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瓦特傳 - 9 / 62
傳記類 / 布老虎 / 本書目錄 || 記錄本頁面 我的閱讀標記

瓦特傳

第9頁 / 共62頁。

年近20歲的瓦特,已經懂得生活的艱辛。他知道父親為他提供的生活費用來之不易,因此,必須在生活上精打細算,每週只安排8個先令的花銷,決不浪費一個銅板。他每週要在芬奇巷摩根的店舖裡工作5天,每天都是從清晨一直幹到晚上9點鐘。儘管這麼長的工作時間,往往會把他累得精疲力竭,但在回到寢室以後,瓦特仍然不肯馬上休息。

他要利用夜晚和清晨一大早的時間,攬點零星的修理活來干,以便賺點錢來補貼自己的生活費用。

其實,即使什麼事情也沒有,瓦特也不敢在夜間隨便上街頭去玩。因為當時的倫敦並不太平,經常有為海軍抓壯丁或者拐賣人口的事情發生,使人們生活在一種恐怖的氣氛之中。英國同法國打了7年仗,為的是爭奪北美和印度等海外殖民地。由於在戰爭初期損失慘重,為了補充前線急需的兵源,抓壯丁便成為當時英國的一件常事。

此外,倫敦當時還有些專門販賣人口的「人蛇集團」,他們把綁架拐騙來的人口,主要是外地來的打工漢,裝船運到西印第安的種植園去當奴隷,做苦工,通常是一去便杳無音訊。

在給他父親寫的一封信裡,瓦特曾描述過當年倫敦抓壯丁的情景。他寫道:現在,他們對能被抓到的任何人,不管是在陸地上生活的「旱鴨子」,還是熟悉水性的海員,都要被逼着去當海軍。只有在倫敦城的轄區裡,他們必須把抓到的人首先送給市長審查,然後才允許把那些不受其保護的人帶走。也就是說,在那些被抓到的壯丁中,只有那些能證明自己是學徒工或是可靠的商人,才有可能被放掉。

假如我被他們抓到送去見市長的話,我還不敢承認自己是在倫敦城裡工作的,因為作為一個沒有取得市民身份的人在他的轄區內工作,即使是在那裡打短工,也都是違犯他們的法律的。

從這封信裡,我們可以看出瓦特當年在倫敦過着提心吊膽的生活,並非是庸人自擾,而是確有一定道理的。像他這種生性謹慎的人,在那種動亂的歲月裡,要保住來之不易的學習機會和衛護自身的安全,最好的辦法就是待在家裡。另外,從這封信裡,我們還可以看到為什麼伯明翰等商業中心,在18世紀的時候能夠得到飛速發展,其原因之一就是那裡沒有行會制度的束縛。那些從四面八方來到這些商業中心的人,並不像城市游民那樣,不受法律的保護。

而在倫敦這座王室所在的都會裡,各種清規戒律實在太多了!

瓦特躲過了倫敦街頭動亂的危險,也以驚人的速度學到了手藝。到了17564月的時候,他已經可以用自豪的語氣給他父親寫道:「我認為不管在什麼地方,我都不愁沒有飯吃,因為現在我已經能像大多數工匠那樣出色地工作了,儘管我干的活還不如他們那樣熟練。」同年6月,他又在信中得意地告訴他父親,說他曾「用黃銅製造出一件法式接頭的兩腳規」,而這件製品則被評為全行業中最傑出的作品。

辛勤的勞動,終於結出了豐碩的成果。為時一年的學徒生涯,現在到了結束的時候了。17567月,在學徒期滿,告別那位可尊敬的師傅,並且永遠離開他那個狹窄的工作間時,他一定會感到非常快慰。帶著採購來的價值20英鎊的金屬材料,收拾好平時為自己製造的一些小工具,還特地買來了一部寶貴的專業教科書,即由斯通翻譯的尼古拉斯·拜昂的著作:《數學儀器的製造和使用》,風華正茂的詹姆斯·瓦特,踏上了返回蘇格蘭的漫長道路,去迎接新的生活挑戰。

第二章

年輕時代的抱負15英鎊報酬的啟示從倫敦回到格里諾克以後,瓦特在自己的家鄉度過了一個夏天。年近花甲的父親,給了他深厚的父愛和周到的照顧。這次難得的休息機會,使他那疲憊不堪的身體和過于緊張的精神,都得到了徹底的放鬆和康復。

轉眼,夏去秋來。蘇格蘭的10月,天高氣爽景色宜人。各級學校在經過漫長的暑假之後,過慣了學生生活的瓦特,似乎感到自己的「暑假」也應該結束了!

為了開始新的生活,瓦特首先到了格拉斯哥,想去見見他在大學裡的那些老相識,特別是那位德高望重、樂於助人的良師益友迪克博士。

說來也真湊巧,不早不晚,正在這個時候,有一位名叫亞歷山大·麥克法蘭的富商,給他的母校格拉斯哥大學,捐贈了一批天文儀器。這位新近去世的富商,生前曾在牙買加的羅亞爾港,修建了一座天文台。他在遺囑中留言要把他的一批天文儀器,捐贈給母校作為教學使用。這批剛剛運抵格拉斯哥大學的天文儀器,在漫長的海運過程中,顯然是由於經心不夠而遭到損壞。

負責接受這項捐贈的迪克博士,決定把清洗和修理這批天文儀器的工作,交給瓦特來干,並且在這所大學的自然科學教室樓附近,給他找了一個工作間。

急於試試身手的瓦特,自然是很高興地接受了這項任務。

瓦特在這個工作間裡,埋頭工作了兩個多月。他把麥克法蘭捐贈的這批天文儀器,一件一件地擦洗乾淨;對於那些受到損壞的部件,也都設法加以修理,或者換上新的配件。這批天文儀器從拆卸、清洗,到修理、組裝,全部勞動都是他一個人干下來的。學校當局給了他5英鎊的勞務報酬,這在當時算是一筆可觀的收入。

更重要的收穫也許不在於這筆酬金,而是通過修理這批精密儀器,顯示了他高超的工匠技藝,從而把他和這所大學更加緊密地連在一起。



贊助商連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