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魏書 上 - 17 / 253
歷史類 / 魏收 / 本書目錄
  

魏書 上

第17頁 / 共253頁。

 大小:

 第17頁   
  
FireFox、Edge瀏覽器可關屏朗讀
Chorme則需開屏朗讀。

冬十月癸酉,車駕至濡水。吐谷渾慕璝遣使朝貢。十有一月乙巳,車駕至自伐和龍。十有二月己丑,馮文通長樂公崇及其母弟朗、朗弟邈,以遼西內屬。文通遣將封羽圍遼西。先是,闢召賢良,而州郡多逼遣之。

詔曰:「朕除偽平暴,征討累年,思得英賢,緝熙治道,故詔州郡搜揚隱逸,進舉賢俊。古之君子,養志衡門,德成業就,才為世使。或雍容雅步,三命而後至;或棲棲遑遑,負鼎而自達。雖徇尚不同,濟時一也。諸召人皆當以禮申諭,任其進退,何逼遣之有也!此刺史、守宰宣揚失旨,豈復光益,乃所以彰朕不德。自今以後,各令鄉閭推舉,守宰但宣朕虛心求賢之意。既至,當時以不次之舉,隨才文武,任之政事。其明宣敕,咸使聞知。」


  

是年,禿髮傉檀子保周棄沮渠蒙遜來奔,以保周為張掖公。

二年春正月乙卯,撫軍大將軍、永昌王健督諸軍救遼西。丙寅,以樂安王范為假節、加侍中、都督秦雍涇梁益五州諸軍事、衛大將軍、儀同三司,鎮長安。二月庚午,詔兼鴻臚卿李繼,持節假馮崇車騎大將軍、遼西王,承製聽置尚書已下;賜崇功臣爵秩各有差。征西將軍金崖與安定鎮將延普及涇州刺史狄子玉爭權構隙,舉兵攻普,不克,退保胡空谷,驅掠平民,據險自固。詔散騎常侍、平西將軍、安定鎮將陸俟討獲之。

壬午,行幸河西。詔兼散騎常侍宋宣使于劉義隆。丙申,馮崇母弟朗來朝。三月,司馬德宗驃騎將軍司馬元顯子天助來降。壬子,車駕還宮。夏五月己亥,行幸山北。六月,遣撫軍大將軍、永昌王健,尚書左仆射安原督諸軍討和龍。將軍樓勃別將五千騎圍凡城,交通守將封羽以城降,收其民三千餘家。辛巳,詔樂安王范發秦、雍兵一萬人,築小城于長安城內。秋八月,遼西王馮崇上表,求說降其父,帝不聽。九月,劉義隆遣使朝貢,奉馴象一。戊午,詔兼大鴻臚卿崔賾持節拜征虜將軍楊難當為征南大將軍、儀同三司,封南秦王。

冬十月,南秦王楊難當率眾圍漢中。十有一月甲寅,車駕自山北還宮。十有二月己巳,大赦天下。辛未,幸陰山之北。隴西休屠王弘祖率眾內屬。金崖既死,部人立崖從弟當川領其眾。詔兼散騎常侍盧玄使于劉義隆。是歲,沮渠蒙遜死,以其子牧犍為車騎大將軍,改封河西王。

三年春正月乙未,車駕次於女水,大饗群臣,班賜各有差。戊戌,馮文通遣其給事黃門侍郎伊臣乞和,帝不許。丙辰,金當川反。楊難當克漢中,送雍州流民七千家于長安。二月丁卯,蠕蠕吳提奉其妹,並遣其異母兄禿鹿傀及左右數百人朝貢,獻馬二千匹。戊寅,詔曰:“朕承統之始,群凶縱逸,四方未賓,所在逆僭。蠕蠕陸梁于漠北,鐵弗肆虐于三秦。是以旰食忘寢,抵掌扼腕,期在掃清逋殘,寧濟萬宇。故頻年屢征,有事西北,運輸之役,百姓勤勞,廢失農業,遭離水旱,致使生民貧富不均,未得家給人足,或有寒窮不能自贍者,朕甚愍焉。

今四方順軌,兵革漸寧,宜寬徭賦,與民休息。其令州郡縣隱括貧富,以為三級,其富者租賦如常,中者復二年,下窮者復三年。刺史守宰當務盡平當,不得阿容以罔政治。明相宣約,咸使聞知。”

辛卯,車駕還宮。

三月甲寅,行幸河西。閏月甲戌,秦王赫連昌叛走。丙子,河西候將格殺之。

驗其謀反,群弟皆伏誅。己卯,車駕還宮。彭城公元粟進爵為王。辛巳,馮文通遣尚書高顒上表稱蕃,詔征其侍子。戊子,金當川率其眾圍西川侯彭文暉于陰密。

夏四月乙未,詔征西大將軍常山王素討當川。丁未,行幸河西。壬戌,獲當川,斬之於長安以徇。六月甲辰,車駕還宮。辛亥,撫軍大將軍、永昌王健,司空、汝陰公長孫道生,侍中古弼,督諸軍討和龍。芟其禾稼,徙民而還。


  

秋七月辛巳,東宮成,備置屯衛,三分西宮之一。壬午,行幸美稷,遂至隰城。命諸軍討山胡白龍于西河。九月戊子,克之,斬白龍及其將帥,屠其城。

冬十月癸巳,蠕蠕國遣使朝貢。甲午,破白龍餘黨于五原。詔山胡為白龍所逼及歸降者,聽為平民。諸與白龍同惡,斬數千人,虜其妻子,班賜將士各有差。十有一月,車駕還宮。十有二月甲辰,行幸雲中。

太延元年春正月壬午,降死刑已下各一等。癸未,出太祖、太宗宮人,令得嫁。甲申,大赦,改年。二月庚子,蠕蠕、焉耆、車師諸國各遣使朝獻。詔長安及平涼民徙在京師,其孤老不能自存者,聽還鄉裡。丁未,車駕還宮。三月癸亥,馮文通遣大將渴燭通朝獻,辭以子疾。夏五月庚申,進宜都公穆壽為宜都王,汝陰公長孫道生為上黨王,宜城公奚斤為恆農王,廣陵公樓伏連為廣陵王,本官各如故。遣使者二十輩使西域。甲戌,行幸雲中。

六月甲午,詔曰:“頃者寇逆消除,方表漸晏,思崇政化,敷洪治道,是以屢詔有司,班宣思惠,綏理百揆。群公卿士,師尹牧守,或未盡導揚之美,致令陰陽失序,和氣不平,去春小旱,東作不茂。憂勤克己,祈請靈祗,上下咸秩。豈朕精誠有感,何報應之速,雲雨震灑,流澤沾渥。有鄙婦人持方寸玉印,詣潞縣侯孫家,既而亡去,莫知所在。玉色鮮白,光照內映。印有三字,為龍鳥之形,要妙奇巧,不類人跡,文曰『旱疫平』。推尋其理,蓋神靈之報應也。朕用嘉焉。



贊助商連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