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九層雲 - 21 / 115
古典小說類 / 无名子 / 本書目錄
  

九層雲

第21頁 / 共115頁。

 大小:

 第21頁   
  
FireFox、Edge瀏覽器可關屏朗讀
Chorme則需開屏朗讀。

茶湯畢,復說說話兒一會子,一壁廂周觀觀中風景。忽然聽得琴聲亮,周瑞家的道:「老師父常常使小師父們彈着這般音聲,也不是好好的清福麼?」煉師紅了臉道:「噯啊,出家之人,那裡以這絲竹為娛。女冠們多進了府中,太太每使賜坐,命彈琴曲,他們自嫌手澀調疏。昨有一年輕客女冠,自湖廣來,容貌豐彩,又慣于音律。徒弟們欲其願學,那女冠果然彈得好稀世的音。」錢老老們齊道:「好奇,好奇。我們向前看一看呢。」煉師道:「媽媽,使不得。那女冠一來初來面生,二則年輕羞澀。一見媽媽們,知自鄉相府中來的,他也必然害羞起來,不肯動手。媽媽如欲聽聽,輕放著跫音,在窗眼兒窺覘着,看一看他罷。」媽媽們點點頭,一時起身,便躡足躡腳,走至窗根底下,舐破紙窗,向裡面偷看時:正中桌兒上,坐著一個年可十八、九歲的女冠,極其嬋娟華麗,低着頭,手弄彈琴,兩傍分坐著三、四個女冠,齊聲喝采。媽媽人一見假女冠,端坐彈琴,宛似出水芙蓉,愛慕不住,只黏住了看。

杜煉師送女童暗暗告訴道:「媽媽們,我師父拿酒來,敬老老們一杯罷。」老老們點着頭,拉著諸人,齊齊還到禪堂。


  

女童們進前,斟上酒來。奶娘們三人,一同飲過。一壁廂又端上飯來,大家用畢。

盥漱茶罷,周瑞家的道:「師父,剛纔彈琴的女冠,容姿秀美,舉止端雅。琴調我們雖不知高低,聲韻悠揚,比別的不同。我們太太聽得,必然要師父邀請邀請。師父須用力幫了送府裡罷。」錢老老介面道:「我們不告了太太,太太不知道,可以無言。若告的時,太太請邀的很了。」煉師道:「太太若要叫他進來,他哪裡敢不趨進候謁?」周瑞家的大喜,再四囑咐,復散坐說了一會子閒話,遂告別起身道:「多多叨擾了,請改日再候。」煉師道:「老媽說那裡話?山僻小院,每每不能適稱了。」於是大家都回府中,就將虔誠頂禮的話告了。又將客女冠玉琢金雕一般美麗,彈琴清亮,一五一十,告訴了一回。崔夫人大喜道:「你們何不同邀他來」

周瑞家的道:「他女冠恐害臊起來,小的們亦不敢當面看看,只再三要煉師幫瞭解勸他,以俟太太之命。那裡與他一同來的?」夫人點點頭,便使周瑞家的,同數個丫鬟,一葉遮轎,往靈佑觀請他一見。

煉師同周瑞家的對假女冠道:「鄭司徒、夫人,本是此觀檀越。老夫人有請的,貧道難道不盡心輸誠,客冠不辭一番之勞,以副貧道之望罷。」假女冠假意道:「遐士賤蹤,本不當於蓕戟之門。師父勤教,豈敢違拗?」煉師稱謝。周瑞家的大喜。

於是假女冠重整了衣裳,攜了古琴,坐了遮轎。端的是天然高標,望之無一點塵累,媽媽們稱讚不已。

行不多時,到了司徒門前,落下轎。老媽們引從垂花門至內堂堂下。只見兩侍娥扶着一位鬢髮半白的夫人迎上來,假女冠知是太太,仰看拜了四拜。夫人答以半禮道:「只常禮罷。」便命侍婢扶上堂來,設了綉墩賜坐,又命供茶。

茶罷,假女冠躬身拜問太太之安。夫人欠身問好,一眼看他儀容豐麗,言辭溫恭,愛的不勝,便問道:「女菩薩今年幾歲?何方人氏?」假女冠恭敬答道:「賤庚今十八歲,湖廣世居。今為遊觀到京師,在靈佑觀杜煉師法座下呢。」夫人道:「老身又病又老,塵念已冷。素性癖于絲竹,以娛暮年。聞得女冠峨詳得其神妙,請邀光降,冀恕唐突。」假女冠起身復坐,斂膝答道:「雲遊蹤跡,不敢候謁于相門。即蒙賜教,恭敬莫如承命,敢冒唐突而造門。這些賤枝,有不足仰塵高明呢。」夫人就命侍娥搬來女冠素琴,在前摩挲道:「好枯桐!女冠從那裡有此罕世的寶?」假女冠道:「貧道師父,是世外的人,學琴而乃賜的。聞是嶧陽石上之材,音韻比他些清亮。」夫人點點頭,讚道:「必是仙人所授,難道曠世之調。老身有一女兒,今年十五,頗免魯鈍,略解音律。女冠彈得好,使他評評,也是韻事。」隨命鸚鵡,叫請姑娘來。鸚鵡答應着去了。


  
一盞茶時,只聞一陣香撲了臉來,不知是何氣味?但看遠遠有五六個奶娘、丫鬟們,簇擁着一位小姐來,坐在太太傍邊。

假女冠定晴看時,端的肌膚微豐,身才合中,腮凝新荔,鼻膩鵝脂,溫柔沉默,穿著縷金百蝶穿花大紅雲緞窄背襖,外罩五彩刻絲石青羅褂,下着翡翠散花洋縐裙,裙下半露三寸金蓮,蓮步生花。

假女冠望的目眩神暈,不覺身一時酥麻起來。半日才定了神魂,立起身,請了姑娘之安。瓊貝便欠身問好了。



贊助商連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