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宋詞三百首 - 63 / 75
古典詞曲類 / 朱孝臧 / 本書目錄
  

宋詞三百首

第63頁 / 共75頁。

 大小:

 第63頁   
  
FireFox、Edge瀏覽器可關屏朗讀
Chorme則需開屏朗讀。

這是一首閨怨詞。上闋寫玉人佇立池邊,悵望一彎纖月,妙在不寫抬頭望月,而寫凝望水中之彎月。無限情思,俱從倒影中映出。下闋抒情,卻不從眼前景入筆,而是從與江燕曉別寫起,再嘆紅減春休,最後歸到西風吹拂梧桐深林的深夜,回應上闋「月明池閣夜來秋。」寫景清麗,迴環往複。頗有清空之氣。誠如周濟所言:「夢窗每于空際轉身,非具大神力不能。」

齊天樂


  

吳文英

煙波桃葉西陵路①,十年斷魂潮尾。古柳重攀,輕鷗驟別,陳跡危亭獨倚。涼颸乍起②,渺煙磧飛帆③,暮山橫翠。但有江花,共臨秋鏡照憔悴④。

華堂燭暗送客,眼波回盼處⑤,芳艷流水。素骨凝冰,柔蔥蘸雪,猶憶分瓜深意⑥。清尊未洗,夢不濕行雲⑦,漫沾殘淚。可惜秋宵,亂蛩疏雨裡。

[註釋]

①西陵:樂府詩:「何處結同心,西陵松柏下。」桃葉、西陵皆指所思戀之人。

②涼颸:涼風。

③磧:沙洲。

④秋鏡:秋水如鏡。

⑤柔蔥:喻手指。

⑥分瓜:段成式詩:「猶憐最小分瓜日。」

⑦行云:美人。

[賞析]

這首詞的內容是憶戀小妾。上闋寫故地重遊,昔日「江花」依舊,佳人不在,極盡哀愁。下闋第一句追憶離別情景。「素骨」、「柔蔥」,狀寫佳人的嫵媚;「分瓜深意」寫二人的親密無間。「夢不濕行雲」寫出對佳人的無盡思念。最後以「秋宵」、「亂蛩疏雨」結束,淒涼景襯淒涼情,更增無限淒涼。

花犯·郭希道送水仙索賦

吳文英

小娉婷①,清鉛素靨②,蜂黃暗偷暈③,翠翹欹鬢④。昨夜冷中庭,月下相認。睡濃更苦淒風緊。驚回心未穩。送曉色、一壺蔥茜⑤。才知花夢準。

湘娥化作此幽芳⑥,凌波路、古岸雲沙遺恨。臨砌影,寒香亂、凍梅藏韻。熏爐畔、旋移傍枕,還又見、玉人垂紺鬒⑦。料喚賞、清華池館⑧,台杯須滿引⑨。

[註釋]

①聘婷:美貌。

②清鉛素靨:喻水仙花白瓣。靨:笑窩。

③蜂黃:喻水仙花蕊。

④翠翹:翠玉妝飾,喻水仙綠葉。

⑤一壺蔥茜:即一盆青翠水仙。

⑥湘娥:湘水女神。

⑦紺(gàn):黑青色;鬒(zhěn):美髮。

⑧清華:夢窗詞有《婆羅門引·郭清華席上》,清華疑即郭希道。

⑨台杯:大小杯重疊成套,稱台杯。

[賞析]

這是首詠水仙的詠物詞。上闋前四句用比喻描寫花、蕊、葉。「昨夜」以下,寫出詞人對於水仙的無限珍惜。惜花之情描繪得極盡細膩委婉。下闋以典故形式給水仙以更幽美的形象。下闋開頭又將水仙花喻為湘娥,使之有了更為豐富的文化內涵。「臨砌影」又將水仙比為「凍梅」。「熏爐畔」數句寫詞人愛水仙的痴迷之態。「料喚賞」說出感謝郭氏送水仙的真情。全詞虛虛實實、真真幻幻,將水仙刻畫得形神畢肖。

霜葉飛①·重九

吳文英

斷煙離緒,關心事、斜陽紅隱霜樹。半壺秋水薦黃花,香噀西風雨②。縱玉勒、輕飛迅羽③。淒涼誰弔荒台古④。記醉蹋南屏⑤,彩扇咽寒蟬,倦夢不知蠻素⑥。

聊對舊節傳杯,塵箋蠹管⑦,斷闋經歲慵賦。小蟾斜影轉東籬⑧,夜冷殘蛩語。早白髮緣愁萬縷。驚飆從卷烏紗去⑨。漫細將、茱萸看⑩,但約明年,翠微高處⑾。


  
[註釋]

①霜葉飛:周邦彥創調。

②噀(xùn):含在口中而噴出。

③玉勒:指馬。迅羽:飛鳥。

④荒台:彭城(徐州)戲馬台。項羽閲兵于此,南朝宋武帝重陽日曾登此台。

⑤南屏:南屏山在杭州西南三里,峰巒聳秀,環立若屏。

⑥蠻素:指歌舞姬。

⑦塵箋蠹管:信紙蒙塵,筆管長蟲。

⑧東籬:用陶淵明重陽待酒東籬事。

⑨烏紗:《舊唐書·輿服志》:「烏紗帽者,視朝及見宴賓客之服也。」此用晉孟嘉登高落帽故事。

⑩茱萸:古俗,重陽登高戴茱萸花。⑾翠微:山氣青綠色,代指山。

[賞析]

這是一首借景抒懷之作。寫重陽節感時傷今的無限愁緒。開頭「斷煙離緒」,指離別之苦,「醉踏南屏」是往事在眼前浮現,佳人未曾入夢與己相會,更增哀傷無限。下闋第一句「舊節傳杯」,再憶當年曾與佳人共歡,使人白髮頻生。而今只剩下自己,但仍希望:明年重九的登高與佳人重逢。全詞以遊蹤為主綫,穿插有關重陽的典故,昭示本人的一段艷情,頗有一種淒迷之美。

宴清都·連理海棠

吳文英

綉幄鴛鴦柱①。紅情密,膩雲低護秦樹②。芳根兼倚,花梢鈿合③,錦屏人妒④。東風睡足交枝⑤,正夢枕、瑤釵燕股⑥。障灧蠟、滿照歡叢⑦,嫠蟾冷落羞度⑧。



贊助商連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