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漂亮朋友 - 2 / 148
世界名著類 / 莫泊桑 / 本書目錄 || 記錄本頁面 我的閱讀標記
 小說的揭露內容之二是針對當時法國政府的殖民地政策。從一八八○年至一八八五年,法國公眾對殖民地問題十分關注,因為在一八八一、一八八二和一八八三年,法國政府在非洲和亞洲地區採取了一系列行動,尤其是于勒·費裡對突尼斯的干預最引人注目。費裡藉口克盧米爾部族在阿爾及利亞東部邊境騷擾,而突尼斯政府卻給他們提供了棲身處所,於是蓄意挑釁,採取軍事行動。緊接着在一八八一年四月一日,他向眾議院提出阿爾及利亞的邊境問題,要求「懲罰不順從的居民」,終於迫使突尼斯的貝伊簽訂了巴爾多條約,將突尼斯置於法國的保護之下。在這些政治和軍事行動的背後,是尖鋭的經濟問題在起作用。突尼斯的經濟情況一直不佳,無法清償法國的債務。一八八三年至一八八四年間,兩國政府進行了一系列斡旋活動。一八八四年五月二十七日,貝伊以法令形式批准了利息為四厘的一億四千二百五十五萬法郎的新借貸。在這期間,巴黎交易所的行情出現極大波動,由此引發的財政投機異常活躍。這些投機活動與政客、政府成員、參議員或眾議員密切相關。例如于勒·費裡的兄弟沙爾·費裡在法國的埃及銀行中擁有股份,而這家銀行在突尼斯開設了分號,參與創立了突尼斯的土地信貸,大發橫財。又如參議員古安,在西格弗裡德銀行的支持下製造火車頭,參加建設突尼斯的博納—蓋爾瑪鐵路①。

①見《〈漂亮朋友〉序》第十一頁,波凱報社版,一九九○年。

莫泊桑對當時的政局十分關注,他在《高盧人報》和《吉爾·布拉斯報》上發表了不少文章,揭露遠征突尼斯的計劃、殖民者在阿爾及利亞的敲詐勒索、政治家的貪婪等等,他指出當局打着愛國的旗號進行殖民擴張政策,具有極大的欺騙性。誠然,莫泊桑並沒有簡單地把現實問題搬進小說中。他以摩洛哥來代替突尼斯,但是讀者卻非常清楚他寫的是何處的局勢。莫泊桑的高明之處還在於把法國政府對突尼斯內政的干預,以致將突尼斯變為保護國的行動當作背景來寫,而突出這一軍事行動跟公債行情漲落所造成的結果。小說描寫瓦爾特在報上散佈政府不會採取軍事行動的煙幕,大量收購公債,一夜之間賺了三四千萬法郎;另外他還在銅礦、鐵礦和土地交易中撈到了大約一千萬。「幾天之內,他就成了世界主宰之一,萬能的金融寡頭之一,比國王的力量還要大。」莫泊桑的描寫揭示了資產者利用政治局勢大發橫財的現象,揭露之深是空前的。司湯達雖然認識到「銀行家處于國家的中心,資產階級取代了貴族在聖日耳曼區的位置,銀行家就是資產階級的貴族」,但他在《呂西安·勒萬》中只寫到銀行家與政治的一般關係,還沒有像莫泊桑那樣生動而具體地描寫金融家利用政治局勢激增財產。巴爾扎克在《戈布賽克》、《紐沁根銀行》中寫過金融家對政局的操縱,但也只是泛泛提及,缺少深入具體的描寫。由此看來,《漂亮朋友》有關這方面的描繪,無疑反映了重大的社會現象,是對十九世紀上半葉現實主義文學的一大發展。

歷來的批評家都認為莫泊桑的短篇小說在思想內容上還缺乏深刻性,他的其餘五部長篇也有這個缺陷。可是,《漂亮朋友》就其涉及的內容之廣,就其揭露政治和金融之間關係的內幕之深,就其對報紙作為黨派鬥爭工具(以及記者如何炮製新聞、利用報道做廣告、能自由進出劇院和遊樂場所等)抨擊之烈而言,明顯地突破了莫泊桑不觸及重大政治問題和重要社會現象的一貫寫法。在思想內容上,《漂亮朋友》完全可以跟司湯達、巴爾扎克和福樓拜的作品相媲美。評論家認為「《漂亮朋友》產生在標志著第三共和國歷史特點的投機活動第一個重要時期最輝煌的時刻,堪稱是這一時期重大事件所孕育的傑作」①。這個評價是恰如其分的。正因為這部小說具有巨大的認識價值,所以恩格斯表示要向莫泊桑「脫帽致敬」②。

①安德烈·維亞爾《莫泊桑與小說藝術》第三一六頁,巴黎尼澤書局,一九七一年。

②《一八八七年二月二日致勞拉·拉法格的信》,《馬克思恩格斯全集》第三十六卷第五八八頁,人民出版社,一九七四年。



贊助商連結

本站的全部文字在知識共享署名 - 相同方式共享3.0協議之條款下提供,附加條款亦可能應用。(請參閱 使用條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