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蘇東坡詞 - 37 / 132
古典詞曲類 / 蘇軾 / 本書目錄
  

蘇東坡詞

第37頁 / 共132頁。

 大小:

 第37頁   
  
FireFox、Edge瀏覽器可關屏朗讀
Chorme則需開屏朗讀。

【和劉孝叔會虎丘時王規甫齋素祈雨不至二首】

白簡威猶凜,青山興已AA6。鶴閒雲作氅,駝臥草埋峰。跪履若可教,卜鄰應見容。因公問回老,何處定相逢。


  

太常齋未解,不肯對纖穠。只遣三千履,來游十二峰。林空答清唱,潭淨寫衰容。歸去瑤台路,還應月下逢。

【過永樂文長老已卒】

初驚鶴瘦不可識,旋覺雲歸無處尋。三過門間老病死。一彈指頃去來今。存亡慣見渾無淚,鄉井難忘尚有心。

欲向錢塘訪圓澤,葛洪川畔待秋深。

【贈張刁二老】

兩邦山水未淒涼,二老風流總健強。共成一百七十歲,各飲三萬六千觴。藏春塢裡鶯花閙,仁壽橋邊日月長。惟有詩人被磨折,金釵零落不成行。

【去年秋偶游寶山上方入一小院闃然無人有僧隱幾低頭讀書與之語漠然不甚對問其鄰之僧曰此雲闍黎也不出十五年矣今年六月自常潤還復至其室則死葬數月矣作詩題其壁】

雲師來寶山,一住十五秋。讀書常閉戶,客至不舉頭。去年造其室,清坐忘百憂。我初無言說,師亦無對酬。

今來複扣門,空房但颼飀。雲已滅無餘,薪盡火不留。卻疑此室中,常有斯人不。所遇孰非夢,事過吾何求。

【聽僧昭素琴】

至和無攫AA7,至平無按抑。不知微妙聲,究竟何従出。散我不平氣,洗我不和心。此心知有在,尚復此微吟。

【僧惠勤初罷僧職】

軒軒青田鶴,鬱鬱在樊籠。既為物所縻,遂與吾輩同。今來始謝去,萬事一笑空。新詩如洗出,不受外垢蒙。

清風入齒牙,出語如風松。霜髭茁病骨,饑坐聽午鐘。非詩能窮人,窮者詩乃工。此語信不妄,吾聞諸醉翁。

【游靈隱高峰塔】

言游高峰塔,蓐食治野裝。火雲秋未衰,及此初旦涼。霧霏岩谷暗,日出草木香。嘉我同來人,久便雲水鄉。

相勸小舉足,前路高且長。古松攀龍蛇,怪石坐牛羊。漸聞鐘磬音,飛鳥皆下翔。入門空有無,雲海浩茫茫。

惟見聾道人,老病時絶糧。問年笑不答,但指穴藜床。心知不復來,欲歸更仿徨。贈別留匹布,今歲天早霜。

【八月十七日天竺山送桂花分贈元素】

月缺霜濃細蕊乾,此花無屬桂堂仙。鷲峰子落驚前夜,蟾窟枝空記昔年。破裓山僧憐耿介,練裙溪女鬥清妍。願公採擷紉幽佩,莫遣孤芳老澗邊。

【捕蝗至浮雲嶺山行疲苦有懷子由弟二首】

西來煙障塞空虛,灑遍秋田雨不如。新法清平那有此,老身窮苦自招渠。無人可訴烏銜肉,憶弟難憑犬寄書。自笑迂疏皆此類,區區猶欲理蝗餘。

霜風漸欲作重陽,熠熠溪邊野菊黃。久廢山行疲犖確,尚能村醉舞淋浪。獨眠林下夢魂好,迴首人間憂患長。殺馬毀車従此逝,子來何處問行藏。

【青牛嶺高絶處有小寺人跡罕到】

暮歸走馬沙河塘,爐煙裊裊十里香。朝行曳杖青牛嶺,崖泉咽咽千山靜。君勿笑老僧,耳聾喚不聞,百年俱是可憐人。明朝且復城中去,白雲卻在題詩處。

【新城陳氏園次晁補之韻】

荒涼廢圃秋,寂歷幽花晚。山城已窮僻,況與城相遠。我來亦何事,徙倚望雲巘。不見苦吟人,清樽為誰滿。

【梅聖俞詩集中有毛長官者今于潛令國華也聖俞沒十五年而君猶為令捕蝗至其邑作詩戲之】

詩翁憔悴老一官,厭見苜蓿堆青盤。歸來羞澀對妻子,自比鯰魚緣竹竿。今君滯留生二毛,飽聽衙鼓眠黃。更將嘲笑調朋友,人道彌猴騎土牛。

願君恰似高常侍,暫為小邑仍刺史。不願君為孟浩然,卻遭明主放還山。宦遊逢此歲年惡,飛蝗來時半天黑。羡君封境稻如雲,蝗自識人人不識。

【與毛令方尉游西菩提寺二首】

推擠不去已三年,魚鳥依然笑我頑。人未放歸江北路,天教看盡浙西山。尚書清節衣冠後,處士風流水石間。一笑相逢那易得,數詩狂語不須刪。


  
路轉山腰足未移,水清石瘦便能奇。白雲自占東西嶺,明月誰分上下池。黑黍黃粱初熟後,朱柑綠橘半甜時。人生此樂須天付,莫遣兒曹取次知。

【聽賢師琴】

大弦春溫和且平,小弦廉折亮以清。平生未識宮與角,但聞牛鳴盎中雉登木。門前剝啄誰叩門,山僧未閒君勿嗔。歸家且覓千斛水,淨洗従前箏笛耳。

【贈寫真何充秀才】

君不見潞州別駕眼如電,左手掛弓橫撚箭。又不見雪中騎驢孟浩然,皺眉吟詩肩聳山。饑寒富貴兩安在,空有遺像留人間。此身常擬同外物,浮雲變化無蹤跡。

問君何苦寫我真,君言好之聊自適。黃冠野服山家容,意欲置我山岩中。勛名將相今何限,往寫褒公與鄂公。

【回先生過湖州東林沈氏飲醉以石榴皮書其家東老庵之壁雲西鄰已富憂不足東老雖貧樂有餘白酒釀來因好客黃金散盡為收書西蜀和仲聞而次其韻三首東老沈氏之老自謂也湖人因以名之其子偕作詩有可觀者】

世俗何知貧是病,神仙可學道之餘。但知白酒留佳客,不問黃公覓素書。

符離道士晨興際,華岳先生屍解餘。忽見黃庭丹篆句,猶傳青紙小朱書。

淒涼雨露三年後,彷彿塵埃數字餘。至用榴皮緣底事,中書君豈不中書。

【李行中秀才醉眠亭三首】

已向閒中作地仙,更于酒裡得天全。従教世路風波惡,賀監偏工水底眠。

君且歸休我欲眠,人言此語出天然。醉中對客眠何害,須信陶潛未若賢。

孝先風味也堪憐,肯為周公晝日眠。枕麹先生猶笑汝,枉將空腹貯遺編。

【潤州甘露寺彈箏】

多景樓上彈神曲,欲斷哀弦再三促。江妃出聽霧雨愁,白浪翻空動浮玉。(金山名。)喚取吾家雙鳳槽,遣作三峽孤猿號。



贊助商連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