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蜃樓志 - 46 / 84
古典小說類 / 愚山老人 / 本書目錄
  

蜃樓志

第46頁 / 共84頁。

 大小:

 第46頁   
  
FireFox、Edge瀏覽器可關屏朗讀
Chorme則需開屏朗讀。

後又接到碣石、海豐的告急文書及督撫的移文,方知姚衛武已經斬首,這為頭的就是衛武的兄弟霍武。恨他不畏朝廷的法度,不顧父母的體面,因諭本標中軍賀斯光領兵征剿,叫他活擒到來,自己細細審問。

這賀斯光乃是永樂時大將軍邱福的曾孫。邱福因出塞全軍覆沒,次子邱賀逃竄粵西,改姓為賀。那賀斯光系提標第一員勇將,臂開兩石之弓,手提百斤之棍,任公向來用為先鋒,戰無不克。奈他恃勇輕敵,更有信陵君醇酒婦人之癖。


  

奉了任公將令,正要起兵前進,卻好督撫的檄文又到,因挑選馬、步軍兵二千,七八個參游守備,鼓勇而來。

因主將勇悍荒淫,部下效尤更甚,一路上逢人家就搶,逢婦女便淫,非理分外的凶狠。到了鵝埠,放起一把火來,燒做白地下寨。

斯光分付:「即刻踏平了羊蹄嶺,再吃早飯。」眾軍吶喊上前。那關上的火炮、木石雨一般的打下來,不能前進,斯光說道:「賊匪既作準備,且吃飽了飯,尋一個計策破他。」因分付一面埋鍋造飯,一面叫人四下打聽上山路徑。

早有探卒報道:「各處都無路可上,惟有西南大路雖新設一關,卻無人把守,且鳳尾河中淺水新涸,不必用船。」賀斯光道:「這伙賊匪,他知道我從北路殺來,所以這里加緊把守。我如今轉去攻他背後,叫他迅雷不及掩耳,可不一個個都死。我們日間不可移動,恐怕他參透機關。

一面故意攻山,晚上從鳳尾河進去,他就防備不來了。」

眾將歎服。

斯光吃了半日酒,到了晚上,畝一二百名老弱看營,搖旗擂鼓,虛張聲勢,自己同了眾將,潛從鳳尾河進發。河中無水,人馬爽快而行。走不到十里路,聽得山頭震天價一聲炮響,霎時間兩岸火把齊明,無數火器盡行攪入。

斯光大吃一驚,情知中計,急叫快快轉去。誰知火器着了衣甲,燒得個個着忙,山上的火箭又如飛蝗一般亂射下來。

到得口頭,來路已經塞斷,回顧手下兵卒,已燒死一半。斯光無計可施,大叫眾兵:「拚命殺上岸去,死裡逃生!」自己奮勇一躍,便有二丈多高,一手扳住樹木,一手揮棍,挨上岸。誰知這樹根已被火傷,怎禁斯光的神力?樹根折斷,卻又倒栽蔥跌下河來。那上流之水忽然淹至,一千多焦頭爛額之人,都做了燒熟的魚鱉,也辨不出什麼將官、兵卒、馬匹了。

那老營中二百餘人,已被又逵等殺散,搶了許多輜重器械及糧餉等物。

霍武、遯庵已知大獲全勝,天明坐在寨中,各路都來報捷。

遯庵分付將山南人馬撤還,俱延至寨中吃慶賀酒席。

霍武將所得糧餉銀錢分賞眾兵卒,叫他們亦各歡飲一天。

席間,遯庵說道:「惠州經此番大衄,自無人敢再來。任提督又在外洋,也未能驟至。只是督撫兩標兵馬,數旬之內必然掩至。乘此刻秋涼閒暇,眾將軍當不辭勞苦,先取碣石,再定海、陸二邑,以為根本。」眾人都齊聲應道:「願聽軍師號令。」停了三日,遯庵撥尤奇、呂又逵為第一隊,何武、韓普為第二隊,自與馮剛為第三隊,許震、谷深為第四隊,各領二百人馬,聲言攻取海、陸二縣,擺齊隊伍而行。二縣得此消息,各各登城守禦,晝夜提防。誰知羊蹄嶺人馬並未驚動海豐,到了陸豐,遠遠的在城外屯紮了半天,連夜往碣石衛進發。

三更已至衛城,毫無守備,遯庵即分付爬城。

這五六里大的城,不過一丈多高,頃刻攻進。遯庵叫第一隊殺向中營,第二隊殺向左營,第四隊殺向右營。自同馮剛殺往協鎮府。軍民同知衙門本無兵卒,不必管他。


  

這裡各路殺來,可笑這幾營將官還在床中睡覺。閙到五更,遯庵坐在協鎮府中,那尤奇、又逵已解到守備沙先、游擊曾勇。韓普、何武提了參將費時的頭,擒了兩員千總解至。

許震等也拿住守備常棣夫、同知胡自省來到。遯庵分付一面豎起招降旗,一面貼了安民榜,將拿來文武概行寄監,其家口亦拐明,分別看守,不許殺害一人,候姚將軍定奪。

不一時,有二千餘軍跪在轅門求降,口稱:「願見姚二老爺。」遯庵一一撫慰,每人賞銀一兩,軍民府所貯倉谷五斗。

休兵一日,就着尤奇、何武畜本兵四百、降兵一千鎮守,自己領了諸將並千餘降兵,回陸豐縣來。

那陸豐知縣苟又新已得消息,便邀游擊楊大鶴商議。

大鶴道:「前日賊匪從這裡經過,我原要領兵截住,殺他個片甲不回,因太爺必要堅守,養成此患。如今且候他回山時節,與他對壘一番,再作計較。」苟又新道:「我因賊匪勇悍,前日海豐、惠州兩處都遭喪敗,所以立意堅守。如今前後受敵,料難請討救兵,全仗將軍英武,與賊人廝拼一陣,但不可小覷這廝。」大鶴道:「但請放心!太爺只管守城,我只管出戰,各盡其職就是了。」大鶴即同一員千總、三四員把總,領着一千二百兵,出城紮住次日晌午,早望見羊蹄嶺人馬浩浩蕩蕩而來。大鶴忙將人馬擺開,自執大刀,在陣前彈壓。這遯庵已知陸豐兵馬擋路,曉得大鶴是一員戰將,急喚許震、谷深,分付如此如此,卻暗傳號令:「後隊改為前隊,緩緩的退下。」許、谷兩將領了二百餘兵,上前大喝道:「何處不怕死的鳥將官,敢來擋我的去路?難道沒有驢耳,不曉得我羊蹄嶺英雄的利害麼!」大鶴也喝道:「賊少死的囚徒,我來拿你與賀將軍報仇!」一刀砍過。

許震戰了四五合,回馬便走,谷深上前戰了六七合,也就飛馬而逃。大鶴呵呵大笑,招動軍馬,奮力趕來。二人且戰且走。



贊助商連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