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朱可夫傳 - 4 / 50
傳記類 / 布老虎 / 本書目錄
  

朱可夫傳

第4頁 / 共50頁。

 大小:

 第4頁   
  
FireFox、Edge瀏覽器可關屏朗讀
Chorme則需開屏朗讀。

就在這一年,小朱可夫在三年制的教會小學畢業了。他學習好,每年成績都是優秀,最後得到一張獎狀。全家對他的學習成績都很滿意,他自己也很高興。為祝賀他小學畢業,母親送給他一件新襯衫,父親為他親手製作了一雙皮靴。

父親說:「現在你是有文化的人了,可以帶你到莫斯科去學手藝了。」


  

小小年紀的葉戈爾·朱可夫,就這樣匆匆結束了尚未結束的童年,遠離親人去迎接新生活的挑戰。

3學徒生涯1908年夏,年僅12歲的小朱可夫告別父母,離開家鄉去莫斯科,到他舅舅米哈依爾·皮利欣開的毛皮作坊裡當一名學徒工。

小葉戈爾第一次出遠門,他那時外出行李很簡單。母親給他帶了兩件襯衣、兩副包腳布和一條毛巾。還給了他 5個鷄蛋和幾塊餅,讓他在路上吃。

以前葉戈爾從來沒有坐過火車,也從來沒有見過鐵路,所以,這次旅行給他留下了極深的印象。火車馳過巴拉巴諾夫車站以後,遠處突然出現一排燈火通明的高樓。

葉戈爾在昏暗的車廂裡聽著隆隆的車輪聲,心裡卻想起幾天前父親帶他到舅舅——未來的老闆皮利欣家的情景。

走前,他父親曾提醒他說:「葉戈爾卡,你要忘掉他是你的舅舅。他是你未來的老闆。闊老闆是不喜歡窮親戚的。千萬千萬記住這一點。」

他不信,可事實教育了他。當母親問起,他兄弟如何對待他們父子倆時,父親沒好氣地說:「你那兄弟就像闊老闆接待我們窮哥們一個樣。」

「連茶也不倒一杯?」母親急忙插嘴問。

父親接著說:「別說倒茶了,我們走了老遠的路,連坐也不讓坐一會兒。他坐著,讓我們像傻瓜一樣地站着……」當時父親的眼裡充滿悲憤。這使剛要跨入生活門檻的小朱可夫初次體會到貧富的差異和人世間的冷暖。

黎明時,火車抵達莫斯科。小朱可夫簡直是大開了眼界。他看到高大的房屋,華麗的商店,肥壯的大馬。他像在雲霧中一樣,頭昏目眩,眼花繚亂。

他從來沒有見過這麼高的大樓和這麼平整的街道,馬車伕駕着漂亮的鄂爾洛夫馬拉的膠輪車一路飛跑。他也從來沒有見過街上有這麼多的人。這一切都超出他的想象……

朱可夫在作坊辦公室裡見到了打扮入時的老闆娘,她上下仔細打量一番眼前這個少年,於是表情嚴肅地講了這裡的規矩:「剛到作坊的最小的徒弟,無論是誰,他的職責就是打掃房間、為大小主人擦鞋;點燈、生爐子……”末了她說:“好吧,別的事情庫茲馬和女工頭瑪特廖莎會對你講的。現在你可以去吃飯了。」

徒工頭庫茲馬叫他到廚房吃午飯。那天,他餓極了,吃得很香。可是,卻意外地碰上一件倒霉的事。這裡有個規矩:開始吃飯時,只能從公共菜盆裡舀菜湯喝,不能撈肉吃;要等到女工頭敲兩下菜盆以後,才可以夾一小塊肉吃。

可是,小朱可夫不知情,一下就撈了兩塊肉,並得意地大口吞吃了。當他正在去撈第三塊肉時,腦門上突然挨了一勺子,頭上立刻鼓起了一個小包。

小朱可夫真不走運,來到莫斯科第一天就接受了這樣令人難堪的見面禮。

那時老師傅們活的也不輕鬆。有人藉機會取笑他,可是老師傅們卻很同情他,並和顏悅色地勸他,讓他不要害臊,不要心急,剛來都有這個過程,這裡規矩大,慢慢習慣就好了。小朱可夫十分感謝這些好心人對他及時的勸導。作坊的師傅們早晨 7時整開始勞動,晚上 7時收工,中間只有一小時休息吃午飯。

所以,一個勞動日就是11個小時。如果活多,師傅們就要幹到晚上 1011時。那一個勞動日就是 15個小時了。

加班時間他們可以領到一些加班費。


  

徒工們更苦,經常是早晨 6點鐘起床,他們很快地洗完臉,就去收拾工作場地,準備好師傅們工作所需要的一切。晚上等打掃完畢,為第二天做好準備後,要到 11點鐘才能睡覺。他們就睡在作坊裡的地板上;天很冷的時候,才讓睡在後門過道里的高板床上。

不僅如此,作為徒工,小朱可夫他們常常為了一點點小過錯就挨老闆的毒打。老闆打人時手特別重。他們要挨師傅的打,要挨女工頭的打,還要挨老闆娘的打。當老闆不高興的時候,你最好不要讓他看見,他會毫無道理地痛打你一頓,打得你整整一天耳朵嗡嗡叫。

最令人無法忍受的是,有時老闆竟讓兩個犯了過錯的徒弟,用皮鞭互相抽打,他在一旁還高聲喊叫:「給我狠狠地打,使勁地抽!」

在當時的社會裡,老闆打徒弟是司空見慣的事,甚至徒弟被打死也不負法律責任。這種對年輕徒工們的非人道待遇,在少年朱可夫的幼小心靈裡,打上了沉重的烙印。

朱可夫由於受家庭環境和父親的影響,從小就養成了見義勇為和不畏強暴的性格。

學徒期間,他所見到的一樁樁一件件不平事,使他怒火中燒。一次他親眼看到外號叫「魔鬼」的二老闆瓦西里·丹尼洛夫在施暴。此人因為一點點小事,就以一種暴虐狂的殘忍毒打一個14歲的小徒弟。那個童工跪在地上一再求饒,二老闆怎麼也不肯撒手。

朱可夫在一旁實在忍不住了,抓起一根「杠子」捆包時用的橡木壓杠,使盡全身力氣照二老闆的禿頭上打去。一下子把他打倒在地,昏過去了。朱可夫很害怕,以為把他打死了,就從店裡逃走。後來他被抓回來,老闆不分青紅皂白地毒打他一頓。

一年過去了,由於小朱可夫聰慧過人,在徒工中他進步最快,不僅學會了毛皮匠這一行當的初步手藝,還學會製作毛皮的一些其他技能。



贊助商連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