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周易 - 144 / 149
文化類 / 周文王 / 本書目錄 || 記錄本頁面 我的閱讀標記
竇武回到家中,吃完晚飯後酣然入睡。宮廷內則忙亂起來。劉瑜把竇武寫的奏本交給一名內侍,讓他轉呈太后。本來這些太監們都感覺到幾日來氣候不對,鄭颯被抓及招供的事他們也有些耳聞,故反應都很敏感。那位送奏疏的小太監並未把奏疏送進宮中,而是先拿着去交給長樂宮內的五官史朱宇看。朱宇也是宦官當中的小頭目,自鄭颯被捕,心懷疑懼,與曹節、王甫等互相倚托,當然格外留心。一聽說竇武有奏疏,忙接過啟封偷看。此時也顧不得什麼犯法了。看了幾行,已經大為惱怒,待閲完全文,早已是怒從心頭起,惡向膽邊生,因奏章中要誅殺的名單中有他的大名,便立刻大聲對周圍的幾名太監說:「陳蕃、竇武奏自太后,要廢帝為逆,這還了得,我們一定要保護皇帝。」說罷,忙讓人去召集長樂宮的所有太監,共計有張亮、共普等17人,朱宇手持奏疏,慷慨陳詞地煽動一番,其他人也無暇去看原文。17人歃血為盟,共同謀殺竇武、陳蕃。接着又去通知曹節、王甫。曹節、王甫負責皇帝宮中事務,聽後大驚,連忙帶人進入靈帝內室撒謊說:「外間喧囂,恐怕不利聖躬,請速出禦口德陽前殿,宣詔平亂!」靈帝劉宏當時才13歲,被人從熱被窩中拉起,暈頭轉向,ru母趙嬈也慫恿他快走,他沒什麼主見,也就跟着眾人風風火火地出禦前殿。曹節等人見控制了皇帝,心中有了主意,立刻命人關閉宮門,又命人拿着明晃晃的刀逼着尚書官屬起草詔書。王甫帶人先去假傳聖旨殺了山冰,又到北寺獄放出了鄭颯,宦官已控制了整個宮中。王甫放出鄭颯後,又進長樂宮劫迫竇太后取走了印綬。

眾太監忙亂了大半夜,天亮時派鄭颯帶人去收捕陳蕃、竇武等大臣。至此,宦官勢力已經占絶對優勢。他們控制着小皇帝,可以隨意寫詔書。陳蕃聞宮中有變,帶領官屬80餘人奔尚書省而來,途遇王甫用聖旨調來的禦林軍,兩下力量相差懸殊,80餘人大多束手就擒,被押進了鄭颯剛剛住過的北寺獄。

竇武聞變,忙騎馬馳入步兵營,與竇紹聯手拒捕,射死數人,召集北軍幾千人屯守都亭,當眾宣佈黃門常侍造反,要求眾將士合力除奸。眾人半信半疑。不一會兒,王甫矯詔調來張奐及五營兵士前去攻討竇武。張奐在當時也是較有聲望的名將,王甫又確實帶著聖旨。竇武一方的官兵見狀,先已奪氣,紛紛逃出。竇武、竇紹父子逃到洛陽都亭時被追兵圍住,惶恐萬分,先後拔劍自殺。至此,竇武、陳蕃發動的誅討宦官的鬥爭徹底失敗了。

竇武誅殺宦官失敗的主要原因是他在最後的關鍵時刻離開宮殿,給了敵人以反撲的機會。

下經 繫辭上傳

天尊地卑,乾坤定矣。卑高以陳,貴賤位矣。動靜有常,剛柔斷矣。方以類聚,物以群分,吉凶生矣。在天成象,在地成形,變化見矣。是故剛柔相摩,八卦相蕩。鼓之以雷霆,潤之以風雨;日月運行,一寒一暑。乾道成男,坤道成女。乾知大始,坤作成物。乾以易知,坤以簡能;易則易知,簡則易從;易知則有親,易從則有功;有親則可久,有功則可大;可久則賢人之德,可大則賢人之業。易簡,而天下之理得矣;天下之理得,而成位乎其中矣。

聖人設卦觀象,繫辭焉而明吉凶,剛柔相推而生變化。是故吉凶者,失得之象也;悔吝者,憂虞之象也。變化者,進退之象也。剛柔者,晝夜之象也。六爻之動,三極之道也。是故君子所居而安者,《易》之象也。所樂而玩者,爻之辭也。是故君子居則觀其象而玩其辭,動則觀其變而玩其占,是以「自天之,吉無不利」。

彖者,言乎象者也;爻者,言乎變者也。吉凶者,言乎其失得也;悔吝者,言乎其小疵也。無咎者,善補過也。是故列貴賤者存乎位,齊小大者存乎卦,辯吉凶者存乎辭,憂悔吝者存乎介,震無咎者存乎悔。是故卦有小大,辭有險易;辭也者,各指其所之。

《易》與天地準,故能彌綸天地之道。仰以觀于天文,俯以察于地理,是故知幽明之故;原始反終,故知死生之說;精氣為物,遊魂為變,是故知鬼神之情狀。與天地相似,故不違;知周乎萬物而道濟天下,故不過;旁行而不流,樂天知命,故不憂;安土敦乎仁,故能愛。範圍天地之化而不過,曲成萬物而不遺,通乎晝夜之道而知,故神無方而《易》無體。



贊助商連結

本站的全部文字在知識共享署名 - 相同方式共享3.0協議之條款下提供,附加條款亦可能應用。(請參閱 使用條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