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韓湘子全傳 - 57 / 92
古典小說類 / 楊爾曾 / 本書目錄
  

韓湘子全傳

第57頁 / 共92頁。

 大小:

 第57頁   
  
FireFox、Edge瀏覽器可關屏朗讀
Chorme則需開屏朗讀。

退之聽得聲音似鶯囀喬林,忙忙抬頭看時,不覺魂飛天外,魄散九霄,左回右顧,注目凝睛。那女子秋波斜溜,眉黛偷顰,屢屢送情,遙遙寄意。

退之看了一會,便叫道:「再鏃熱酒來。」過賣捧壺當面。退之問道:「你主人家姓恁名誰?」過賣道:「我店主人老爹叫做賈似真。」退之道:「這三四百人家共有幾姓?」過賣道:「都是賈。」退之又道:「那朱欄畫閣上面還是主人家的臥樓?是客樓?」過賣道:「主人臥房直在後面第七層房子內,這樓上是主人女兒明月仙的臥樓。」退之道:「天色將晚了,雪又大得緊,不知前途有好客店安歇麼?」過賣道:「這般雪天,前途客店又遠,去不得了,我這店中極好安歇,但憑老客自裁。」退之道:「既然如此,你打掃一間潔靜房屋,待我安歇一宵,明早便行。」過賣迫:。


  

「房子、床鋪,件件乾淨的,不消打掃得,就是這明月仙樓下,極是清潔幽雅,任從客官安置。」遲之道:「樓下倒好。」便叫張千、李萬搬了行李,跟着過賣,走禮樓下看時,果然精緻得緊。退之心中暗喜,掇了一張椅子,傍着欄桿坐著。

坐不多時,只聽得咿軋門響,裡面走出一個人來,正是那姓賈的主人。

退之便立起身來迎他。那賈似真斂氣躬身,近前喏道:「相公請見禮了。」退之還廠一個揖,道:「老夫經紀營生,偶從貴處經過,借宿一宵,主人翁何為這股稱呼。賈似真道:“小女明月仙夜夢貴人與他同拜花燭,候至此時,不見有他客到來,止有相公三位借我家安歇,正應小女的夢了,豈不是有緣千里能相會?在下情願把兩個小女都嫁與相公,以成吉夢。」退之聽得這一句,恰便似抓着癢處一般,便悄悄問張千道:「我正沒有公子,若娶了這個二夫人,生下一男半女,也是韓門後代。但不知他是頭婚?是二婚?」張千道:「老爺既要生兒子,管他頭婚二婚,熟罐子偏會養兒子。」李萬道:「據小人主見,又不足這般說。」退之暗道:「你主意是恁麼樣光景?」李萬道:「這般大雪,我們付將計就什,老爺贅在他家住時,落得嚼他的飯食,睡他家娘子,等他天晴,我們一溜煙走去到任,若得恩賜回鄉,老爺也不要馳驛,依先打這條路轉來。

倘或二夫人生得公子,穩定帶他回家,也管不得老夫人吃醋捻酸;若不曾生得公子,老爺只哄他說我到家就着人來取你,且把這件事瞞過老夫人,省得耳根閙吵。不知老爺主意若阿?」退之低頭想一想,道:「李萬說得甚有理。」即轉身上前,對賈似真說道:「實不相瞞,我是朝中禮部尚書,姓韓,因諫迎佛骨,被貶到潮州為刺史,今庚五十多歲,正應着令愛夢見的半老貴人。只是我夫人尚在,令愛就是嫁我,止好做二夫人,須要與令愛說過。」賈似真道:「算命的算定小女目下有貴人娶做二夫人,又與夢相符合、莫說做二夫人,就是鋪床疊被做通房也是情願的,何須講過。」退之見他應允,一似孩兒吃糖,貧子拾寶,滿臉堆下笑來。

當下,賈似真叫丫環:「快請兩位小姐出來,趁此吉日,與韓貴人成親。」不移時,叮噹珮響,蘸鬱香飄,四個丫環,一個叫做標緻,一個叫做致標,一個叫做希奇,一個叫做奇希,他四個簇擁着明月仙、清風仙出來拜見退之。退之就與他拜了花燭,同歸羅帳。只見樓上擺下酒果一桌,這酒不知是真是假?看官聽說,這酒原來就是退之壽誕那一日擺與湘子吃的那一張桌面,其時湘子差天將運在這裡,今日擺將出來,試退之記得不記得,只見明月仙手捧金盃,滿斟綠蟻,遞與退之,道:

酒泛羊羔,大雪紛紛日未消。喜得有緣相會,鳳友駕交。鸞交來,同歡笑。請寬袍,今宵恩愛,百歲樂滔滔。

退之接酒飲了。清風仙又斟一懷酒,遞上退之,唱道:

玉斝香醪,且喜新知是故交。只願青絲綰結,白首同調。切莫半路相拋。請寬袍,憐新棄舊,風雨打花朝。

退之接酒在手,問道:「二位新人,這兩個大丫環曾有丈夫麼?”明月仙道:「妾身姊妹今日才得伏事貴人,如何丫環得有丈夫?」退之道:「他們既不曾有丈夫,趁着今日良宵,將標緻配與張千,致標配與李萬,也是春風一度。」明月仙道:“謹依貴人嚴命。」

當下,退之叫張千、卡萬道:「兩位夫人把標緻、致標配與汝二人為夫婦,汝兩個可磕頭謝了夫人。”張千扯一扯退之,低聲說道:“老爺,你只見佳人嬌樣,全不想這些人都不是凡人骨相。我記得那撐船的曾說:過得美女莊,才是翰林郎。看今朝景象,明白是裝成榜樣。

倘被他騙了行囊,化作清風飄蕩,那時節,就是神仙也難主張。」

退之道:「你不要多言;這是我的老運通。」張千道:「不要說老運,只怕要倒運。」退之大喝道:「我做了朝廷大臣,不知見過多少奇異古怪的事,今日這件小事兒,倒要你多口饒舌!本待趕妝回去,大夫人只說我不能容人,且饒你這一次!」喝得張千喏喏連聲而退。


  

當下,明月仙斂衽上前道:「大人不責細人之過,且請息怒。」那標緻、致標捧着中靴衣服,遞與退之脫換。退之忙忙地把身上衣服巾靴脫了下來,轉過希奇、奇希接去;一面穿上新鮮巾服,一面吩咐張千、李萬,俱出外廂伺候。明月仙、清風仙攜着退之手吟道:

說我家窮家不窮,安眠自在過秋冬。

雖然無總田和產,薄薄傢俬賽鄧通。

退之左顧右盼,答道:

笑我身窮道不窮,皇恩遷轉在秋冬。



贊助商連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