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幻滅 - 9 / 274
世界名著類 / 巴爾札克 / 本書目錄
  

幻滅

第9頁 / 共274頁。

 大小:

 第9頁   
  
FireFox、Edge瀏覽器可關屏朗讀
Chorme則需開屏朗讀。

父親動身了,一路走到鄉下。他雖則藉著合夥的名義出盤了印刷所,十分高興,卻也擔心將來怎麼收款。先是着急交易做不成,接下來總是着急款子沒有着落。所有的情慾本質上都會自欺欺人。那傢伙一向認為讀書無用,此刻偏要相信讀書的影響:兒子受過教育,必定講信用,賽夏把三萬法郎寄託在這一點上。大衛既是有教養的青年,準會埋頭苦幹,償還父親的錢;他有知識,不怕想不出辦法;看他心地那麼好,決不至于賴債!許多父親做了這一類的事,還相信一切是為兒子好;老賽夏回鄉那天,走到他葡萄園的時候就有這個想法。葡萄園坐落在馬薩克村上,離開昂古萊姆十二里。前任的業主在村上蓋着一所漂亮的屋子。莊園自從一八○九年老熊買進以後,每年有所擴充。賽夏花在印刷機上的心血,如今轉移在榨葡萄機上;而且正如他自己說的,他在葡萄園中混過多年,也很內行了。

從前他整天守着工場,現在整天守着葡萄園。告老回鄉的第一年,賽夏老頭在綁葡萄的樁子中間愁眉不展。意想不到的三萬法郎使他飄飄然,比喝醉酒還舒服,他老是在想象中摩挲那筆錢。越是非分之財,越是急於到手,因此他放心不下,常常從馬薩克趕往昂古萊姆,爬上石扶梯,攀登那高踞在山岩上的城市,走進工場,瞧瞧兒子是否能應付。印刷車還在老地方,獨一無二的學徒戴着紙帽①正在擦紙格上的油膩。老熊聽見一架車格吱格吱叫着,印什麼請帖之類,他認得他的老鉛字,看見兒子和監工各自在亭子裡念一本書,只當他們看校樣。和大衛一同吃過飯,老賽夏回到馬薩克,始終牽腸掛肚。吝嗇和愛情一樣有先見之明,對未來的事故聞得出,猜得到。賽夏在工場裡看到機器會出神,想起他賺錢的年月;現在離開了工場,葡萄園主照樣感覺到兒子精神懶散,叫人擔憂。他害怕庫安泰弟兄的名字,眼看「賽夏父子」的招牌被他們壓下去了。總之,老頭兒覺得風頭不對。這個預感是不錯的,賽夏鋪子已經走上背運。可是守財奴有守財奴的神道保佑。那神道利用一些意想不到的局面,把高價出盤鋪子的錢送進酒鬼的荷包。現在得解釋一下,明明可以辦得發達的賽夏印刷所怎麼會敗下去的。


  

①法國印刷工人的習慣,常常在工場內用廢紙做帽子。

大衛既不理會王政復辟以後宗教對政府的影響,也不理會自由黨的勢力,在政治和宗教問題上採取了最要不得的中立。在他的時代,外省的生意人必須態度鮮明才有主顧,在自由黨和保王黨的客戶之間只能挑選一個。大衛受着愛情牽纏,一心想著科學,又是天性高尚,不會象真正的生意人那樣唯利是圖,也就不去研究外省企業和巴黎企業的差別。細微的分歧在巴黎的大浪潮中是看不見的,在省府裡卻非常突出。庫安泰弟兄附和政府黨的論調,經常進大教堂,親近教士,故意要人知道他們守齋;社會上需要宗教書的時候趕緊重印,在利潤優厚的生意上占了先,還誣衊大衛是自由黨人,無神論者。他們說,你怎麼能照顧大衛的買賣呢?爺是九月黨人,①拿破崙黨人,又是酒鬼,又是守財奴,早晚有大批金銀傳給兒子。他們弟兄倆可是窮得很,家累又重,比不得大衛是單身漢,將來還是大富翁,當然可以隨心所欲。諸如此類的話說了很多。省公署和主教公署受到這些責備大衛的議論的影響,把印刷的業務給了庫安泰弟兄。不久兩個貪心的同行看見大衛沒精打采,愈加放膽,也辦了一份刊登廣告的報紙。賽夏老店只有一些零星活兒可做,廣告收入也減少一半。庫安泰鋪子靠宗教書和靈修冊子賺飽了,想壟斷本省的廣告和司法公告,向賽夏父子提議收買他們的報紙。種葡萄的老人看著庫安泰鋪子營業蒸蒸日上,早已恐慌,一聽見大衛報告這個消息,從馬薩克直奔桑樹廣場,來勢之快好比烏鴉聞到了戰場上的死屍味兒。

①指大革命時期參加一七九二年九月二日至六日屠殺貴族政治犯的人。


  
他對兒子說:「你別管,讓我來對付庫安泰弟兄。」



贊助商連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