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邱吉爾傳 - 43 / 76
傳記類 / 布老虎 / 本書目錄
  

邱吉爾傳

第43頁 / 共76頁。

 大小:

 第43頁   
  
FireFox、Edge瀏覽器可關屏朗讀
Chorme則需開屏朗讀。

丘吉爾徵得當地保守黨人同意,以獨立的反社會主義者身分參加競選。丘吉爾的一個僅只23歲的崇拜者布倫丹·佈雷肯,極有組織和宣傳能力,他為丘吉爾安排了一些引人注目的競選措施,如由一個小號手一路熱熱閙閙地吹奏作伴隨,丘吉爾乘坐四輪大馬車在選區作巡迴旅行。第三次競選又失敗了,但只以 43票之差敗於那個為當地保守黨機構贊助活動經費的已故議員的侄子。消息傳來,丘吉爾傷心極了,「他拖着沉重的腳步在大廳裡走來走去,耷拉著腦袋,身體東搖西晃,活像一隻陷于絶望狀態中的困獸」。

不過丘吉爾很快就調整好自己的情緒,繼續小步慢移地轉向保守黨。通過保守黨中過去的朋友牽線,他應邀出席保守黨利物浦、愛丁堡集會,發表令保守黨人聽來很入耳的演說。


  

不久,工黨政府因撤銷對一家共產黨報紙主編的起訴,遭到保守黨和自由黨的反對。自由黨不再支持工黨政府,於是192410月又解散議會進行大選。

這給丘吉爾又送來了好機會。競選開始,他有時一天就同一個題目發表四處演說,每次都能運用不同的語句和改換不同的例證,令人無重複感而有新鮮感,一再顯示出他善於打動人心的才華。他抓住工黨執政中的問題大加抨擊,說工黨完全無法解決失業問題。舉行投票那天,他又乘坐四輪大馬車到各個投票站去巡遊,製造節日般的熱閙喜慶氣氛。

這次連鮑爾溫也為他打氣,寫信給他備加慰勉:「我們熱烈歡迎您能在下院給予幫助,下院已久未見到您從事議會政治的巨大才能。」

這次丘吉爾以「憲政主義者」的身分,在埃平選區以比對手領先將近一萬票的票數當選。在他競選期間一系列活動的帶動下,十幾位原先的自由黨候選人也以「憲政主義者」身分參加競選,不少自由黨選民第一次投了保守黨的票。丘吉爾經過兩年艱難的努力,終於又回到了議會,他給他的競選班子中的工作人員每人頒發一枚紀念章 ,上面刻着「聯合與勝利」。

在闊別20年之後,他又投入了保守黨的懷抱。英國新聞界評論說:「他換一個黨就像換一個舞伴那樣輕率。他只忠實於他真正相信的一個黨,這個黨就是溫斯頓·丘吉爾牌號的黨。”自由黨的《曼徹斯特衛報》發表評論說:“他已經是第二次離開沉船了,因為他有寶貴的本能,不僅能夠第二次浮上來,而且得到了高官厚祿。」

1924117日,鮑爾溫組織保守黨政府,任命丘吉爾為財政大臣。

丘吉爾怎麼也想不到,一下子竄升到內閣第二把手的高位,他的眼淚不禁奪眶而出!他原以為只會讓他當不管部大臣呢。吃驚和感激之餘,他向鮑爾溫發誓,保證對他忠誠不二,並補充說「你為我做的事情比勞合·喬治所做的還要多」。

當朋友們向丘吉爾祝賀時,他不禁想起19世紀兩任保守黨首相的迪斯累裡的話:「政治上風雲變幻的樂趣是領略不盡的。」

丘吉爾當財政大臣,倒真有點是天上掉下餡餅來,連鮑爾溫事先也沒想到。

首相起初只是覺得,遵照英國古老的政治傳統,把潛在敵人變成戰友,給丘吉爾在政府內安排個職務,「在政府內比在政府外更容易控制」。

原先想讓他當印度事務大臣。助手們對鮑爾溫說:不妥。丘吉爾太容易衝動了,他處理愛爾蘭問題就曾在危急時刻失掉理智。

於是又打算讓他重返海軍部,駕輕車就熟路,或者去當衛生大臣,因為他戰前曾對建立保險制度感興趣。


  
出乎意料之外的是,在定盤前的最後一分鐘,財政大臣人選尼維爾·張伯倫不願擔任此職了,雖然他過去曾在短期內擔任此職。他覺得,既然不搞關稅改革,財政大臣所能取得的政績就十分可憐了。他倒是很願當衛生大臣,便推薦丘吉爾來替換他,並說如讓丘吉爾當海軍大臣會引起不少爭論,因為丘吉爾是當海軍大臣出了問題而下台的。

鮑爾溫聽了頗為猶豫,後來一想,與其讓丘吉爾、勞合·喬治、伯肯海勛爵三個精力充沛的傑出演說家結成同盟來批評、刁難政府,不如發揮丘吉爾的聰明才智來為保守黨政府效勞。這就是丘吉爾喜從天降突然當上財政大臣的內幕。

第三章

政壇生涯1不懂財政的財政大臣鮑爾溫對丘吉爾的任命,令人啼笑皆非。丘吉爾對財政問題一竅不通,而且缺乏任何興趣,讀書時就沒學好數學,竟當了財政大臣!丘吉爾傳記的一位作者弗吉尼亞·庫斯說:「這是國家的不幸,也是丘吉爾本人的不幸。」

面對數十年宦途的最大成就,丘吉爾穿起他母親用薄紗和樟腦保存了30多年的他父親穿過的財政大臣的官服,興沖沖地走馬上任。

面對他迄今擔任過的最困難的職務,丘吉爾把他的秘書班子一下子擴大到五人,並依靠財政部的顧問班底出主意,小心翼翼地迎接這次他以為是通向最高職位的最後的擢升。在議會開會時,他大半個上午在床上批閲由私人秘書在夜裡送來的公文信件和口授一些備忘錄。他的主要政務秘書P·J·格里哥說:「在下屬官員起草聲明或重要信件和內閣檔案時,除非經過他自己的文學天才這個蒸餾器進行提煉,否則他是不會接受的。」他的負責議會事務的秘書羅伯特·布思比說,丘吉爾一見到自己的朋友、同僚和下屬,總是興緻勃勃地談個不停,不管是在什麼場合,「在客廳裡、餐廳裡、臥室中、浴室裡、庭園中、汽車裡、火車上,或者在他下院的工作室裡,他那實際上充滿文學色彩的『私下』談話就滔滔不絶。



贊助商連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