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兩兄弟 - 45 / 49
世界名著類 / 莫泊桑 / 本書目錄
  

兩兄弟

第45頁 / 共49頁。

 大小:

 第45頁   
  
FireFox、Edge瀏覽器可關屏朗讀
Chorme則需開屏朗讀。

 因為正好洛林號的醫師還沒有安排,皮埃爾算走運,在幾天之內就接到了委任。

這天早晨,當他梳洗完後,女傭約瑟芬交給他寄來的委聘通知。


  

皮埃爾的頭一個反應是好像一個被判死刑犯得到了赦免時的心態;一想到即將出發和那些日夜在滾滾洪濤上飄蕩,到處飄流通世的平靜日子,他立刻就感到痛苦得到了許些緩解。

現在他在父親家裡,是一個剋制少言的陌生人。自從那天晚上他在弟弟面前說漏了他發現的秘密以後,他覺得自己已經和他的家屬割斷了最後的聯繫。一直因為向讓說出了這件事懊悔不已;他認為自己可憎、卑鄙、狠毒,然而說了之後他也感到鬆了口氣。

自此以後他再也不曾和他的母親、和他的弟弟正視過。為了迴避開,他們的眼睛帶著一種令人吃驚的變幻不定和一種不願相對視的狡詐敵意。他經常想「她會對讓說些什麼呢?他對我在怎樣想呢?」他猜不出來,於是暗自生氣。他除開羅朗老爹在場時,為了迴避他產生疑慮以外,几乎不對他們說話。

在他接到了任命通知以後,當天他就將信給家裡看了。那位對什麼事情都想大大熱閙一番的父親,拍起手來。讓雖然滿心高興,仍用嚴肅的聲音回答說:

「我衷心祝賀你,因為我知道有許多競爭者。肯定是由於你的那些教授推薦信贏得了這個位置。」

他的母親則低着頭喃喃說:

「我很高興你成功了。」

吃過早飯,他就到那個公司裡去,打聽許許多多事情;並問到了皮卡地號醫生的名字,這條船明天即將啟航,他將向他打聽他新生涯中的細節和他會碰到的特殊情況。

這位皮萊特醫生已經上了船,他在船上的一間小房間裡接待了皮埃爾,這是一位長着金色鬍子的青年人,像他的弟弟。他們談了很久。

在大船沉悶的嗡嗡聲音裡,聽得出一種連續不斷而混淆的劇烈活動。成捆貨物落到倉裡的衝撞聲和腳步聲,喧嚷聲,裝箱子的機器隆隆聲,工頭的哨子聲,用沙啞喘息的蒸汽拖動鏈子或者把它捲到絞盤上的嘩啦啦聲;蒸汽的喘息使得整個大船都有點兒震動。

等到皮埃爾離開他的同行又回到了馬路上時,卻又落進了一陣新的愁恩裡,它像在海上飄浮着的霧似地籠罩着他。它來自世界的盡頭,在它穿不透的厚度裡帶著某種神秘的不潔之物,類似來自遠處瘟疫之地有害健康的氣息。

在他最痛苦的時候,他也從沒有體會到過這種沉浸在悲哀污濁裡的心情。完成了最後的決裂,從此他再也無所留戀。從他的心裡割裂了一切情緣,他從不曾體會到方纔這種突然襲來的喪家之犬的悲哀。


  
這不再是一種道義上的痛苦和折磨,而是一頭無家可歸的畜牲的淒惶,由於流落街頭而感到的帶實質性的極端不安。不再有遮風蔽雨之所,將遭受世界上一切暴力的襲擊。一旦跨上這條大船,走進風浪顛簸中的那間小屋後,長期以來在平穩不動的床褥之間酣睡的肉體就將日日夜夜和不可知的無盡明天搏鬥。這個肉體迄今還是在建築于大地之上,並且受它支持的四垣保護之下,安睡在同一地點的蔽風雨的屋頂之下。現在,所有人們喜愛在一室之內、親情之間搞的小頂撞對抗都將代之以危險和永恆的苦難。

在腳下的不再是大地,而是波濤洶湧的大海,它咆哮,它貪婪。在他的周圍再也沒有散步奔跑、任自己迷失于道路之中的餘地,只有三尺船沿,讓他像個服刑的罪人一樣在其他罪犯之間行走。再也沒有樹木、沒有公園、沒有道路房屋,除了雲水之外一無所有。而且會不斷地感到腳下這艘船的震動。在暴風雨的日子裡,他將靠在艙壁上,抓住艙門,或者緊緊扣着床板,免得自己滾到地上。在風浪平靜的日子,他將聽到螺旋槳震動的轟鳴,並且感覺到這條載着他的船正在悄悄不斷往前走,單調地、惹人惱火地悄悄往前溜走。

他於是感到自己所以被逼進這種流放生涯,只是因為他的母親曾委身于某個男人的愛撫。

他一直朝前走,全身無力處于即將被放逐的人的憂鬱淒涼之中。

在他的心緒裡,對交臂而過的陌生人不再有高傲的蔑視感——那種帶倔傲性的憎惡感,而是憂鬱地想和他們交談,想告訴他們自己即將遠遊,離開法國,請他們傾聽自己,從他們那裡得到安慰。在他的心靈深處感到的是一個窮人羞愧難堪而又強烈的想伸手乞求的心態,感到需要有人為他的遠行而痛苦。

他想起了馬露斯科。只有那個老波蘭人對他的友情足以使他感到真正的扼腕之痛;於是這位醫生決定立即去看他。



贊助商連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