭而懷私。旁羅列以交貫兮,求 ...

柳宗元集 - 6

沓雲雨而漬厚土兮,蒸鬱勃其腥臊。陽不舒以擁隔兮,群陰■A11而為曹。側耕危獲苟以食兮,哀斯民之增勞。攢林麓以為叢棘兮,虎豹咆代狴牢之吠嗥。 胡井眢以管視兮,窮坎險其焉逃。顧幽昧之罪加兮,雖聖猶病夫嗷嗷。匪兕吾為柙兮,匪豕 ...

柳宗元集 - 7

周之事蹟,斷可見矣。列侯驕盈,黷貨事戎。大凡亂國多,理國寡。侯伯不得變其政,天子不得變其君。 私土子人者,百不有一。失在於制,不在於政,周事然也。秦之事蹟亦斷可見矣。有理人之制,而不委郡邑,是矣。 有理人之臣,而不使守宰,是矣。郡邑 ...

柳宗元集 - 8

或問曰:「守道不如守官,何如?」對曰:是非聖人之言,傳之者誤也。官也者,道之器也,離之非也。未有守官而失道,守道而失官之事者也。是固非聖人之言,乃傳之者誤也。 夫皮冠者,是虞人之物也。物者,道之準也。守其物,由其準,而後其道存焉。苟舍之 ...

柳宗元集 - 9

變天之道,絶地之理,亂人之紀,舍孟春則可以有事乎?作淫巧以蕩上心,舍季春則可以為之者乎?夫如是,內不可以納于君心,外不可以施於人事,勿書之可也。又曰:「反時令,則有飄風、暴雨、霜雪、水潦、大旱、沉陰、氛霧、寒暖之氣,大疫、風、鼽嚏、瘧寒、 ...

柳宗元集 - 10

其害物也小,則誥誓徵令不過其鄰;雖大,不出所暴。非有逆天地橫四海者,不以動天下之師。故師不逾時而功成焉。斯為人之舉也,故公之;公之,而鐘鼓作焉。 夫所謂侵之者,獨以其負固不服而壅王命也。內以保其人,外不犯于諸侯,其過惡不足暴于天下,致文 ...


提示:

本站的全部文字在知識共享署名 - 相同方式共享3.0協議之條款下提供,附加條款亦可能應用。(請參閱 使用條款)


目前沒有閱讀標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