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海瑞傳 - 4 / 155
古典小說類 / 佚名 / 本書目錄
  

海瑞傳

第4頁 / 共155頁。

 大小:

 第4頁   
  
FireFox、Edge瀏覽器可關屏朗讀
Chorme則需開屏朗讀。

夫人便私問宮花道:「適間你見甚麼來?」小姐道:“適間只見那披髮的惡鬼慌慌張張的自言自語道:『怎怎麼海少保來了?』左顧右盼,似無處藏躲之狀。忽然歡喜,望榻下的罐子,將身子搖了幾搖,竟縮小了,鑽在罐內。孩兒就精神爽快了。故此母親進來,不敢大聲說出,恐怕他走了,又來作祟。

適間哪位是海少保?他有何法術,鬼竟怕他呢?”


  

夫人聽了,心中大喜:「他乃是一個秀才,鬼竟稱他為少保,想必此人日後大貴。」忖思女兒的命是他救活的,無可為報,不如就將宮花許配了他為妻。我膝下有了這樣的半子,盡可畢此餘生了。於是便將海瑞聽見群鬼之言方知你的病源,故此特來相救的話,說了一遍。宮花聽了嘆道:「如此好人,世上難得,況又兼有少保祿命。不知他父母幾多年紀,才得這個兒子呢?」夫人道:「我兒性命,都虧相公救活,無可為報,我意欲將你許配這海恩人為妻。我家得了這樣女婿,亦足依靠,光耀門閭。二則你身有所靠,不枉你的才貌。你心下如何,可否應允?」

宮花聽了,不覺漲紅了臉,低頭不語。夫人知她心允,便着人請了張元進來,細將己意告知,並乞張元說合。張元道:「此事雖好,惟是別府人氏,侄女嫁了他家去,未免要遠渡重洋,甚是不便,如何是好?」夫人道:「女兒已心允了,便是我亦主意定了。煩叔叔一說,就感激不盡了。」

張元聽說,便欣然應諾,走到前邊,對著海瑞謝了收鬼之恩,然後對著眾人說知夫人要將宮花許配海瑞之意。海瑞起立謝道:「豈有此理,小姐乃是千金之體,小生何敢仰攀!況小生是為好意,仗義而來,今一旦坦腹東床,怎免外人物議?這決使不得的。煩老先生善為我辭可也!」說罷,便欲起身告辭。

張元道:「海兄且少屈一刻,老朽復有話說。」海瑞只得復坐下,便又問道:「老先生有何見教?」張元道:“相公年紀,恰與舍侄女差不上下,況又未曾訂親。今舍侄女既蒙救命之恩,天高地厚,家嫂無可酬報的,要將侄女許配,亦稍盡酬謝之心。

二者乃是終身大事,又不費海兄一絲半綫的聘禮,何故見拒如此?想必相公嫌我們寒微,故低昂不合,是以卻拒是真呢!”

海瑞聽說,忙答道:「豈敢。區區之事,莫足言恩?瑞乃一介貧儒,家居遙遠,敢累千金之體耶?故不敢妄攀,實非見棄,惟祈老先生諒之。」張元復又再三央懇。

眾人見了,也替張元代說道:「海兄何必拘執至此?夫人既有此意,理當順從才是呢!」海瑞道:「非弟不肯,但是婚姻大事,自有高堂主張,非我可主之也,故不敢自專。倘蒙夫人不棄,又叨張老先生諄諄教諭,敢不敬從。但是未曾稟命高堂,不敢自主,以增不孝之罪。尚容歸稟,徐徐商議可也。」

張元聽了這話,知他堅執不從,只得進內對夫人說知。夫人笑道:「叔叔可問他們現寓何處,店名什麼,我自有妙計,包管叫他應允就是。」張元乃出來陪着眾人,問道:「列位今客寓何處?」眾人道:「現在張小乙店中暫宿—夜,明早即欲起程。因有尊府之事,故而遲延。明日定必起程。」說完,海瑞決意告辭。張元只得相送出門,屢稱感謝。海瑞稱謝,與眾人回店中去了。正是:姻緣本是前生定,五百年前結下來。

畢竟海瑞後來能否與張氏宮花成親,且聽下回分解。

第三回  喜中雀屏反悲失路

卻說海瑞與眾人回到旅店,諸友皆言這頭親事應該允諾才是,如此美緣,怎能失之交臂?海瑞笑而不言。暫且按下不表。


  
再說那溫夫人見海瑞堅執不肯,遂用一計:着堂叔張元問明海瑞住址,便令人請了族中一位紳衿到來,求他作伐。這紳衿名姓張國璧,乃是進士,曾任過太平府知府,以疾告休還鄉。

他與張元是個九服叔侄,為人正直多才,素為鄉間仰望,遠近皆坐下用茶。夫人道:「今日特請賢侄到來,非為別事,要與你妹子說樁親事,非賢侄不可,望勿推卻。」國璧道:「妹子的病現在尚未痊癒,如何便說親事?」夫人笑道:「卻因你妹子的病一旦好了,所以立要說親呢。」國璧聽了愕然道:「怎麼說妹子的病一旦好了?卻要請教。」夫人遂將海瑞封禁野鬼王小三之事,並將野鬼稱海瑞為少保之言,以及要將女兒許配與他怎奈不肯之故,詳細說知。國璧道:「怎麼竟有這些奇事?我倒要會一會這位相公。」夫人道:「只因這海秀才未曾稟過父母,故不敢應允。我想他是個識理的人,必重名望,故喚賢侄代說,彼必允矣。」國璧道:「甚好,但不知住哪裡了?」夫人道:「就是前面張小乙店中。」國璧便即告辭,回到家中,冠帶而來到張小乙店中。時已將暮,急令小乙進去通報。

小乙領命,走到客房,正見海瑞與那幾個同幫的在那裡用飯。小乙便上前叫道:「海相公,外面有人拜候你呢?」海瑞道:「什麼人?姓甚名誰?與我相識的麼?」小乙道:「是我們這裡的一位大紳衿,張國璧大老爺,他說是特意前來拜訪尊駕。」海瑞滿腹疑慮,自忖素無一面之交,何以突然而來?且去見了便知。遂同小乙出來,就在大櫃旁見了,彼此施禮坐下。

國璧道:「素仰山鬥,今日得識荊顏,殊慰鄙懷,幸甚,幸甚!」海瑞道:「學生不才,僻居海隅,尚未識荊,敢請閥閲?」

國璧道:「不敢。在下姓張名國璧便是,駕上昨日相救的女子,正是舍妹。」



贊助商連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