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地下室手記 - 6 / 43
世界名著類 / 杜思妥也夫斯基 / 本書目錄 || 記錄本頁面 我的閱讀標記

地下室手記

第6頁 / 共43頁。

要知道,意識的直接的、合乎規律的果實就是惰性,也就是說這是一種有意識的無所事事。這點我已經在上面說過了。我再重複一遍,強調地再重複一遍:所有那些不動腦子的實幹家們,他們之所以充滿幹勁,無非是因為他們腦筋遲鈍和智力有限。這情況應當怎樣解釋呢?應當這樣解釋:他們由於自己智力有限,於是就把最近的、次要的原因當成了始初的原因,於是也就比別人更快和更容易地相信,他們已經找到了自己事業的無可爭辯的基石,於是他們也就心安理得了;這是主要的。

要知道,為了開始行動,就必須事先完全心安理得,不留有一絲一毫的疑慮。比如,我是怎樣使自己感到心安理得的呢?我關注的始初的原因究竟是什麼呢?它的基石又究竟何在呢?我是從哪裡找到它們的呢?我練習思維,因此,我的任何一個始初原因就會立刻連帶地拽出另一個起始更早的原因,如此等等,以至無窮。任何意識和思維的本質就是這樣。可見,這又是一種自然規律。

那最後結果又怎樣呢?完全一樣。請諸位想一想:方纔我講到報復。你們大概沒有領會。我說,一個人之所以要報復,是因為他認為這樣做是對的。

也就是說,他找到了始初的原因,找到了基石,具體說:就是這樣做的正義性。可見,他各方面都十分心安理得,因此他報復起來也就十分從容,十分成功,因為他堅信他正在做一件光明磊落而又十分正義的事。可我卻看不出這裡有什麼正義性,也找不到這裡有任何高尚的品德,因此,如果要報復,那就只能出於一種憤恨。當然,憤恨足以戰勝一切,足以戰勝我的所有疑惑,可見,正因為憤恨並不是原因,所以它能夠順順噹噹地完全取代那個始初的原因。

但是,如果我連憤恨都沒有,那怎麼辦呢要知道方纔我就是從這點開始談起的。我心中的憤恨,又由於意識的這些可惡的規律遭到了化學分解。睜開眼睛一看——對象揮發掉了,理由蒸發了,找不到有罪的人,侮辱也就變成了不是侮辱,變成了命該如此,這在某方面頗像牙疼,誰也沒有錯,因此剩下的只有同樣的出路——狠狠地捶牆。你只好揮揮手,因為你找不到初始的原因。

你不妨盲目地聽從自己感情的驅使,不要發議論,不要尋找初始的原因,驅散你的意識,哪怕就趕走這一小會兒也行,恨或者愛,只要不無所事事的坐著就成。後天,這已經是最後期限了,你一定會開始自己都瞧不起自己,因為你在明明白白的自欺欺人。 結果是:肥皂泡和惰性。噢,諸位,要知道,我之所以自認為是聰明人,大概是因為我畢生什麼事也不做,既無所謂開始,也無所謂結束。

就算,就算我是個清談家吧,但是我跟我們大家一樣,是個無害的、令人遺憾的清談家。但是如果任何一個聰明人的直接的、惟一的使命就是清談,也就是說蓄意地空對空,那又有什麼辦法呢?

6

噢,如果我什麼事也不做只是因為懶惰就好啦。主啊,那我會多麼尊敬我自己啊。我之所以尊敬,正是因為至少我還能夠在自己身上擁有懶惰;我身上至少還有一個特點似乎是確定的,是我自己對它有把握的。問題:我何許人耶?回答:懶蟲也;要知道,能夠聽到對自己這樣的評價,真是太開心啦。

這意味着,我受到了確定的評價,我對自己就有話可說了。「懶蟲」——須知,這是一種稱號和使命,也是一種專業,您哪。請別開玩笑,正是這樣。那我就可以當之無愧地成為天字第一號俱樂部的會員,我整天忙活的就只能是不斷地對自己肅然起敬。

我認識一位先生,他終生以他對拉斐特酒十分在行而自豪。他認為這是他的一大優點,而且從來沒有懷疑過自己。他死的時候不僅心安理得,問心無愧,而且簡直興高采烈,他這樣想是完全對的。那時候,如果讓我挑專業的話,我非挑懶蟲和酒囊飯袋不可,但不是普普通通的懶蟲和酒囊飯袋,而是,比如說,寄情於一切「美與崇高」的懶蟲和酒囊飯袋。

諸位對此有何高見?這可是我早就夢寐以求的。這「美與崇高」在我行年四十之際緊緊壓着我的後腦勺;但這是在我行年四十的不惑之年,可那時候——噢,那時候就又當別論啦!我會立刻給自己找到一項適當的活動——說穿了,就是為一切「美與崇高」乾杯。我一定會利用任何一個機會,先是把眼淚滴進自己的酒杯,然後為一切「美與崇高」把它一干而淨。那時候,我一定會把世界上的一切都變成「美與崇高」;我一定會在極其齷齪,無疑是亂七八糟的廢物中找到「美與崇高」。

我一定會像塊潮濕的海綿一樣變得淚眼婆娑。比方說,一位畫家畫了一幅蓋的畫,【尼古拉.尼古拉耶維奇.蓋18311894,俄國畫家。】於是我就立刻為畫了這幅畫的畫家乾杯,因為我愛一切「美與崇高」。一位作家寫了《無論是誰,悉聽尊便》;【此處是作者對薩爾蒂科夫—謝德林的論戰性攻擊。



贊助商連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