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斯沃洛夫 - 17 / 52
傳記類 / 布老虎 / 本書目錄
  

斯沃洛夫

第17頁 / 共52頁。

 大小:

 第17頁   
  
FireFox、Edge瀏覽器可關屏朗讀
Chorme則需開屏朗讀。

「閣下,您已經證明,”克列切特尼科夫答道:「一位高明的指揮官就是在波蘭也是可以大顯身手的。」「在波蘭能有啥名堂!」蘇沃洛夫打斷他的話,皺起眉頭,眉宇間現出一道明顯的皺紋。當話題牽涉到魏馬恩時,克列切特尼科夫說:“這位中將有一樁出了名的事,在聖彼得堡有很多議論。」

蘇沃洛夫心裡早就對魏馬恩感到不快,但因受其管轄,一直謹慎小心從事。現在他倒要聽聽宮廷裡的趣聞軼事。


  

「請講給我聽聽,米哈伊爾·尼基季奇老兄!」

「好吧,閣下……」旅長答應着,並用手帕擦着臉上的汗水。「咱們這位將軍在都府時……發現他臥室裡丟了一個裝有貴重物品和金錢的小盒子……咳!他懷疑起自己的秘書來,就溫和地開導他說:『我親愛的格伊傑曼,請老實說吧,你是知道誰把它偷走的。』這位秘書發誓說他不會幹這種勾當……咳!當時,魏馬恩用笞杖打了他三次,但沒能使他招認……」「魏馬恩,勇敢的將軍,真行啊!」蘇沃洛夫不無諷刺地說。

「秘書感到絶望,就當着魏馬恩的面用削筆小刀割破了自己的肚腹……第二天,小盒子在一間板棚裡找到了。原來是另外一個辦事員偷的。」

克列切特尼科夫喘了一口氣,接著說:「格伊傑曼上奏女皇,提出控訴……但魏馬恩強迫秘書撤訴……為此許給他一千盧布……但就在這點小事上他也耍了花招:只給了六百盧布……對女皇則奏稱……中將已完全滿足了他的秘書因受到侮辱而提出的要求……咳!」

「這個狡猾的魏馬恩!”蘇沃洛夫陡然停住腳步說:“他干的這種事丟盡了俄國人的臉。我在這個地方是活受罪。願上帝發慈悲,讓我們不久能在您去的地方會面!」

5再戰貴族黨人法國宮廷及其首席大臣在外交上所做的努力,對俄土和俄波關係產生了不小的影響。法國給奧斯曼帝國政府和貴族黨人以直接的援助,派人去君士坦丁堡為土耳其人鑄炮;攜款去波蘭,為貴族黨人助威。

法國上校迪穆裡耶希望到1771年初能夠糾集一支6萬人的大軍。他那既巧妙,又冒險的計劃想從幾個方面同時「點燃波蘭」,以打俄國人一個措手不及。迪穆裡耶畢竟是個老手,初戰階段俄方受到守軍猛烈射擊,俄軍官兵遭到很大傷亡。

1771331日,貴族黨人通過了上校這一計劃。可是該計劃不切實際,首先由於迪穆裡耶過高地估計了波蘭貴族的能力;另一方面他撞上了一位開闢游擊戰新途徑的指揮藝術高手。最終蘇沃洛夫天才的指揮和周密得當的計劃徹底粉碎了迪穆裡耶的圖謀。在接連的戰鬥中,總計俘敵百餘人,繳獲了貴族黨人的全部輜重。

413日貴族黨首領察林斯基負重傷身亡。他的死亡使小貴族階級失去了一位精力充沛、富有戰鬥精神的領導人,這嚴重地影響了貴族黨人的鬥志。

盧布林地區和整個波蘭一樣,變得沉寂了。但這只是暴風雨前短暫的寂靜。418日夜,俄軍在克拉科夫以南突然遭到重兵猛攻,被迫退至維斯瓦河對岸。迪穆裡耶佔領了克拉科夫,只有城堡還沒有被他控制,他立即在城的四郊建立據點。

但是,第一次贏得的勝利就沖昏了貴族黨人的頭腦:內部紛爭再起,狂喝亂飲,還搶掠當地居民。這時,蘇沃洛夫以一晝夜40俄裡的速度急行軍到達克拉科夫附近。他手下有步兵、龍騎兵、卡賓槍手和哥薩克兵約3500人。蘇沃各夫率這支隊伍直逼克拉科夫。

正在用晚餐的迪穆裡耶被迫倉促迎戰。當這位法國上校匆匆集合部隊時,俄國兵已經包圍了工事密集而形成一座堡壘的特涅茨修道院。蘇沃洛夫決定一舉殲滅迪穆裡耶支隊。

510日晨6時後,這位俄國將軍已率領哥薩克前衛隊到達朗茨克魯納附近。迪穆裡耶的 4000名官兵在一片深凹地對面的高地上擺開陣勢。在最後一刻,卡濟米爾·普拉夫斯基拒絶率領他的騎兵併入迪穆裡耶的隊伍,聲稱不願聽命于外國人,將獨立作戰。

迪穆裡耶充分利用了自己陣地的有利條件:扼守着一條陡峭的山脊,有懸崖為屏障,下面的兩片雲杉林中埋伏着法國獵騎兵。

蘇沃洛夫將貴族黨人的陣地打量了一番之後,決定大膽採用以哥薩克騎兵散兵包圍攻擊法實施打擊。


  
整個貴族黨在這個僅持續了半小時的朗茨克魯納戰役中遭到致命的打擊。約有 500名波蘭兵被擊斃,兩名貴族首領被俘,但最重要的是使迪穆裡耶喪失了信心,他宣佈退出戰爭。正像蘇沃洛夫譏諷地說的那樣,「他按法國禮節行了告別禮,兩腿一抬就逃回到邊界上的比亞瓦去了。」

隨着迪穆裡耶機動部隊被粉碎,只剩下卡濟米爾·普拉夫斯基的殘部得以逃竄。

蘇沃洛夫將被俘的波蘭後衛指揮官押來審問。發胖的騎兵大尉雙眼突出,垂着兩撇長鬍子,無精打采,身穿紅色上衣和藍色褲子,斜挎銀色武裝帶,膽顫心驚地看著這位名將。將軍的模樣非常奇特,不像正規軍軍官。他穿著貼身襯衣,粗麻布褲子,赤着腳。

「貴族首領普拉夫斯基先生離這兒遠嗎?」蘇沃洛夫抬起頭,用一雙蔚藍色的眼睛看著俘虜問道。

騎兵大尉喘了口粗氣,堅定地說:「離這兒很遠——在朗茨克魯納城下。」

蘇沃洛夫陡地跳了起來。

「在我們向盧布林撤退的時候,他率領主力部隊繞過大老爺的隊伍,進入俄軍後方,走原路朝克拉科夫那邊去了。」騎兵大尉打住話頭,打量着蘇沃洛夫。



贊助商連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