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柴契爾夫人 - 8 / 72
傳記類 / 布老虎 / 本書目錄 || 記錄本頁面 我的閱讀標記

柴契爾夫人

第8頁 / 共72頁。

1963年的局勢發展就更糟:戴高樂竟否決了英國要求加入 1955年成立的「歐洲共同體」的申請。一方面麥克米倫首相為了擺脫本國的經濟困境,寄希望于加入歐共體,使英國不再游離于歐洲大陸的主體外邊,儘管他走出這一步棋是十分勉強的,而且遭到了工黨的激烈反對。另一方面法國卻不買賬,戴高樂公然把英國視為美國的仆從,認為英國的加入「最終將會出現一個依賴于美國並在美國領導下的龐大的大西洋共同體,它很快就會吞併歐洲共同體」。戴高樂的態度對英國的麥克米倫政府是一個嚴重的打擊。

雖說其他歐共體成員國對英國抱同情態度,但這畢竟是一件難堪的事態發展。

禍不單行的是,這年夏天,陸軍大臣約翰·布勞弗斯被控與一個名叫克里斯汀·基勒的有間諜嫌疑的妓女有染該女郎與蘇聯駐英大使館的關係微妙。醜聞揭發後,以工黨為首的各反對黨向麥克米倫政府發起了猛烈攻擊,保守黨后座議員也掀起倒麥運動,一時閙得滿城風雨,麥克米倫首相遭到內外夾攻,心力交瘁,一病不起,最後辭去了保守黨領袖一職。撒切爾夫人對政治的殘酷性開始有了認識,從而在此後一步步地向上爬的過程中鍛鍊了自己的堅強意志與心理承受能力。

19637月,在愛丁堡舉行的一次午餐會上,撒切爾夫人向婦女工會會員發表了一篇著名演說:“沒有一個人不管他是怎樣的偉人能使一個政黨在一次選舉中獲勝。

同樣,也沒有一件災難一件影響個人的災難能使一個偉大的政黨在一次選舉中失敗。

「我們過分地突出了一兩個人的作用,認為他們能使我們在選舉中獲勝或失敗。如果某一個人犯了罪,你們不必因此而沮喪。黨是不會在選舉中失敗的,除非是它對自己失去了信心。」

在這篇講話中,撒切爾夫人不僅不遺餘力地為捍衛保守黨的威信而辯護,而且表明保守黨在選舉中可能敗北,但它將會在另一次大選中捲土重來。

19639月,重病中的麥克米倫力排眾議,支持他的外交大臣霍姆爵士成為黨的領袖和政府首相。但工黨在其新領袖哈囉德·威爾遜的領導下,仍在繼續抨擊保守黨政府,指責保守黨政府執政的1219511963是「無所作為的12年」,是虛度時光的12年。撒切爾夫人則挺身而出進行了反駁,說保守黨政府執政的12年恰恰是「取得空前成就的12年」。她列舉了出口的增長,強調市場經濟,發揮私人企業的作用最能刺激工業的增長,等等。

儘管撒切爾夫人能言善辯,畢竟輓回不了保守黨政府的頽勢,英國經濟繼續衰退。英國兩黨輪流執政的規律表明,英國選民已在醞釀在選舉中「換馬」了。這樣,可憐亞歷山大·道格拉斯-霍姆首相在執政未滿一年的情況下,就被迫宣佈于196410月舉行大選。那次大選結果,工黨僅以4票的多數險勝保守黨,保守黨在執政13年之後再度淪為在野黨了。

在這次大選中,撒切爾夫人在芬奇萊選區面臨自由黨人的嚴重挑戰。由於她那超凡的體力和過人的記憶力,以及深入選民中間,以女性特有的耐心、關心和細膩幫助選民解決了不少的困難,從而以9000票當選,總算保住了她在議會中的席位。

失去執政黨地位的保守黨在1965年再次更換了自己的領袖。明智的霍姆在引退之前,倡導改用兩輪投票新法來選拔黨的領袖:競選人在第一輪選舉中,所得票數必須領先於最接近他的人的 15%;如果沒有人得到足夠選票,那就進行第二輪投票,凡得到140張票以上的即可獲勝,並允許新的競選人參加進來,以決雌雄。霍姆的這一新選舉法的倡導,對保守黨此後的發展具有重大的歷史意義。

19657月,保守黨內展開了角逐黨的領袖的競爭。投票結果,平民出身、靠個人奮鬥爬上權力頂峰的前勞工大臣和主管申請歐共體事務的掌璽大臣愛德華·希思當選為保守黨領袖。他的當選,預示着注重等級和門第觀念的英國傳統社會的模式的瓦解,標志著保守黨的一個新時代的到來,因為此後繼之而來的保守黨領袖和英國首相的撒切爾夫人和約翰·梅傑都是平民出身。

19641970年工黨政府執政期間,撒切爾夫人在影子內閣 內接連調換了多項職務:先後主管年金部、住房與土地部、財政和經濟事務、運輸事務、燃料和動力部,最後是教育事務。她充當這麼多問題的發言人,是其他人所沒有的。這樣,她就有機會,也有可能深入瞭解兩黨在各個方面的爭執點,積累了同工黨打交道的眾多經驗,並在一系列基本問題上形成了自己的鮮明立場。她在1968年保守黨大會上的講話,旗幟鮮明地表達了她的思想。

這篇題為《政治弊端》的講話的中心大意,即是要縮小政府作出決策的範圍,有效地發揮個人權力,亦即政府不應人為地控制物價,而是要促進市場的競爭機制;要調節貨幣供應,大力抑制通貨膨脹。撒切爾夫人在這篇講話中闡述的思想,始終指導着她制定的各項政策,尤其是經濟政策,其矛頭所指,首先是工黨的「集體主義」政綱,並在辯論中作出激烈的反響。因此,大凡工黨政府提出的議案,都遭到撒切爾夫人的無情抨擊,一時有「謾罵成了撒切爾夫人的本色」之譏。

這時的希思也似已認識到了這個女人對自己構成的威脅。他在私下與自己的心腹商討提升撒切爾夫人時曾經說過:「懷特洛按:指希思派的幹將、政壇老手,後來又成為撒切爾夫人的心腹的威廉·懷特洛認為她是最有能①力的人。但他說她一旦出人頭地,我們就休想對付得了她。」 這話後來不幸





贊助商連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