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魏書 上 - 19 / 253
歷史類 / 魏收 / 本書目錄
  

魏書 上

第19頁 / 共253頁。

 大小:

 第19頁   
  
FireFox、Edge瀏覽器可關屏朗讀
Chorme則需開屏朗讀。

秋七月己巳,車駕至上郡屬國城,大饗群臣,講武馬射。壬午,留輜重,分部諸軍:撫軍大將軍、永昌王健,尚書令、鉅鹿公劉潔督諸軍,與常山王素二道併進,為前鋒;驃騎大將軍、樂平王丕,太宰、陽平王杜超,督平涼、鄜城諸軍為後繼。八月甲午,永昌王健獲牧犍牛馬畜產二十餘萬。牧犍遣弟董來率萬餘人拒戰于城南,望塵退走。丙申,車駕至姑臧,牧犍兄子祖逾城來降,乃分軍圍之。

九月丙戌,牧犍兄子萬年率麾下來降。是日,牧犍與左右文武五千人面縛軍門,帝解其縛,侍以籓臣之禮,收其城內戶口二十餘萬,倉庫珍寶不可稱計。進張掖公禿髮保周爵為王,與龍驤將軍穆羆、安遠將軍源賀分略諸郡,雜人降者亦數十萬。牧犍弟張掖太守宜得,燒倉庫,西奔酒泉。樂都太守安周南奔吐谷渾。遣鎮南將軍奚眷討張掖,遂至酒泉,牧犍弟酒泉太守無諱及宜得復奔晉昌。使弋陽公元潔守酒泉。鎮北將軍封沓討樂都,掠數千家而還。班賜將士各有差。戊子,蠕蠕犯塞,遂至七介山,京師大駭。皇太子命上黨王長孫道生等拒之。


  

事具《蠕蠕傳》。

冬十月辛酉,車駕東還,徒涼州民三萬餘家于京師。留驃騎大將軍、樂平王丕,征西大將軍賀多羅鎮涼州。癸亥,遣張掖王禿髮保周諭諸部鮮卑,保周因率諸部叛于張掖。十有一月乙巳,劉義隆遣使朝獻,並獻馴象一。是月,高麗及粟特、渴槃陀、破洛那、悉居半諸國各遣使朝獻。十有二月壬午,車駕至自西伐,飲至策勛,告于宗廟。楊難當寇上邽,鎮將元勿頭擊走之。

是歲,鄯善、龜茲、疏勒、焉耆、高麗、粟特、渴槃陀、破洛那、悉居半等國並遣使朝貢。

帝紀第四 世祖紀下 宗紀

太平真君元年春正月己酉,沮渠無諱圍酒泉。辛亥,分遣侍臣巡行州郡,觀察風俗,問民疾苦。壬子 ,無諱誘執弋陽公元潔。二月己巳,詔假通直常侍邢穎使于劉義隆。髮長安五千人浚昆明池。三月,酒泉陷。

夏四月庚辰,無諱寇張掖,禿髮保周屯于刪丹。丙戌,詔撫軍大將軍、永昌王健等督諸軍討保周。五月辛卯,行幸北部。乙巳 ,無諱復圍張掖,不克,退還。丙辰,車駕還宮。六月丁丑,皇孫浚生,大赦,改年。

秋七月,行幸陰山。己丑,永昌王健至番禾,破保周。周遁走。丙申,皇太后竇氏崩於行宮。癸丑 ,保周自殺,傳首京師。八月甲申,無諱降,送弋陽公元潔及諸將士。九月壬寅,車駕還宮。冬十有一月丁亥,行幸山北。十二月,車駕還宮。是歲,州鎮十五民饑,開倉賑恤。以河南王曜子羯兒為河間王,後改封略陽王。

二年春正月癸卯,拜沮渠無諱為征西大將軍、涼州牧、酒泉王。甲辰,行幸溫泉。二月壬戌,車駕還宮。三月辛卯,葬惠太后于崞山。庚戌 ,新興王俊、略陽王羯兒有罪,並黜為公。辛亥,封蠕蠕鬱久閭乞列歸為朔方王,沮渠萬年為張掖王。

夏四月丁巳,劉義隆遣使朝貢。庚辰,詔鎮南將軍、南陽公奚眷征酒泉。五月辛卯,行幸山北。秋八月辛亥,詔散騎侍郎張偉等使劉義隆。行幸河西。九月戊戌 ,撫軍大將軍、永昌王健薨。冬十有一月庚子,鎮南將軍奚眷平酒泉,獲沮渠天周、臧嗟、屈德,男女四千口。十有二月甲戌,車駕還宮。丙子,劉義隆遣使朝貢。

三年春正月甲申,帝至道壇,親受符籙,備法駕,旗幟盡青。語在《釋老志》。三月壬寅 ,北平王長孫頽有罪,削爵為侯。


  
夏四月,無諱走渡流沙,據鄯善。李皓孫寶據敦煌,遣使內附。五月,行幸陰山之北。閏月 ,劉義隆龍驤將軍裴方明、梁州刺史劉康祖寇南秦,南秦王楊難當敗,奔于上邽。六月丙戌,難當朝於行宮。先是,起殿于陰山之北,殿始成而難當至,因名曰廣德焉。

秋七月丙寅,詔安西將軍、建興公古弼督隴右諸軍及殿中虎賁與武都王楊保宗等從祁山南入,征西將軍、淮陽公皮豹子與琅邪王司馬楚之等督關中諸軍從散關西入,俱會仇池;鬱林公司馬文思為征南大將軍,進爵譙王 ,督洛豫諸軍事南趣襄陽;征南將軍、東安公刁雍東趣廣陵,邀方明歸路。

冬十月己卯,封皇子伏羅為晉王,翰為秦王,譚為燕王,建為楚王 ,余為吳王。十有二月辛巳,侍中、太保、襄城公盧魯元薨。丁酉,車駕還宮。李寶遣使朝貢,以寶為鎮西大將軍、開府儀同三司、沙州牧,封敦煌公。

四年春正月己巳,征西將軍皮豹子等大破劉義隆將於樂鄉,擒其將王奐之、王長卿等。強玄明、辛伯奮棄下辨遁走,追斬之,盡虜其眾。庚午 ,行幸中山。二月丙子,車駕至于恆山之陽,詔有司刊石勒銘。是月,克仇池。三月庚申,車駕還宮。壬戌,烏洛侯國遣使朝貢。

夏四月,武都王楊保宗謀反,諸將擒送京師;諸氐、羌復推保宗弟文德為主,圍仇池。丁酉,大赦天下。己亥 ,行幸陰山。五月,將軍古弼大破諸氐,解仇池圍。六月庚寅,詔曰:「朕承天子民,憂理萬國,欲令百姓家給人足,興于禮義。而牧守令宰不能助朕宣揚恩德,勤恤民隱,至乃侵奪其產,加以殘虐,非所以為治也。今復民貲賦三年,其田租歲輸如常。牧守之徒,各厲精為治,勸課農桑,不得妄有征發;有司彈糾,勿有所縱。」



贊助商連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