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匹克威克傳 - 10 / 288
世界名著類 / 狄更斯 / 本書目錄
  

匹克威克傳

第10頁 / 共288頁。

 大小:

 第10頁   
  
FireFox、Edge瀏覽器可關屏朗讀
Chorme則需開屏朗讀。

「不知道~~平生沒有見過她~~我來攆掉那醫生~~馬上動手。」陌生人隨即走到房間的那一邊,靠在一隻壁爐架上,開始用一種尊敬而憂鬱的戀慕神情盯着那老婦人的胖臉。特普曼先生在無言的驚訝中旁觀着。陌生人進展得很快;小小的醫生和另一位女士跳舞去了~~寡婦的扇子落在地上;陌生人拾了起來,送了上去~~一個微笑~~一個鞠躬~~一個屈膝禮~~幾句談話。陌生人勇敢地走到司儀那裡,又和他一起回來;一點兒介紹的手勢;陌生人就和布及爾太太參加了四組舞了。

這簡捷的過程固然使特普曼先生大為驚訝,然而醫生的驚慌還要大得無限。陌生人是年輕的,寡婦被奉承上了。醫生獻慇勤但是寡婦不理睬;而醫生的憤慨對於他的泰然自若的敵手也是毫無作用。史倫謨醫生慌得目瞪口獃了。他,九十七聯隊的史倫謨醫生,頃刻之間就被一個人壓倒了,而這人是從來沒有誰見過的,並且就是現在也沒有誰知道他!史倫謨醫生~~九十七聯隊的史倫謨醫生,被拋棄了!不可能的!不能夠是這樣的!然而是的;他們明明是在那裡。什麼!介紹他的朋友!能相信他的眼睛嗎!他又看看,不得不悲苦地承認他的視覺器官的準確性;布及爾太太正和屈來西。特普曼先生跳舞,這是沒有錯誤的事實。明明是那寡婦正在他面前跳舞,她跳到這裡,跳到那裡,而且特別有勁哪;特普曼先生也在跳來跳去,臉上帶著最莊嚴的表情,他(像許多人一樣)在跳舞的時候顯出一種神氣,彷彿覺得四組舞可不是什麼可以閙着玩的東西,而是一種對感情的嚴肅考煉。需要用不屈不撓的堅定來應付的。


  

醫生沉默而忍耐地忍受了這一切,還有隨後的一切端茶。斟酒。遞餅乾。獻媚;但是後來陌生人出去送布及爾太太上她的馬車了,他等了幾秒鐘也就迅速地衝出了房間,那勉強壓制到現在的全部憤慨就從臉上各處冒了出來,而且激動得渾身是汗。

陌生人正走回來,特普曼先生跟在他旁邊。他低聲說著什麼,還笑。醫生簡直想要他的命。他在得意哪。他勝利了。

「先生!」醫生用莊嚴的聲調說,遞上一張名片,退到過道的一個角落裡,「我叫史倫謨,史倫謨醫生,先生~~九十七聯隊~~查特姆營房~~我的名片,先生,我的名片。」他還打算再說些什麼,但是他的憤慨哽住了他的喉嚨。

「啊!」陌生人回答,冷冷地,「史倫謨~~多謝羅~~客氣得很~~我現在不害病,史倫謨~~等我生病的時候~~拜訪你。」

「你~~你是一個裝樣的人,先生,」暴怒的醫生喘息地說,「一個膽小鬼~~一個懦夫~~一個撒謊的騙子~~一個~~一個~~什麼也不會使你把名片給我的,先生。」

「噢,我說呀,」陌生人說,側着身子,「這兒的混合飲料太濃~~慷慨的東家~~太笨啦~~非常之笨~~檸檬水好得多~~悶熱的房間~~上年紀的老人家~~明兒早晨可要受罪啦~~殘酷~~殘酷;」於是繼續走了一兩步。

「你是宿在這旅館裡的吧,先生,」憤激的小胖子說;「你現在醉了,先生;明天早上你聽我的信吧,先生。我會把你找出來的,先生;我會把你找出來的。」

「我本來是要出來的,你去找吧,」(上句醫生所說的是:「I shall find you out」原意是「我會找到你的」,但此句又可解作「我將發現你已出外」,所以對方據而回答:「Rather you found me out than found me at home」(只能發現我已出外,不能發現我在家)也就是「你找不到我」。因為無法可以譯得圓滿,不得已略加更改,存其故意曲解對方。支吾其詞的語態。)不動聲色的陌生人回答。

史倫謨醫生臉上顯出一種說不出的凶惡相,忿然把帽子向頭上一撳;陌生人和特普曼先生上樓到後一位的臥室裡,去把借來的羽毛(指衣服。這個成語是根據烏鴉借孔雀羽毛的寓言而來的。)還給一無所知的文克爾。

那位紳士睡得正熟;衣服很快放回了原處。陌生人十分興高采烈;特普曼先生呢,被葡萄酒。混合飲料。燈光和女人們弄得神魂顛倒了,覺得整個的事情是個絶妙的笑料。新朋友告別了;他為了找出預備把頭伸進去的睡帽口而費了一點兒手腳之後,並且也因為拚命要戴上睡帽而終於打翻了蠟燭台之後,經過一串繁複的手續上了床,很快就安然入睡了。

第二天早上剛剛打了七點鐘,匹克威克先生的博學的頭腦就被臥室門上的響亮的敲擊聲從睡眠使之陷入的無意識狀態中喚醒了。

「是誰呀?」匹克威克先生從床上翻身坐了起來說。

「擦靴子的,先生。」

「你幹什麼?」

「對不起,請問和你們一道的一位穿鮮艷的藍色禮服。帶一只有P.C.兩個字的鍍金鈕子的,是哪一位?」

「大概是送出去刷的吧,」匹克威克先生想,大概這人忘記是誰的衣服了~~「文克爾先生,」他說,「過去第二個房間,右手的。」


  

「謝謝你,先生,」擦靴子的僕人說,走開了。

「什麼事呀?」特普曼先生房門上的大聲敲擊把他從健忘的安眠中驚醒的時候,他叫喚說。

「我可以和文克爾先生說句話嗎?」擦靴子的僕人在外面回答。

「文克爾~~文克爾,」特普曼先生對裡面房間大聲地叫喚。

「哈囉!」從被子下面發出的微弱的聲音回答。

「有人找你~~在門口~~」屈來西。特普曼先生勉強說了這些字句之後,轉過去又睡得人事不知了。

「找我!」文克爾先生說,急忙跳下床,馬馬虎虎地穿上了衣服。「找我!在這種偏僻地方~~究竟誰會來找我呀!」



贊助商連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