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柴契爾夫人 - 5 / 72
傳記類 / 布老虎 / 本書目錄 || 記錄本頁面 我的閱讀標記

柴契爾夫人

第5頁 / 共72頁。

又例如,牛津大學作為英國新一代精英的搖籃,經常接待兩黨知名的政治家來校演講。而保守黨領導人更是把牛津當成與工黨和自由黨爭奪年輕人的重要政治橋頭堡,來訪者簡直絡繹不絶。瑪格麗特必須以協會主席的身份出面宴請他們,負責為他們安排講壇和其他一些迎來送往的事務性工作,這樣一來,瑪格麗特便結識了許多保守黨的上層人士,爾後並同他們保持着某種特殊關係,實際上進入了保守黨的關係網。曾任保守黨領袖、英國首相和外交大臣等職務的亞歷山大·道格拉斯-霍姆勛爵就是瑪格麗特出任協會主席後頭一個來牛津演講的大人物。

後來瑪格麗特進入英國下院後,曾在他的政府裡擔任過國民保險部政務次官。他們還一同當過希思政府中的內閣成員。

不僅如此,這位瑪格麗特早年所崇拜的黨內元老,後來還是她那內外政策的堅定有力的支持者。

所以說,在牛津這個「煉獄」中度過的4年,對瑪格麗特·希爾達·羅伯茨小姐未來的仕途是意義重大的:她從一個孤陋寡聞、埋頭苦幹的「雜貨商之女」成長為保守黨的一名新秀;從一個默默無聞、名不見經傳的偏僻小城的中學生變成了一位立志投身政治的幼苗。這棵新苗在歷史的風風雨雨中終於脫穎而出,茁壯成長,成了世人刮目相看的女政治家。

第二章

初試鋒芒的女政治家1從達特福到芬奇萊1947年夏,瑪格麗特·羅伯茨小姐從牛津大學畢業了,她從此開始了一種全新的生活——初展鋒芒,在政治舞台上闖入男人主導的空間,從一個女大學畢業生一躍而為英國下院議員,成為舉國關注的女政治活動家。

大學畢業之後,瑪格麗特·羅伯茨小姐對政治的興趣日濃,並準備大幹一番。但為了謀生,支撐自己的經濟生活,她選定的第一個職業是在本迪克斯公司工作。儘管她在公司不得人緣,遭人嘲弄,但她對分內工作還是盡職盡責的。這時,瑪格麗特雖是乾化工實驗,但業餘卻積極參加公司所在地埃塞克斯郡可切斯特保守黨協會的政治活動。

她在政治活動方面花的時間和精力,要比用在實驗室裡的多得多。

1948年,瑪格麗特在蘭達諾保守黨召開的一次年會上認識了肯特郡達特福市保守黨協會主席約翰·米勒。在後者的協助下,她不僅報名參加了保守黨達特福選區的競選,而且在19493月正式成為肯特郡北部這個重工業區的保守黨議員候選人。

接着,瑪格麗特便搬去達特福市,正式離開工作了三年的本迪克斯公司,在萊昂斯公司又找到了一份差事——當研究食品的化學師。達特福選區保守黨人對她的熱情關懷和尊敬,使她有賓至如歸之感。

在一次電力公司大廈舉行的選舉演講會上,瑪格麗特在選民中頭一次亮了相,發表了自己的政治見解:抨擊工黨的統購政策;主張減低稅法;強調「帝國特惠制」等。在其他的一些群眾集會上,瑪格麗特的演說也觀點鮮明,堅定地捍衛保守黨的政策路線,猛烈抨擊了工黨推行的國有化方針。瑪格麗特在這一期間所闡述的一些政治思想的基本點,實際上是她後來政治見解的萌芽。

瑪格麗特通過一系列競選活動而揚名全區,但競選的前景卻並不樂觀:達特福區當時被工黨的諾爾曼·多茲把持着。要贏得對這位強手的勝利,的確不是一件容易的事。在1950年選舉中,瑪格麗特·羅伯茨最終以 24490選票對38128選票而敗在多茲的手下。不過瑪格麗特使保守黨在這一選區的得票率提高了二分之一,使工黨的選票減少了三分之一,這在當時的確是一次了不起的勝利。

因此,瑪格麗特便引起了保守黨總部的關注,他們認定這位年紀輕輕、初出茅廬的女候選人比許多男候選人表現得更為出色,並從而把她視為變革中的保守黨的新生力量。

第一輪敗選之後,瑪格麗特毫不灰心,又以保守黨候選人身份再度出馬,第二次與雄踞這一選區席位多年的工黨候選人多茲角逐。她到處發表演說,全面闡述自己對國家面臨的各種問題的見解,例如戰爭與和平問題、「帝國特惠制」問題、英國企業的國有化和私有化問題、養老金問題、住房問題等。

不過,1951年第二輪競選又以瑪格麗特的失敗告終,她仍然沒有拿到達特福區的席位。一個政界新手、而且涉世不深的青年女子,在複雜多變的政壇上畢竟還不成熟,失敗並不足為奇。但她那敢打敢拚和初展鋒芒的「小老虎」精神,卻給廣大選民和輿論界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1951年的英國大選中,保守黨在議會中贏得了多數席位,瑪格麗特所崇拜的政治明星溫斯頓·丘吉爾取代了工黨的艾德禮,重新出任首相。

走筆至此,不能不插敘一番瑪格麗特·羅伯茨小姐喜締良緣的趣事。

原來,瑪格麗特早在埃塞克斯郡可切斯特本迪克斯公司工作時,由於一次競選活動的安排,她邂逅了她未來的丈夫和事業上的支柱丹尼斯·撒切爾,並由初識到深交直至兩年後結為連理。下面是瑪格麗特事後的一段回憶:「我第一次遇到丹尼斯是我被確定為候選人的那天晚上。我被競選委員會選中了,還需要把我介紹給整個保守黨協會,由它來通過,而當時丹尼斯跟協會中的一些積極分子很要好。晚上八點舉行會議,我必須發表演講和回答問題。

隨後我自然想與儘可能多的人晤談。但是有一個問題,我怎麼從達特福當晚趕回可切斯特,以便第二天早晨能按時上班?幸運的是,丹尼斯幫了我一個大忙,他開車送我到利物浦街,趕上了去可切斯特的末班火車。」



贊助商連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