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容齋隨筆 - 4 / 144
古典散文類 / 洪邁 / 本書目錄
  

容齋隨筆

第4頁 / 共144頁。

 大小:

 第4頁   
  
FireFox、Edge瀏覽器可關屏朗讀
Chorme則需開屏朗讀。

又《寄微之百韻》詩云:「唐昌玉蕊會,崇敬牡丹期。」註:「崇敬寺牡丹花,多與微之有期。」又《惜牡丹》詩云:「明朝風起應吹盡,夜惜衰紅把火看。」《醉歸盩(zhōu)厔(zhì)》詩云:「數日非關王事系,牡丹花盡始歸來。」元微之有《入永壽寺看牡丹》詩八韻,《和樂天秋題牡丹叢》三韻, 《酬胡三詠牡丹》一絶,又有五言二絶句。許渾亦有詩云:「近來無奈牡丹何,數十千錢買一窠。」徐凝云:「三條九陌花時節,萬馬千車看牡丹。」

又云:「何人不愛牡丹花,占斷城中好物華。」然則元、白未嘗無詩,唐人未嘗不重此花也。


  

長歌之哀嬉笑之怒,甚于裂眥,長歌之哀,過于慟哭。此語誠然。無微之在江陵, 病中聞白樂天左降江州,作絶句云:“殘燈無焰影幢幢,此夕聞君謫九江。

垂死病中驚起坐,暗風吹雨入寒窗。”樂天以為:「此句他人尚不可聞,況仆心哉!」微之集作「垂死病中仍悵望」,此三字既不佳,又不題為病中作, 失其意矣。東坡守彭城,子由來訪之,留百餘日而去,作二小詩曰:「逍遙堂後千尋木,長送中宵風雨聲。誤喜對床尋舊約,不知漂泊在彭城。」「秋來東閣涼如水,客去山公醉似泥。困臥北窗呼不醒,風吹松竹雨淒淒。」東坡以為讀之殆不可為懷,乃和其詩以自解。至今觀之,尚能使人淒然也。

韋蘇州《韋蘇州集》中,有《逢楊開府》詩云:“少事武皇帝,無賴恃恩私。

身作裡中橫,家藏亡命兒。朝持樗蒱局,暮竊東鄰姬。司隷不敢捕,立在白玉墀。驪山風雪夜,長楊羽獵時。一字都不識,飲酒肆頑痴。武皇升仙去, 憔悴被人欺。讀書事已晚,把筆學題詩。兩府始收跡,南宮謬見推。非才果不容,出守撫煢嫠(qiónglí)。忽逢楊開府,論舊涕俱垂。”味此詩,蓋應物自敘其少年事也,其不覊乃如此。李肇《國史補》云:「應物為性高潔, 鮮食寡慾,所居焚香掃地而坐,其為詩馳驟建安已還,各得風韻。」蓋記其折節後來也。《唐史》失其事,不為立傳,高適亦少落魄,年五十始為詩, 即工。皆天分超卓,不可以常理論雲。應物為三衛,正天寶間,所為如是,而吏不敢捕,又以見時政矣。

古行宮詩白樂天《長恨歌》、《上陽人》歌,元微之《連昌宮詞》,道開元間宮禁事,最為深切矣。然微之有《行宮》一絶句云:「寥落古行宮,宮花寂寞紅。白頭宮女在,閒坐說玄宗。」語少意足,有無窮之味。

隔是樂天詩云:「江州去日聽箏夜,自發新生不願聞。如今格是頭成雪,彈到天明亦任君。」元微之詩云:「隔是身如夢,頻來不為名,憐君近南住, 時得到山行。」格與隔二字義同,格是猶言已是也。


  
張良無後張良、陳平,皆漢祖謀臣,良之為人,非平可比也。平嘗曰:「我多陰謀,道家之所禁。吾世即廢矣,以吾多陰禍也。」平傳國至曾孫,而以罪絶, 如其言。然良之爵但能至子,去其死才十年而絶,後世不復紹封,其禍更促于平,何哉?予蓋嘗考之,沛公攻嶢關,秦將欲連和,良曰:「不如因其懈怠擊之。」公引兵大破秦軍。項羽與漢王約中分天下,既解而東歸矣。良有養虎自遺患之語,勸王回軍追羽而滅之。此其事固不止於殺降也,其無後宜哉! 周亞夫周亞夫距吳、楚,堅壁不出。軍中夜驚,內相攻擊擾亂,至于帳下。亞夫堅臥不起。頃之,復定。吳奔壁東南販,亞夫使備西北。已而果奔西北, 不得入。《漢史》書之,以為亞夫能持重。按,亞夫軍細柳時,天子先驅至, 不得入。文帝稱其不可得而犯。今乃有軍中夜驚相攻之事,安在其能持重乎? 漢輕族人愛盎陷晁錯,但云:「方今計,獨有斬錯耳。」而景帝使丞相以下劾奏, 遂至父母妻子同產無少長皆棄市。主父偃陷齊王于死,武帝欲勿誅,公孫丞相爭之,遂族偃。郭解客殺人,吏奏解無罪,公孫大夫議,遂族解。且偃、解兩人本不死,因議者之言,殺之足矣,何遽至族乎?漢之輕於用刑如此! 漏泄禁中語京房與漢元帝論幽、厲事,至于十問十答。西漢所載君臣之語,未有如是之詳盡委曲者。蓋漢法漏泄省中語為大罪,如夏侯勝出道上語,宣帝責之, 故退不敢言,人亦莫能知者。房初見帝時,出為御史大夫鄭君言之,又為張博道其語,博密記之,後竟以此下獄棄市。今史所載,豈非獄辭乎?王章與成帝論王風之罪,亦以王音側聽聞之耳。

田叔貫高謀弒漢祖,事發覺,漢詔趙王,有敢隨王罪三族,唯田叔、孟舒等自髡鉗隨王,趙王既出,上以叔等為郡守。文帝初立,召叔問曰:「公知天下長者乎?」曰:「故雲中守孟舒,長者也。」是時,舒坐虜大入雲中,免。

上曰:「虜入雲中,孟舒不能堅守,士卒死者數百人,長者固殺人乎?」叔叩頭曰:「夫貫高等謀反,大子下明詔,趙有敢隨張王者,罪三族。然孟舒自髡鉗,隨張王,以身死之,豈自知為雲中守哉!是乃所以為長者。」上曰: 「賢哉孟舒!」復召以為雲中守。按,田叔、孟舒同隨張王,今叔指言舒事, 幾于自薦矣。叔不自以為嫌,但欲直孟舒之事,文帝不以為過,一言開悟, 為之復用舒,君臣之誠意相與如此。



贊助商連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