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馴悍記 - 2 / 45
文學類 / 莎士比亞 / 本書目錄 || 記錄本頁面 我的閱讀標記
貴族 來人,把他們領到夥食房裡去,好好款待他們;他們需要什麼,只要我家裡有,都可以儘量供給他們。(仆甲領眾伶下)來人,你去找我的童兒巴索洛繆,把他裝扮做一個貴婦,然後帶著他到那醉漢的房間裡去,叫他做太太,須要十分恭敬的樣子。你替我吩咐他,他的一舉一動,必須端莊穩重,就像他看見過的高貴的婦女在她們丈夫面前的那種樣子;他對那醉漢說話的時候,必須溫柔和婉,也不要忘記了屈膝致敬;他應當說,「夫君有什麼事要吩咐奴家,請儘管說出來,好讓奴家稍盡一點做妻子的本份,表示一點對您的愛心。」然後他就裝出很多情的樣子把那醉漢擁抱親吻,把頭偎在他的胸前,眼睛裡流著淚,假裝是他的丈夫瘋癲了好久,七年以來,始終把自己當作一個窮苦的討人厭的叫化子,現在他眼看他丈夫清醒過來,所以快活得哭起來了。要是這孩子沒有女人家隨時淌眼淚的本領,只要用一棵胡蔥包在手帕裡,擦擦眼皮,眼淚就會來了。你對他說他要是扮演得好,我一定格外寵愛他。趕快就把這事情辦好了,我還有別的事要叫你去做。(仆乙下)我知道這孩子一定會把貴婦的舉止行動聲音步態模仿得很像。我很想聽一聽他把那醉漢叫做丈夫,看看我那些下人們向這個愚蠢的鄉人行禮致敬的時候,怎樣努力禁住發笑;我必須去向他們關照一番,也許他們看見有我在面前,自己會有些節制,不致露出破綻來。(率餘眾同下。)


第二場 貴族家中臥室

斯賴披富麗睡衣,眾仆持衣帽壺盆等環侍,貴族亦作僕人裝束雜立其內。 

斯賴 看在上帝的面上,來一壺淡麥酒!

仆甲 老爺要不要喝一杯白葡萄酒?

仆乙 老爺要不要嘗一嘗這些蜜餞的果子?

仆丙 老爺今天要穿什麼衣服?

斯賴 我是克利斯朵夫·斯賴,別老爺長老爺短的。我從來不曾喝過什麼白葡萄酒黑葡萄酒;你們倘要給我吃蜜餞果子,還是切兩片幹牛肉來吧。不要問我愛穿什麼,我沒有襯衫,只有一個光光的背;我沒有襪子,只有兩條赤裸裸的腿;我的一雙腳上難得有穿鞋子的時候,就是穿起鞋子來,我的腳趾也會鑽到外面來的。

貴族 但願上天給您掃除這一種無聊的幻想!真想不到像您這樣一個有權有勢、出身高貴、富有資財、受人崇敬的人物,會沾染到這樣一個下賤的邪魔!

斯賴 怎麼!你們把我當作瘋子嗎?我不是勃登村斯賴老頭子的兒子克利斯朵夫·斯賴,出身是一個小販,也曾學過手藝,也曾走過江湖,現在當一個補鍋匠嗎?你們要是不信,去問曼琳·哈基特,那個溫考特村裡賣酒的胖婆娘,看她認不認識我;她要是不告訴你們我欠她十四便士的酒錢,就算我是天下第一名說謊的壞蛋。怎麼!我難道瘋了嗎?這兒是——

仆甲 唉!太太就是看了您這樣子,才終日哭哭啼啼。

仆乙 唉!您的僕人們就是看了您這樣子,才個個垂頭喪氣。

貴族 您的親戚們因為您害了這種奇怪的瘋病,才裹足不進您的大門。老爺啊,請您想一想您的出身,重新記起您從前的那種思想,把這些卑賤的惡夢完全忘卻吧。瞧,您的僕人們都在侍候著您,各人等候著您的使喚。您要聽音樂嗎?聽!阿波羅在彈琴了,(音樂)二十隻籠裡的夜鶯在歌唱。您要睡覺嗎?我們會把您扶到比古代王後特製的禦床更為溫香美軟的臥榻上。您要走路嗎?我們會給您在地上鋪滿花瓣。您要騎馬嗎?您有的是鞍韉上鑲嵌著金珠的駿馬。您要放鷹嗎?您有的是飛得比清晨的雲雀還高的神鷹。您要打獵嗎?您的豬犬的吠聲,可以使山穀響應,上徹雲霄。

仆甲 您要狩獵嗎?您的獵犬奔跑得比糜鹿還要迅捷。

仆乙 您愛觀畫嗎?我們可以馬上給您拿一幅阿都尼的畫像來,他站在流水之旁,西塞利婭隱身在蘆葦裡①,那蘆葦似乎因為受了她氣息的吹動,在那裡搖曳生姿一樣。

貴族 我們可以給您看那處女時代的伊俄②怎樣被誘遇暴的經過,那情形就跟活的一樣。

仆丙 或是在荊棘林中漫步的達芙妮,她腿上為棘刺所傷,看上去就真像在流著鮮血;傷心的阿波羅瞧了她這樣子,不禁潸然淚下;那血和淚都被畫工描摹得栩栩如生。

貴族 您是一個不折不扣的貴人;您有一位太太,比世上任何一個女子都要美貌萬倍。

仆甲 在她沒有因為您的緣故而讓滔滔的淚濤流滿她那可愛的面龐之前,她是一個並世無儔的美人,即以現在而論,她也不比任何女人遜色。

斯賴 我是一個老爺嗎?我有這樣一位太太嗎?我是在做夢,還是到現在才從夢中醒來?我現在並沒有睡著;我看見,我聽見,我會說話;我嗅到一陣陣的芳香,我撫摸到柔軟的東西。哎呀,我真的是一個老爺,不是補鍋匠,也不是克利斯朵夫·斯賴。好吧,你們去給我把太太請來;可別忘記再給我倒一壺最淡的麥酒來。

仆乙 請老爺洗手。(數仆持壺盆手巾上前)啊,您現在已經恢復神智,知道您自己是個什麼人,我們真是說不出地高興!這十五年來,您一直在做夢,就是醒著的時候,也跟睡著一樣。

斯賴 這十五年來!哎呀,這一覺可睡得長久!可是在那些時候我不曾說過一句話嗎?

仆甲 啊,老爺,您話是說的,不過都是些胡言亂語;雖然您明明睡在這麼一間富麗的房間裡,您卻說您給人家打出門外,還罵著那屋子裡的女主人,說要上衙門告她去,因為她拿缸子賣酒,不按官家的定量。有時候您叫著西息莉·哈基特。



贊助商連結

本站的全部文字在知識共享署名 - 相同方式共享3.0協議之條款下提供,附加條款亦可能應用。(請參閱 使用條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