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宋詞三百首 - 67 / 75
古典詞曲類 / 朱孝臧 / 本書目錄
  

宋詞三百首

第67頁 / 共75頁。

 大小:

 第67頁   
  
FireFox、Edge瀏覽器可關屏朗讀
Chorme則需開屏朗讀。

①漬(zì):浸染。

②涴(wò):弄髒。塵:被泥塵弄髒。浣:洗。


  

③紫曲門:詞人故居門名。

④謝堂雙燕:見前周邦彥《西河》注。

⑤能短:這麼短。能:同「恁」。

[賞析]

這首詞是作者重過「都城舊居」的悼亡之作。上闋描寫今日故地重遊之所見。「啼痕酒痕無限」道出一篇主題。下闋追憶以前歡樂幸福的生活。「春夢人間須斷」承上闋,倍感淒涼,感悟到人生如夢。綉屋下五句,寫具體「夢緣」情事。「紅顏先變」暗示佳人早夭。最後境界肅穆:離別故居之際,獨立橋上,悼念愛妾和逝去的歲月……詞情淒迷哀婉,也有人認為此作也寄寓着對故國的思念。

踏莎行

吳文英

潤玉籠綃①,檀櫻倚扇②,綉圈猶帶脂香淺③。榴心空疊舞裙紅④,艾枝應壓愁鬟亂⑤。

午夢千山,窗陰一箭。香瘢新褪紅絲腕⑥。隔江人在雨聲中,晚風菰葉生秋怨⑦。

[註釋]

①潤玉:指玉肌。

②檀櫻:芬芳的櫻桃小嘴。

③綉圈:彩綉項圈,此句指頸脖及妝飾。

④「榴花」句:形容百褶石榴心紅色舞裙。

⑤艾枝:端午以艾為虎形,或剪裁紙為小虎形,粘艾葉以戴。

⑥紅絲腕:五月五日以五彩絲系臂,用以避邪。

⑦菰葉:蔬類植物,生淺水中,高五六尺,春月生新芽如筍,名茭白。

[賞析]

這首詞詠閨情,描寫少婦端午時的特殊裝束與離愁。上闋五句為五個肖像特寫畫面。下闋轉與別怨,「隔江人在雨聲中」情境真切,思念更真切。最後一句景中寓情。此詞狀人極為成功,人物舉手投足如在眼前。陳洵云:「讀上闋,幾疑真見其人矣。」(《海綃說詞》)

鷓鴣天·化度寺作①

吳文英

池上紅衣伴倚闌②,棲鴉常帶夕陽還。殷雲度雨疏桐落③,明月生涼寶扇閒。

鄉夢窄,水天寬。小窗愁黛淡秋山④。吳鴻好為傳歸信,楊柳閶門屋數間。

[註釋]

①化度寺:《杭州府志》:「化度寺在仁和縣北江漲橋,原名水雲,宋治平二年改。」

②紅衣:蓮花。

③殷云:濃雲。

④愁黛:愁眉。

[賞析]

這首詞是吳文英又一首思念離人之作。「紅衣」寫眼前景物,兼指離人之衣;引起無限思念。「殷雲」、「明月」對仗句寫景清新明快,更藴秋愁別意。下闋兩層,一層寫夢見戀人愁客;二層託夢吳鴻捎去消息。「吳鴻好為傳歸信」,其實是說消息再也不能送達,佳人早已故去。

夜遊宮

吳文英

人去西樓雁杳。敘別夢、揚州一覺①。雲淡星疏楚山曉。聽啼烏,立河橋,話未了。

雨外蛩聲早。細織就,霜絲多少②。說與蕭娘未知道。向長安③,對秋燈,幾人老。

[註釋]

①揚州一覺:杜牧詩:「十年一覺揚州夢,贏得青樓薄倖名。」

②霜絲:白髮。


  
③長安:此處指臨安(今杭州)。

[賞析]

這首詞是作者在臨安思念愛妾之作。上闋開頭一句「人去」即指愛妾早夭。回憶往事,猶如一夢。下闋「雨外蛩聲」是眼前景,「細織」、「霜絲」寫白髮漸多。但一切對方無從知道,我卻獨對秋燈老去,這才令人無限感傷!此作採用時空跳接,現實與夢境交織等手法,營造出一個淒清而又令人痴迷的境界。

瑞鶴仙

吳文英

晴絲牽緒亂。對滄江斜日,花飛人遠。垂楊暗吳苑。正旗亭煙冷①,河橋風暖。蘭情蕙盼②。惹相思、春根酒畔。又爭知③、吟骨縈消,漸把舊衫重剪。

淒斷。流紅千浪,缺月孤樓,總難留燕④。歌塵凝扇。待憑信、拚分鈿⑤。試挑燈欲寫,還依不忍,箋幅偷和淚卷。寄殘雲剩雨蓬萊⑥,也應夢見。

[註釋]

①旗亭:市樓。

②蘭情蕙盼:蘭、蕙為芳草,喻芬芳的情感和多情的眼神。

③爭:怎。

④孤樓留燕:唐武寧軍節度使張愔卒後,其愛妾關盼盼獨守燕子樓十餘年。

⑤分鈿:將金釵鈿盒分為兩半,情人各執一半,以為憑信。

⑥蓬萊:仙境。此指所思佳人居處。

[賞析]

這是一首懷人詞。上闋寫懷念對方情景。前三句寫花飛人去,攪起思緒。「重楊」、「吳苑」、「旗亭」、「煙冷」、「河橋」點明送別的時間與地點。「蘭情」句寫惜別時對方流露的深摯戀情,她使得詞人為思念而消瘦。下闋設想對方念己。「淒斷」為伊人活動罩上一層總體氛圍。「流紅」、「缺月」二句刻畫春光消逝,形單影隻。「歌塵凝扇」,伊人久已無心歌舞。「拚分鈿」以下,顯示情人內心痛苦、矛盾。最後以夢中相見作結。

賀新郎·陪履齋先生滄浪看梅①

吳文英



贊助商連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