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瓦特傳 - 4 / 62
傳記類 / 布老虎 / 本書目錄 || 記錄本頁面 我的閱讀標記

瓦特傳

第4頁 / 共62頁。

1516世紀,是英國資本主義蓬勃發展的時期。到了 16世紀初期,倫敦已經出現上千人的手工工場,英國的呢絨逐漸在歐洲市場上佔據首位。除了紡織工業以外,英國的採礦、冶金、煤炭、造船、製紙、釀酒、玻璃、火柴等工場手工業,也都有了很大發展。海外貿易,已經擴展到了全世界。

格拉斯哥的情況,同樣也不例外。據蘇格蘭商會的一份統計材料表明,在格拉斯哥市註冊登記的業主,在 1604年總共有574家,其中各種手工業主為361戶,商業店主為213戶。從這份珍貴的檔案材料可以看出,到了17世紀初期,格拉斯哥的工商業已經有了一定的規模。

早在 16世紀後期,英國就開始執行海外殖民政策。1607年,英國在北美洲的弗吉尼亞,正式建成了第一塊號稱「永久的殖民地」。弗吉尼亞盛產的煙草,開始大量進入英國。格拉斯哥的煙草商們,壟斷了全國半數以上的煙草進口,他們把從弗吉尼亞收購的煙草,裝船運到克萊德河沿岸的格拉斯哥、格里諾克和卡茨代克,再由這裡轉到歐洲各地,特別是法國。

到了 18世紀的時候,格拉斯哥已成為歐洲的煙草貿易中心。據歷史檔案記載,格拉斯哥地區從北美進口的煙草,在 1771年達到4726萬多磅,相當於當年英國煙草進口總額的一半以上。前去裝運煙草的船隻,總要滿載着英國製造的紡織品、針織品、印刷品、鞋子、馬鞍、手套、玻璃等產品,這樣可以使船隻往返都賺錢。在1735年的時候,格拉斯哥的商人們總共擁有60多艘載重百噸以上的商船,其中有15艘專門從事往返弗吉尼亞的船運業務。

當時的克萊德河流量較小,加之經常遭到泥沙淤積,河水不深,航行極為不便。直到1786年開始疏濬這條河流之前,只有載重6噸以下的小船,才可以在漲潮的時候駛抵格拉斯哥的布魯米洛碼頭。大些的船隻,必須在位於河口地帶的格里諾克和卡茨代克港裝卸貨物。從 1668年起,這兩個港口劃歸格拉斯哥市政當局統一管轄。

後來由於格里諾克港的發展,卡茨代克逐漸成了它的一個組成部分。儘管克萊德河後來經過人工改造,成為一條重要的商業水道,大船可以直達格拉斯哥港,但是,位於河口地帶的格里諾克和卡茨代克港,仍然以其天然優勢,繼續保持着它作為格拉斯哥的輔助港地位。

托馬斯·瓦特活了92歲,是格拉斯哥地區變革時代的見證人。他在卡茨代克工作期間,結識了一位名叫瑪格麗特·希勒的姑娘,兩個人很快便墜入愛河並且結了婚。瑪格麗特的父親,是當地從事船運貿易生意的商人。在希勒家族的幫助下,托馬斯·瓦特夫婦也「下海」做起船運和外貿生意來,抓住當時經濟大擴展的機遇賺了一些錢,成為當地頗有名望的一位紳士。

後來,他還被任命為當地的郡參議員。

托馬斯和瑪格麗特生了不少的孩子,但活下來的只有兩個男孩。大兒子約翰,從小時起就在他爸爸的親自教育下,學業進步很快,後來成為格拉斯哥市的一名土地測量員。由格拉斯哥行政區當局組織的對克萊德河進行的首次勘測,就是由他負責完成的。這項勘測成果,為後來的克萊德河疏濬改造工程,奠定了初步基礎。

小兒子詹姆斯,生於1698年。同他哥哥約翰不同的是,詹姆斯除了頭腦聰明,學習很好以外,手腳也特別靈巧,從小就喜歡幫助媽媽做些家務勞動,家裡的桌椅傢具出了毛病,都是由他負責修理的,所以很討父母的喜愛。為了把他培養成為適應當時社會需要的人,詹姆斯在唸完中學以後,便被父親送到一位造船工匠那裡當學徒。這位工匠所造的木帆船,都是接受委託、購料加工的,憑藉一身木工手藝和設計本領,賺取勞務費用,這在當時是很受人羡慕的一項職業。

詹姆斯本來就聰明靈巧,他的木工手藝和造船技能進步很快,深受工匠師傅的喜歡。大約在1730年的時候,詹姆斯離開了師傅,自己在格里諾克開設了一家作坊。他的經營範圍很廣泛,除了造船和製作木器傢具之外,還承包土木建築、房屋修繕工程,並且經營船運業務和做些雜貨買賣。他還同人合股擁有幾隻小船,可以在本國或鄰近的歐洲國家進行貨運業務。

總之,詹姆斯不僅是一位有着專門技能的手藝人,而且也是一位善於經營的生意人。

進入中年,便像他的父親一樣,成為當地的一名有錢的財主和有聲望的人士。

在格里諾克這座小城,他曾被挑選去擔任過不少的官職,其中包括當過市參議員,還曾一度被推選出任過市長。這表明,瓦特家族在當地算是比較顯赫的了。

在詹姆斯二十多歲的時候,他愛上了當地的一位名叫艾格尼絲·米爾黑德的姑娘。艾格尼絲比他小3歲,結婚以後,成為丈夫的一個好幫手。在詹姆斯結婚的時候,他的父親托馬斯分給了他一份財產,作為成家立業的資本。

詹姆斯用他父親給的錢,在格里諾克市威廉街北端的中碼頭附近,買下了一所住宅。這座住宅的後院,連接寬闊的克萊德河。從這座宅院直到克萊德河岸的那塊地皮,產權也歸房主所有。詹姆斯利用這片空地,建起了他的木工和造船作坊。

應該說,詹姆斯的事業和家庭,都是從這裡開始的,他那個與他同名、但卻聞名世界的兒子詹姆斯·瓦特,就出生在威廉街的這座房子裡。



贊助商連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