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古典小說 / 明史演義全書目錄
蔡東藩
明史演義 - 21

惟留基入主軍務,事無大小,一律諮詢。基頗感知遇,遂壹意參贊,知無不言。元璋嘗呼為先生而不名,語人時,每比基為張子房,不愧留侯。真所謂君臣相遇,如魚得水了。 元璋方簡閲軍馬,準備出師,忽聞陳友諒挾了徐壽輝,艤舟東下,進攻太平,正擬遣將往援 ...

明史演義 - 22

妙甚。趣甚。友諒才知中計,但因船多人眾,恰還沒有慌忙,復下令向龍江進發。既抵龍江,即遣萬人登岸立柵,聲勢鋭甚。 時方酷暑,烈日炎炎,元璋服紫茸甲,在山上張蓋督兵,嗣見將士揮汗如雨,立命去蓋,與將士同曝日中。馭兵之道在此。將士欲下山奪柵, ...

明史演義 - 23

為濫收降將者,作一棒喝。蔣英、李福等先謀作亂,商諸劉震,震頗不忍,李福謂舉行大事,不能顧及私恩,於是震亦相從,先以書勾通處州苗將,令同時舉兵,一面稟請大海,至八詠樓下觀弩。大海不知是詐,挺身而出,將上馬,忽有苗將鍾矮子跪馬前,詭稟蔣英罪狀。 ...

明史演義 - 24

閃爍如電,稍被觸着,不是焦頭,就是爛額,此時欲用盾牌遮蔽,哪知盾系竹製,遇著火尤易燃燒,大眾多是畏死,自然逐步倒退。鄧愈即飭兵豎柵,柵未豎成,外兵又進,兩下接仗,不得不血肉相搏。正危急間,文正督諸將來援,且戰且築。外兵怎肯歇手,連番殺入,連 ...

明史演義 - 25

韓成登着船頭,高叫道:「陳友諒聽著!為了你我兩人,勞師動眾,糜爛生靈,實屬何苦?我今且讓你威風,你休得再行殺戮!你看你看。」說至看字,撲咚一聲,竟投入水中去了。小子有詩贊韓成道: 滎陽誑楚願焚身,誰意明初又有人。 水火不情忠骨滅,空 ...

明史演義 - 26

只元璋部將張志雄等,舟檣忽折,為敵所乘,竟被圍住。志雄窘迫自剄,他將余昶、陳弼、徐公輔皆戰死。還有丁普郎一人,身受十餘創,頭已脫落,尚植立舟中,持刀作戰狀。及援兵四至,救出那舟,將士大半傷亡,只奪得屍骸,令他歸葬罷了。 戰雖獲勝,尚傷亡 ...

明史演義 - 27

元璋方奏凱班師,至應天,語劉基道:「我原不應有安豐之行,使友諒襲我建康,大事去了,今幸友諒已死,才可無虞。」回應前回,且明友諒之失計。於是告廟飲至,歡宴數日。元璋亦高興得很,乘着酒意,返入內寢,偶憶着闍氏美色,比眾不同,遂密令內侍召闍氏入室 ...

明史演義 - 28

陳氏既平,乃改圖張氏。張士誠聞吳王西征,乘間略地,南至紹興,北至通泰、高郵、淮安、濠泗,又東北至濟寧,幅員漸廣,日益驕恣,令群下歌頌功德,並向元廷邀封王爵。元廷不許,士誠遂自稱吳王,同時有兩個吳王,恰也奇異。治府第,置官屬,以弟士信為左丞相 ...

明史演義 - 29

巧值薛顯鼓舟而至,順風縱火,把五太子的兵船,又燒得烏焦巴弓,於是五太子也有力難施,只好逃還舊館,與呂珍、朱暹等,商議一個善全的法兒。呂珍、朱暹彼此相覷,支吾了好一歇,只想了一條納款輸誠的計策。確是好計。五太子也顧不得甚麼,便與呂珍、朱暹,出 ...

明史演義 - 30

自死便了,何必將群妾侍女,盡付一炬。士誠獨坐室中,左右皆散走,徐達命降將李伯昇,往勸士誠出降。伯昇徑詣士誠室門,屢叩不應,至壞門而入,但見士誠冠冕龍裳,兩腳懸空,也做了懸樑客。伯昇忙令降將趙世雄,解繩救下,士誠竟甦醒轉來。 何必復活。適 ...


提示:

目前沒有閱讀標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