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魏忠賢 - 42 / 176
古典小說類 / 佚名 / 本書目錄
  

魏忠賢

第42頁 / 共176頁。

 大小:

 第42頁   
  
FireFox、Edge瀏覽器可關屏朗讀
Chorme則需開屏朗讀。

三朝之後,如玉便問進忠:「這些箱籠內是甚物件?」進忠將魯太監差他送禮與汪中書的話一一說了。如玉就叫他到州裡伺候去,婆子不肯道:「我們山東的風俗要滿月後才出門哩。」進忠在家,終日夫婦行坐不離,好生恩愛。到二月盡間,進忠要到東阿探信。婆子道:「東阿縣有幾個親戚,前日都送禮的,你去拜望拜望。」進忠答應。打點衣服行囊,同個遠房小舅子並田爾耕三人上馬,同上州裡來,到親戚家拜望,各處留飯住了兩日,才到東阿院前訪問。汪中書尚未開門,只得又在親戚家住了兩日才回來。

田爾耕道:「我們走劉家莊上過,何不同老兄去拜拜他,他問過兄好幾次了。」進忠應允,三人遂並馬往劉家莊來。見路上人不分男女,頭上都貼著甲馬,捧着香盒,紛紛攘攘。也有年老的年少的,也有大家婦女穿綾着絹的,都在人叢裡挨擠。進忠道:「這些人做甚麼,這樣不分男女的行走?」


  

田爾耕道:「這是到人家赴會去的。」進忠道:「甚麼會?」爾耕道:「叫做混同無為教,不分男女貴賤,都在一處坐。」進忠道:「這也不雅。」爾耕道:「內中姦盜邪淫的事也不少。」三人說著,望見前面一所莊院,馬到莊前,只見四面垂楊,一溪碧水,門樓高聳,院牆寬大,真個好座莊子。三人到了門前,只見門外兩邊放著兩張長條桌,每桌上放著三四個冊子,四個人在那裡寫號。那些男女們到了門前,記上名字,一個個點進去。門上有認得田爾耕的道:「田爺請進。」爾耕道:「我是來拜你大爺的。」門上道:「大爺不在家,到東莊去了。」爾耕遂將進忠的拜帖留下道:「大爺回來說罷,我們回去了。」門上道:「請用了齋去。」爾耕道:「不消了。」三人回馬而行,進忠道:「好個大人家!」爾耕道:「他是個宦家,乃尊是個貢生,在南邊做知縣。劉兄為人極好,只是濫賭些。他祖母最向善,一年常做幾次會,也要費若干銀子。」回到莊前,爾耕相辭而去。

進忠進門對丈母說:「親戚相留,故此來遲。」又說去拜劉天祐,如玉聽見,便有不悅之色。吃過晚飯睡覺,夫妻一夜綢繆,正是新娶不如遠歸。

不日劉天祐來回拜,進忠留他吃了飯,同到田爾耕莊上賭錢,半日進忠輸了五十餘兩,回家瞞着妻子取了還他。那班幫閒放頭的,遂以他為奇貨可居,日日來尋他。劉天祐見進忠爽利,又有田產,也思量要算計他,爾耕又在中間騎雙頭馬撰錢。

一日,進忠打聽得汪中書開門,發杠起身,忙收拾了禮物同爾耕來東阿送禮。及至院前,汪中書已去了。進忠着忙道:「這事怎處?」只得要趕上去。此刻身邊又無盤纏行李,要回去取,又怕耽擱了。再到縣中訪問,說汪中書不能起旱,是水路去的,進忠才放心歡喜道:「他水路遲,我旱路快,回家收拾了趕去不遲。」遂急急要回去,無奈又被個親戚纏住不放,直至日落方起身。三人乘着月色並轡而行,至三更時才到劉天祐莊前。爾耕道:「我們到劉兄處借宿罷。」進忠道:「再耽擱不得了。」爾耕道:「起五更去不遲,半日功夫就到了。此地前去曠野,你又有許多禮物,最是要緊,寧可小心為妙。」進忠道:「也有理。」

遂到莊上叫門。劉天祐出來相見,取酒管待,飲了一會,又要賭錢,進忠道:「有事要起早。」劉天祐問道:「有甚事?」進忠把要趕去送禮的事說了一遍。天祐道:「既有公事,就請安置罷。」

爾耕道:「魏兄這禮據我說盡可不必送,常言道:」識時務者呼為俊傑『,如今汪中書已去遠了,一定是病重,才由水路去哩。「進忠道:」不送沒得回書,這批怎繳。「爾耕道:」你定要繳他怎麼?你如今有家小在此,又有若干的傢俬,這分禮也有千金之外,這銀子拿了去生息,安居樂業自在日子不過,到在衙門裡纏什麼!自古道:「跟官如伴虎』,那魯太監也是掯詐商人的,不義之財,取之何害!」天祐道:「田兄見道之言,甚是有理。」進忠猶自沉吟。

爾耕道:「且拿骰子來耍耍。」小廝鋪下氈條,點上兩枝紅燭,放頭的取籌馬來擺下。擲到鷄叫時,進忠輸了二百兩,爾耕贏了,說道:「天快明了,揭起場來睡睡罷。」進忠心上有事,又輸了錢,再睡不着。及到天明,反睡熟了。醒來時已日高三丈了,忙叫起田爾耕。小廝進去半日,才討出水與茶湯來。又等天祐慢慢出來同吃早飯,已是日中了。三人才上馬,各自回家。


  
進忠到家,已是申牌時分,如玉接着,問道:「原何不送禮,又帶回來?」

進忠道:「他已動身去了。」如玉道:「去了,怎處哩?」進忠道:「我要趕到路上去送,老田叫我不要送。」如玉道:「你不送,那裡討回書哩?」

進忠又將爾耕之言說了一遍。如玉道:「不可。受人之託,必當終人之事。魯太監送這份厚禮,定是有事求他,你昧了他的,豈不誤他大事?你平日在衙門裡倚他的勢,撰他的錢,他今托你的事,也是諒你可托,才差你的。你昧心壞了他的事,于自己良心上也過不去,他豈肯輕易饒你?老田是個壞人,他慣干截路短行之事,切不可信他,壞自己之事。快些收拾,明日趕了去。」親自代他打點行李,備辦乾糧,五鼓起來催促丈夫起身,恐遲了,田爾耕又要來攔阻。天一亮,就備了牲口動身。



贊助商連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