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瓦特傳 - 5 / 62
傳記類 / 布老虎 / 本書目錄 || 記錄本頁面 我的閱讀標記

瓦特傳

第5頁 / 共62頁。

可惜的是,這座本來應被保存的房子,後來幾經易主,早就被拆掉了。現在留在那裡的,是一座以「詹姆斯·瓦特酒店」為名的高大建築物,店主顯然是想在這塊風水寶地上借助名人效應,來為自己招攬生意,但卻無意中使這座酒店,成為這位偉大工程師誕生地的紀念性建築物。

2童年歲月1736119日,小詹姆斯·瓦特在格里諾克市誕生了。

詹姆斯是他父母生下的第六個孩子。他的父母結婚以後,便接連不斷地生起孩子來。18世紀初期的英國,從環境保護情況到衛生醫療條件,都是比較落後的。煤炭和礦產資源的大量開採,紡織、印染、造紙、機械等各種工場手工業的大肆發展,給生態環境、特別是英國的水資源,造成嚴重破壞和污染。

城市人口的急劇增加,住宅條件的異常惡劣,造成疾病盛行,瘟疫不斷,嚴重威脅着人們的生命安全。也不知道是由於當時的這種社會環境,還是由於他父母的遺傳基因存在某種先天性的弱點,先於小詹姆斯出生的4個哥哥和 1個姐姐,都在很小的時候便死去了。5個孩子的相繼夭折,給他們的父母帶來了極大的悲痛。特別是小詹姆斯的母親,她從20多歲嫁給詹姆斯以來,儘管丈夫對她關懷備至,但是,沉重的家庭負擔,接連不斷的懷胎與分娩,對一心撲在事業上的丈夫的溫暖與照顧,已經壓得她喘不過氣來;而一個個孩子在他們來到這個世界沒有多久的時候,便突然地離開人世,使她再也看不到那一張張可愛的小臉,聽不到他們召喚母親的哭聲,更使她要忍受難以想象的揪心痛苦。

孩子竟是母親身上的一塊肉啊,丟一個也不捨得,何況連續失去5個!

作為父親的老詹姆斯,自從1730年告別了工匠師傅,自己獨立門戶,開始營業製造木器傢具和木船之後,便整天忙得不可開交。他既是老闆,要招攬生意,應酬客戶,管理賬目,負責盈虧;又是工匠,要親自設計,選擇木料,着墨畫綫,指揮加工。更多的時候,他是同請來的工人們一起幹着拉鋸、刨木、鑿孔、組合等木工活。他因為多年學徒,加上年輕和有文化,為人又誠實厚道,很快便在格里諾克站穩了腳跟。

在他住宅後院直達克萊德河畔的那片空地,現在成了他的木工作坊,在那裡搭起了一排工棚,擺放著木工用的長凳、長桌等工作台;工棚外面,還有造船用的船台及木架。在這塊天地裡,老詹姆斯是核心人物,一切都要圍着他轉。好在他從他父親托馬斯那裡繼承了一副好脾氣,可以整天不緊不慢地埋頭工作。家裡的事,則全都交給他的那位賢內助了。

就連孩子生病,他也沒有時間去幫助照顧。孩子死了,他作為父親心裡自然也很難過,可又有什麼辦法呢?

給死去的孩子精心製作一隻小棺材,就算是盡了他做父親的心意。男人,畢竟要面對生活。一旦當他投入工作,心裡再大的煩惱和痛苦,也會很快便得煙消雲散。

母親艾格尼絲在5次懷胎分娩和喪兒喪女的折磨與打擊下,身體明顯的不如過去了。可是,在她34歲那年,他又懷上了第六胎。人到中年,她和丈夫一樣,多麼希望能有一個孩子啊!她默默地向上帝祈禱,希望聖主能保佑腹中的孩子平安地誕生,健康地成長。也許是真誠祈禱的結果,聖誕節 過後不到一個月的時間,她的第六個出世了!是個男孩,用什麼名字給他在教堂裡的出生簿上註冊呢?

父親想了一想,高興地說:「就用我的名字給他登記吧!叫詹姆斯,小詹姆斯!聖經裡叫詹姆斯的,可都是些了不起的人物啊!」

母親面帶笑容表示同意。她輕輕地吻了一下剛剛來到人世的小詹姆斯,滿懷深情地說道:「只求小詹姆斯能像他父親那樣強壯,長大了能接他父親的班,我也就心滿意足了!」

然而,小詹姆斯的健康狀況並不太好。瘦小嬌弱的身體,經常地生病。

已經失去5個孩子的母親,無論如何也不願這個兒子再從她的身邊走去。平時,她對孩子的照顧可以說是周到耐心、無微不至,既怕冷着,又怕熱着。

她對孩子一直管得很嚴,可又十分嬌慣,生怕他會發生意外。每當小詹姆斯生病的時候,她總是憂心忡忡,坐立不安。小時候體弱多病的小詹姆斯之所以能夠多次死裡逃生,沒有像他的哥哥姐姐那樣過早地被病魔奪去生命,應該說是他母親精心護理的功勞。有幾次嚴重高燒,連醫生都失去信心的時候,只有這位飽經風霜的母親仍然抱著希望,片刻不離地守護在他的身旁,才使得這盞幾度瀕于熄滅的生命燭光能夠繼續維持下去。

母親的過分關心和嬌寵,也給小詹姆斯在性格方面帶來了某些消極的影響。他從懂事的時候起,就不能像別的孩子那樣無憂無慮、無拘無束、打打閙閙、蹦蹦跳跳、充滿了孩童時代的天真和歡樂;而總是把自己關在一個小天地裡,過分的憂慮逐漸變為不必要的憂傷。也許是受了母親的感染,他對自己的健康狀況也經常疑神疑鬼,稍有不適,便覺得末日將臨,在情緒上顯得異常悲觀和沮喪。於是,在他的童年生活中,就逐漸形成了無病找病、小病大養、大病恐慌的怪癖,從而養成了他的孤僻和憂鬱的性格。

這樣,就使得他那本來就很贏弱的身體,變得更加易於染上疾病。何況,恐懼疾病本身,有時會比真的生病更加苦惱和損害健康。

由於父母的過分溺愛,小詹姆斯直到 10歲之前,從來都沒有離開過家門。他最初所受的啟蒙教育,是由他的父親和母親共同負責授課的。除了在繪畫方面表現突出以外,沒有任何跡象表明他會成為未來的一個天才。



贊助商連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