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柴契爾夫人 - 6 / 72
傳記類 / 布老虎 / 本書目錄 || 記錄本頁面 我的閱讀標記

柴契爾夫人

第6頁 / 共72頁。

丹尼斯·撒切爾系一名富家子弟,父親繼承祖業並發揚光大,開辦了一家油漆—化工品的大公司。那時丹尼斯33歲,比瑪格麗特整整大10歲。他在第二次世界大戰中曾在法國、西西里島和意大利本土作過戰,得過帝國勛章 和通報嘉獎,戰後退役,作了埃裡斯油漆公司的常務董事。他雖然也是衛理公會教徒,但他卻不像正統的衛理公會教徒們生活得那麼簡樸和古板。

他講究排場,生活闊綽,在倫敦有自己的豪華公寓,還有一輛豪華型小轎車,而且埃裡斯油漆公司就設在達特福選區,因而他和該區的保守黨人混得很熟。也是事有巧合,那天晚上他的朋友請他協助籌辦歡宴瑪格麗特,他本人當然也亟欲一睹這位女候選人的風采。一見之下,果然不凡,瑪格麗特那干①練、剛毅、整潔、亮麗的形象,給這個有過一次婚姻挫折的中年人 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當然,丹尼斯出身不俗,經濟基礎雄厚,在生意場上成就不錯,加上高大英俊、一表人才、舉止儒雅、氣度雍容,也正是羅伯茨小姐的意中人。惟一使瑪格麗特·羅伯茨小姐犯難的,是丹尼斯不是一個黃花郎,這有悖于她和她一家人所崇奉的衛理公會教義。經過一番痛苦的猶豫,羅伯茨小姐終於痛下決心,接受了丹尼斯的愛情,並在1951年大選這一天雙方舉行了訂婚儀式。同年1213日,瑪格麗特·羅伯茨小姐與丹尼斯·撒切爾先生結為伉儷,婚禮是在倫敦城市路一座威斯雷小教堂舉行。

參加婚禮的多數是新郎和新娘的保守黨朋友,還有丹尼斯的寡母和未婚妹妹,以及瑪格麗特的母親和姐姐一說艾爾弗雷德·羅伯茨先生也參加了。婚禮之後,撒切爾夫婦前往葡萄牙、西班牙和法國歡度蜜月。這是新娘有生以來的首次出國,陶醉、歡愉之情,自不在話下。

瑪格麗特和丹尼斯從相識到結婚,其間經過了兩年時間。

結婚之後,瑪格麗特即遷居倫敦,辭去了她在萊昂斯公司的那份工作,開始潛心攻讀法律了。丹尼斯每天駕車去埃裡斯公司上班,早出晚歸。

早在19477月,當時瑪格麗特正要舉步踏出牛津大學的校門,一天她對自己的好友說道:「你是知道的,我本不應該讀化學,而應該讀法律。這是為了政治我才需要它,我現在應該馬上去讀法律。」

4年過去了,瑪格麗特如今有了溫暖的家,有了丈夫在精神與物質兩方面的全力支持,她可以專心致志地去從事自己的事業了。瑪格麗特對此毫不



丹尼斯在二戰爆發前曾經結過婚,戰後夫妻離異。這種由戰爭造成的家庭悲劇當時在歐美各國並不鮮見。

撒切爾的第一任夫人也名叫瑪格麗特,姓肯帕森。在羅伯茨小姐與丹尼斯相識時,肯帕森女士已嫁給了霍華德·希克曼爵士。

隱諱,她經常對人說:「是丹尼斯的錢幫助我走上了成功之路,我對他充滿感激之情。」

初為家庭主婦,瑪格麗特不得不調整自己的角色:既要白天去法律教育理事會聽課,或去圖書館翻閲資料,撰寫論文,又要晚上回家做飯,幹家務,裝飾居室,而且做得很盡心,很投入,也很有水平。直到她後來一舉成名,當上了保守黨的領袖職務,她作為賢妻良母的柔媚一面迄未稍減,甚至發展了她那多姿多彩的溫馨情懷。

婚後約莫過了兩年,19538月瑪格麗特·撒切爾夫人剖腹產下了一對雙胞胎,而且是龍鳳胎。男孩取名馬克,女兒叫卡羅爾。這時距離法律課程的結業考試僅有三個月。瑪格麗特請了一個奶媽照看嬰兒,硬是咬牙通過了這次結業考試,取得了當律師的資格,而且當上了稅務法官議事所的見習律師。

按照規定,取得法學文憑或通過法律教育學會考試的人,必須在法律事務所實習一段時期,一般為半年。此外,見習人員還得交上一筆錢,好在有丹尼斯的經濟支持,這都不成問題。她遇到的麻煩主要是律師界對婦女的歧視。稅務法官在英國一向是男士的「一統天下」,撒切爾夫人硬是一頭闖進了這一禁區,以特有的頑強精神、果斷處事能力和高效工作方法,很快就進入了角色,負責稱職,而且還打贏了一場官司。

到最後瑪格麗特離開這間事務所時,她已給同事們留下了良好的印象。在牛津大學畢業7年之後,瑪格麗特終於在1954年如願以償,進入了新廣場5號的林肯協會稅務事務所,開始做正式的開業律師。此後,撒切爾夫人便永遠告別了化學實驗室,跨入了法律、政治界。她的青春和精力已化作了一塊塊堅實的攀援基石。

不過,撒切爾夫人在做律師的同時,她的兩眼始終沒有離開過威斯敏斯特宮——英國議會所在地。她爭當律師的惟一目的,是要鍛鍊自己,為最終進入議會作熱身賽前準備。這一時期的撒切爾夫人並沒有把自己的主要精力放在律師事務上,而主要是為能進入下院而上下求索。

經過五年多失敗的奔忙之後,撒切爾夫人終於在1959年時來運轉。這一年,她在芬奇萊區當選為保守黨的下院議員。當時她只有34歲,正值龍驤虎視之年。

芬奇萊靠近英國議會所在地威斯敏斯特宮,是保守黨重要的陣地之一,擁有12000多名保守黨員。這次撒切爾夫人進入下院,亦即進入了男人主導的世界。她那滔滔不絶的雄辯和她對保守黨內外政策的嫻熟,都充分表明她已是這一歷來歸屬於男人的政治舞台上當之無愧的演員,成為初露鋒芒的女政治活動家了。當地《芬奇萊》報這樣評價道:「撒切爾夫人口才流利,不看講稿就能滔滔不絶,一語中的。」



贊助商連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