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明史演義 - 8 / 255
古典小說類 / 蔡東藩 / 本書目錄 || 記錄本頁面 我的閱讀標記

明史演義

第8頁 / 共255頁。

既而復騰身上馬,攬轡馳還。王子忙驚呼道,「同約赴飲,何為半途奔回?」元璋回叱道:「我不負你,你何故設計害我?幸空中神明指示,說你兩人置毒酒中,令我中道馳歸,免得中毒!」言已,縱馬自去。兩人汗流浹背,俟元璋走遠,方密語道:「酒中下毒,是我兩人的秘謀,此外無人得知,他如何瞧透機關?莫非果有神明不成?」獃鳥。當下怏怏同歸,收拾了一片歹心,就使至乃父前,也決口不談元璋功過,於是翁婿協好,郎舅無尤,好好一座滁陽城,從此鞏固,元璋亦稱快不置。

應謝賢妻。

會元軍進圍六合,六合主將,至滁求救,子興素與六合有隙,拒不發兵。元璋進諫道:「六合與滁,唇齒相依,六合若破,滁不獨存,應即赴援為是。」子興躊躇良久,問來使道:「元兵約有若干?」來使道:「號稱百萬。」子興不禁伸舌道:「這、句這般大兵,何人敢去一行?」帳下都面面相覷,不發一言。

鼯鼠技窮,越顯出蛟龍厲害。元璋道:「某雖不材,願當此任。」如聞其聲。子興道:「且先問卜,何如?」元璋道:「卜以決疑,不疑何卜。」子興乃允,即令來使先返,隨撥兵萬人,歸元璋統領,剋日前往。元璋去後,子興專望捷音,越數日得了軍報,說是六合解圍,自然快慰。又越一日,探馬來報,元兵大舉攻滁,子興大驚道:「元璋何往?」探馬報稱未知,嚇得人人喪膽,個個驚心,小子有詩詠道:

軍事由來變幻多,猝逢大敵急如何?

若非閫外英雄在,日暮何人得返戈。

畢竟滁陽何故被兵,元璋何故未歸,小子暫一擱筆,姑至下回交代。

第四回  登雉堞語驚張天祐 探虎穴約會孫德崖

卻說郭子興接着軍報,驚悉元兵來攻,連忙問及元璋,又未見率兵回來,究竟是何原因?待小子申說明白。原來泰州人張士誠,佔據高郵,由元丞相脫脫督諸軍進討,大敗士誠部眾,乘勝分兵圍六合。六合主將向滁陽求救,元璋率耿再成等往援,與元兵對仗,互有勝負。尋以元兵勢大,未便久持,故意斂兵,潛入民舍,另遣婦女倚門,戟手痛詈,元兵恐他誘敵,相率驚愕,不敢逼入,漸漸引去。

那時元相脫脫,早聞知滁陽出授,想出了一條釜底抽薪的計策,竟分兵來攻滁陽。這邊元璋未歸,那邊元兵將到,探馬遇警即報,未嘗面面顧到,所以把元璋一邊,答稱未知。子興舊部,統是酒囊飯袋,一些兒不中用,聞得這般警報,怎得不驚?怎得不慌?說明底細,足令閲者一快。

正是危急倉皇的時候,又一探馬來報:「朱將軍回來了。」是一位大救星。子興得此一信,方將出竅的魂靈,收轉身中,方欲出城親迓,緩則墮淵,急則加膝,是庸主待人常態。元璋已率眾進城,彼此晤敘,不及細談,只與商量防敵的計策。

元璋道:「火來水掩,兵來將擋,怕他甚麼?」子興稍稍放心,隨命元璋出戰。元璋自然奉命,不及休息,又復麾眾出城,探聽元兵行蹤,距城已不過十里,連忙設伏澗旁,令耿再成帶著數百人,渡澗誘敵,自己在城下立營,專待元兵到來。是謂好謀而成。元兵似風馳電掣一般,直指滁陽,途中遇著耿再成,看他手下的兵士,很是有限,全然不放在眼裡,一聲呼噪,爭先驅殺。

再成的兵好似風捲殘雲,頃刻逃散。分明誘敵。元兵奮力追趕,走近澗邊,見敗兵鳧水逸去,也紛紛下馬,褰裳涉流;猛聽得鼓角齊鳴,兩岸林間,殺出無數人馬,前隊都列着弓箭手,個個拈弓搭矢,向元兵射來。元兵躲避不及,忙即渡回,已是一半中箭,倒斃澗中。

元璋見元兵中計,復率大隊趕來。在城將吏,聞元璋得手,也不待子興命令,一擁而出,踴躍爭功。此是若輩慣技,幸元兵別無秘計,否則全城休矣。大眾追了一程,還是元璋勒馬停住,聲言窮寇勿追,方纔收兵。

途中拾得元兵棄械,不計其數,統是歡喜得很,返入城中,向子興前報捷去了。元璋尚恐元兵再至,密囑部曲戒嚴,旋聞元相脫脫,已削職充戍,方喜慰道:「元朝大將,只靠脫脫一人,他已貶謫,餘人不必慮了。」嗣聞脫脫接連被讒,遠竄賜死,禁不住一喜一嘆,含蓄不盡,令閲者自思!脫脫之貶死,關係元朝存亡,故特筆提明。這是後話不提。



贊助商連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