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蜃樓志 - 41 / 84
古典小說類 / 愚山老人 / 本書目錄
  

蜃樓志

第41頁 / 共84頁。

 大小:

 第41頁   
  
FireFox、Edge瀏覽器可關屏朗讀
Chorme則需開屏朗讀。

他連夜回衙,也就疑心是霍武餘黨,提出霍武來夾打了一回。霍武仍然不理,只得依舊收監。後又得了牛巡檢途次被劫、錢典史一門殺死二十三人的報,因事情重大,有關自已前程,仍復提出霍武,也不打他,喝罵道:「你這大膽匹夫,我倒好意看你哥哥面上,沒有辦你。你如何縱容黨羽,殺官殺吏、劫搶橫行、目無王法?

我如今也不管你招不招,將這案件申詳上去,怕你飛到海裡去不成!」便叫該房迭成文案,即日申詳。


  

霍武道:「小人是異鄉之人,那裡有什麼黨羽?我一死不足惜,只怕連累着哥哥,望大爺憐憫。」公羊生道:「我今早見轅門報上,你哥哥已定了死罪,不久就處決的了,你也尋你的死路去罷。」因分付小心監守,一面檄營會緝,一面嚴緊搜拐。

霍武吃了一嚇,悶悶的下監,心中想道:「那殺人的事呢,一定是呂又逵做的。他因何不來見我,一味橫行?這哥哥處決的話,卻是為何?今日這知縣申詳上去,我若順受,斷然也是一死。難道我兄弟二人的性命,就都送在廣東不成?我今夜且越獄出去,打聽哥哥消息,他生我死,他死我生,庶可畝姚氏一脈。只是我這一走,有犯王章,可不又負了匠山哥哥的教訓?」

左思右想,暫且從權。

到了一更有餘,將兩手一扭,那鐵肘紛紛斷落,又去了腳上的鐐頭、頸上的鏈條,將身一縱,跳過牆垣。正是月盡的光景,雖則一天星斗,卻無月亮當空。霍武走上街坊,認不得途路,亂走一陣,依舊到了縣前。聽得喊聲四起,霍武認是拿捉他的人,心上卻也不怕,且一直往西行走。

誰知此刻已是三更時分,眾英雄爬牆進來,各各動手。又逵、何武、尤奇劈開監門殺進,各處尋到,總不見霍武一人。因拿住一名獄卒嚇問,獄卒引至獄底霍武鎖禁的地方,但見刑具滿地,並無人影。因問那獄卒道:「你還是要死要活?」獄卒道:「小的一般是爹媽所生,怎敢不要活?」又逵道:「你既要活,須直說,這姚老爺還是他們謀死的,還是藏在何方?」獄卒道:「今日傍晚審了,就押在這個地方,本官又沒有討病狀。

小的並不敢說半句謊,小的是向來持齋唸佛。」又逵大怒,不待他說完,一刀殺了。因垂淚道:「我哥哥料想被臓官謀死,這是我害了他了!

我與你且殺進官衙,以消此恨。」尤奇忙勸道:「兄弟且不要惑傷,你看這地上刑具,是扭斷的。

姚哥哥何等樣人,怎肯輕易遭他謀害?除非是自家越獄,逃亡他方,倒是未可定的事。」

又逵道:「你還不知哥哥的性情,他是最不肯越獄的,況且今日傍晚審問,此時逃到那裡去?」因與何武放起一把火來,大喝眾囚徒:「要命的都跟我殺出去!」那獄中有二百餘囚人,發聲喊,跟了一大半出來。

出得獄門,撞見谷深、褚虎。那知縣正與小妾行房,一聞此報,嚇得魂不附體,以後就成了不舉之症。忙分付眾人堵禦,自己急往床底下亂鑽。外面衙役民壯、禁卒夜班聚有五十餘人,那裡夠五人的砍瓜切菜,一陣殺的殺,跑的跑,弄得毫無人影。


  
又逵因不見霍武,定要殺進縣衙,四人再三勸住說:「且到文廟前候馮大哥到來再議。」又逵只得同他們來至廟前。

卻好馮剛、戚光祖殺散武衙門救兵,方纔走到,見五人同着許多囚徒到來,即上前喊道:「請姚哥哥相見。”又逵聽說,不覺放聲大哭道:「我哥哥已被公羊生謀死了。萬望馮大哥替我報仇雪恨,兄弟情願一力當先,死而無怨!」馮剛問:「是怎說?」何武將方纔情景及尤奇的話說了一番。馮剛道:「尤兄弟的見識不錯,姚哥哥必不曾死。」又逵嚷道:「你們都不是真有血性的男子!我只殺了知縣,與哥哥報仇,不用你們幫助。」說畢,即依舊望原路而行。馮剛、尤奇一把扯住,說道:「兄弟不可性急。既然要殺知縣,也須同去拿他,細審一番,纔曉得哥哥下落,你若殺了他,豈不是死無對證了?就殺了一百個知縣,有何用處?」正在爭閙,只見黑影裡三人走來,當頭一人大喝道:“呂又逵,你還要殺何人?還不隨我出去!」

又逵見是霍武,喜得拜倒在地,說道:「哥哥果然未死!我的哥哥,可不急死又逵也!」霍武扶他起來,道:「兄弟,你任性殺人,致我受累,還是這等胡行!」又逵不敢分說。馮剛上前說道:「兄長恭喜出獄!我們且出城細說,怕有追兵到來,又要殺傷人命。」霍武道:「此位卻是何人,從未識面?」尤奇道:「是馮剛馮大哥,諸事全仗他的。」霍武道:「小弟且出城再謝。」眾人簇擁着霍武,一路出城,並無一卒阻擋。韓普早領着眾人迎上。又替囚徒解了鐵鏈,教他們各自逃生。眾人都情願跟着一同前去。

馮剛道:「且一同到了舍下,再作商量。」這四五十里路,值得甚走?紅日纔升,已到馮府。馮剛于廳中放下一把交椅,請霍武上坐,自己納頭便拜,說道:「小弟久仰兄長大名,如雷貫耳,今日得見,庶慰渴懷,望乞收之門牆,以備臂指。」霍武道:「蒙馮兄搭救之恩,尚未致謝,今忽行此禮,小弟惶恐何安!」忙跪下平拜了。

何武亦上前再拜,口稱:「望師父收畝,小弟情願犬馬終身。」霍武亦忙扶起。馮剛代他說明殺死牛巡檢一家的原委。霍武道:「原來令尊令嫂都已被他逼死,這個自然該殺的。



贊助商連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