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舊五代史》 - 94 / 447
中國古代史類 / 薛居正 / 本書目錄 || 記錄本頁面 我的閱讀標記

《舊五代史》

第94頁 / 共447頁。

己丑,以回鶻可汗仁美為英義可汗。詔改輝州為單州。庚寅,故左仆射裴樞,右仆射裴贄、崔遠並贈司徒;故靜海軍節度使獨孤損贈司空;故吏部尚書陸扆贈右仆射;故工部尚書王溥贈右仆射。裴樞等六人皆前朝宰輔,為梁祖所害于白馬驛,至是追贈焉。壬辰,以天平軍節度使、蕃漢總管副使、開府儀同三司、檢校太尉、兼中書令李嗣源為宣武軍節度使、蕃漢馬步總管,余如故。甲午,以樞密使、特進、左領軍衛上將軍、知內侍省事張居翰為驃騎大將軍、守左驍衛上將軍,進封開國伯,賜功臣號。

秋七月戊戌朔,故宣武軍節度使李存審男彥超進其父牙兵八千七百人。己亥,中書門下奏:「每年南郊壇四祠祭,太微宮五薦獻,並宰臣攝太尉行事,惟太廟遣庶僚行事,此後太廟祠祭,亦望差宰臣行事。」從之。乙巳,汴州雍丘縣大風,拔木傷稼。曹州大雨,平地水三尺。丙午,以襄州節度使孔勍為潞州節度使,李存霸為鄆州節度使。乙酉,幸龍門之雷山,祭天神,從北俗之舊事也。辛亥,以鄆州副使李紹珙為襄州留後,以前澤州刺史董璋為邠州留後。戊午,西川王衍遣偽署戶部侍郎歐陽彬來朝貢,稱「大蜀皇帝上書大唐皇帝」。庚申,以應州為雲州屬郡,升新州為威塞軍節度使,以媯、儒、武等州為屬郡。壬戌,皇子繼岌妻王氏封魏國夫人。幽州奏,契丹安巴堅東攻渤海。


  

八月己巳,詔洛京應有隙地,任人請射修造,有主者限半年,令本主自修蓋,如過限不見屋宇,許他人占射。《五代會要》載此詔云:籓方侯伯,內外臣僚,于京邑之中,無安居之所,亦可請射,各自修營。辛未,北京副留守、太原尹孟知祥加檢校太傅,增邑,賜功臣號。帝畋于西苑。癸酉,以租庸副使、守衛尉卿孔謙為租庸使,以右威衛上將軍孔循為租庸副使。甲戌,以權知汴州軍州事、翰林學士承旨、戶部尚書盧質為兵部尚書,依前翰林學士承旨,仍賜論思匡佐功臣。丙子,以雲州刺史、雁門以北都知兵馬使安元信為大同軍節度留後,以隰州刺史張廷裕為新州威塞軍節度留後。丁丑,樞密使郭崇韜上表請退,不允。戊寅,租庸使、守禮部尚書王正言罷使,守本官。辛巳,詔諸道節度、觀察、防禦、團練使、刺史,並于洛陽修宅一區。中書門下上言:「請今後諸道除節度副使、兩使判官外,其餘職員並諸州軍事判官,各任本處奏闢。」從之。《五代會要》:同光二年八月八日,中書門下奏:「諸道除節度副使及兩使判官除授外,其餘職員並軍事判官,伏以翹車著詠,箋帛垂文,式重弓旌,以光尊俎。由是副已知之薦,成接士之榮,必當備悉行藏,習知才行,允奉幕中之畫,以稱席上之珍。爰自偽梁,頗乖斯義,皆從除授,以佐籓宣。因緣多事之秋,慮爽得人之選,將期推擇,式示更張。今後諸道,除節度副使、判官兩使除授外,其餘職員並諸州軍事判官等,並任本道本州,各當闢舉,其軍事判官,仍不在奏官之限。」汴州奏,大水損稼。癸未,租庸使孔謙進封會稽縣男,仍賜豐財贍國功臣。淮南楊溥遣使貢方物。宋州大水,鄆、曹等州大風雨,損稼。丁亥,中書門下侍郎奏:「請差左丞崔沂、吏部侍郎崔貽孫、給事中鄭韜光、李光序、吏部員外郎盧損等,同詳定選司長定格、循資格、十道圖。」從之。《五代會要》:同光二年八月,中書門下奏:「吏部三銓、下省、南曹、廢置、甲庫、格式、流外銓等司公事,並系長定格、循資格、十道圖等,前件格文,本朝創立,檢制奸濫,倫敘官資頗謂精詳,久同遵守。自亂離之後,巧偽滋多,兼同光元年八月,車駕在東京,權判工部員外郎盧重《本司起請》一卷,並以興復之始,務切懷來,凡有條流,多失根本,以至冬集赴選人,並南郊行事官,及陪位宗子共一千三百餘人,銓曹檢勘之時,互有援引,去留之際,不絶爭論,若又依違,必長訛濫。望差權判尚書省銓左丞崔沂、吏部侍郎崔貽孫、給事中鄭韜光、李光序、吏部員外郎盧損等,同詳定舊長定格、循資格、十道圖,務令簡要

,可久施行。」從之。癸巳,放朝參三日,以霖雨故也。陝州奏,河水溢岸。乙未,中書門下上言:「諸陵台令丞請停,以本縣令知陵台事。」從之。


  
九月癸卯,畋于西北郊。幽州上言,契丹安巴堅自渤海國回軍。內園新殿成,名曰長春殿。戊申,以中書舍人、權知貢舉裴皞為禮部侍郎,以前鄭州防禦副使姜宏道為太仆卿。侍中郭崇韜奏:「應三銓注授官員等,內有自無出身入仕,買覓鬼名告敕;今將骨肉文書,揩改姓名;或歷任不足,妄稱失墜;或假人廕緒,托形勢論屬,安排參選,所司隨例注官。如有人陳告,特議超獎;其所犯人,檢格處分;若同保人內有偽濫者,並當駁放。應有人身死之處,今後並須申報本州,于告身上批書身死月日分明付子孫。今後銓司公事,至春末並須了畢。」從之。銓綜之司,偽濫日久,及崇韜條奏之後,澄汰甚嚴,放棄者十有七八,眾情亦怨之。己酉,司天台請禁私曆日,從之。



贊助商連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