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周易 - 59 / 149
文化類 / 周文王 / 本書目錄 || 記錄本頁面 我的閱讀標記
《象傳》說:誤入歧途,而且不知道怎麼返回之所以凶險,這是由於違背君子的正道的緣故。

【啟示】這一爻從反面告訴我們要迷途知返。

【疑難解析】迷復,凶,有災眚

「迷復,凶,有災眚」的大意是:誤入歧途,並不知道怎麼返回,這是凶險的預兆,有災禍。

如果你誤入歧途,不能及時返回,給你自己、給別人都會造成大的傷害。一是南轅北轍的人是不能到達目的地的;二是你偏離了正道,往往違背了事物發展的客觀規律,而客觀規律是不可逆轉的,所以容易招致凶險;三是你的指鹿為馬會誤導其他人,使黑的變成白的,讓小人有機可乘。

其實,誤入歧途而不知返的人的本質就是固執,固執的人又怎麼能自拔呢?

上經 復卦第二十四 2



【事例一】

《復卦》告訴我們,要及時改正錯誤。瑞士鐘錶憑經驗決策,使企業走下坡路,後來它及時返回正道,扭轉了劣勢,讓輝煌之音重新響起來。

重新定位 再度稱霸

瑞士鐘錶,最初是從家庭手工業開始的,鐘錶技術世代相傳,至今已有400多年的歷史,瑞士也因此被譽為「鐘錶王國」。自1876年引進美國的機械技術後,瑞士鐘錶更是如虎添翼,飛躍發展。20世紀60年代,瑞士年產各類鐘錶1億塊左右,產值40多億瑞士法郎,行銷世界150多個國家和地區,世界市場佔有率約在50%~80%。到70年代前期,仍保持40%以上的佔有率。然而,70年代中期到80年代初這一期間,由於資本主義經濟危機的猛烈衝擊和日本、香港、美國、韓國等國家和地區競爭對手的迅速崛起,它開始走下坡路。更糟糕的是,日本、香港等地的鐘錶廠商憑藉一塊塊隨時可以丟棄、價值10美元左右的石英錶搶佔了巨大的市場份額,奪得了有利的戰略先機,瑞士鐘錶更是一落千丈。

瑞士鐘錶行業的損失是慘重的,付出的代價是昂貴的。究其原因可以發現,瑞士鐘錶廠商長期以來陶醉在「機械表」的巨大勝利中,沒有察覺到外面的世界已發生了巨大的變化,沒有料到被他們忽略的「石英錶」竟成了「機械表」強有力的競爭對手。他們更忽視了這樣一個事實:從性能、價格上看,一塊價值10美元左右的石英錶月誤差不超過15秒;而價格昂貴的「機械表之王」勞力士,月誤差卻不少於100秒,兩者相比,石英錶無疑佔有絶對優勢。

為扭轉急劇下滑的局面,以瑞士銀行和瑞士聯合銀行為首的7家銀行,籌集10億瑞士法郎,于1983年組建了阿斯鐘錶康采恩,重新進行產品的戰略定位。其名為「棄舊圖新」的定位策略主要包括以下三方面內容:

一、產品結構上:棄「以機械表為主」,圖「以電子錶為主」,以需求量大、準確、物美價廉的石英電子鐘錶為主打產品。

二、產品組合策略上:棄「多品種、小批量」的策略,改為「少品種、大批量」的戰略,降低了生產成本,質量也因標準化的提高得以穩定。

三、棄「單純累積式發展」,改為「高科技跳躍式發展」,發展用於航空工業、深水作業以及大型國際體育比賽用的高精確鐘錶,搶佔新技術制高點。

經過重新的戰略佈局,瑞士鐘錶在鐘錶行業的市場佔有率急劇上升,奪回了失落的「鐘錶王國」桂冠,再度稱霸世界。

【事例二】

「敦復,無悔」暗示我們,為人要惇厚,因為惇厚的本性能促使你迷途知返。劉湛為人不厚道,妒忌心強,先想害人,結果害了自己。

迷途不知返終被誅

劉湛生性多疑,且妒忌心較強。這就造成了他迷途不知返,遭遇殺身之禍。

劉湛由殷景仁引他入朝,做了官。劉湛上任後,認為殷景仁的地位原來不比自己高,現在卻排在他前面,心中總是不平。

當時,他們二人都被文帝劉義隆所寵信。劉湛認為殷景仁專門負責內部事務,會在自己與皇帝之間挑撥離間,逐漸心生猜疑。他知道皇帝十分信任殷景仁,改變皇帝的心意是十分困難的,而當時彭城王劉義康專權,劉湛曾經做過劉義康的上佐,就儘力與他結交,想讓劉義康改變皇帝的心意,罷黜殷景仁,使自己一個人負責朝廷事務。

劉宋元嘉十二年(公元435年)四月,劉義隆任殷景仁為中書令、中護軍,並且可以在自己的府邸辦公。劉義隆還加封劉湛為太子詹事,但劉湛就是覺得委屈,心裡更加憤恨,讓劉義康在劉義隆面前詆毀殷景仁。劉義隆不聽讒言,反而更加器重殷景仁。

殷景仁不想與劉湛計較,便聲稱有病,要求辭職。上奏了好幾次,劉義隆都不批准,只讓他在家安心養病。



贊助商連結

本站的全部文字在知識共享署名 - 相同方式共享3.0協議之條款下提供,附加條款亦可能應用。(請參閱 使用條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