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說唐後傳 - 119 / 154
古典小說類 / 佚名 / 本書目錄
  

說唐後傳

第119頁 / 共154頁。

 大小:

 第119頁   
  
FireFox、Edge瀏覽器可關屏朗讀
Chorme則需開屏朗讀。

張士貴說:「我的兒,你看這座山頭如此模樣,也不知有多高,上面然雲霧漫漫,也看不出此條山路,又有壁棧在此,怎生樣破法?」志龍說:「爹爹,我們且攻他一陣,吶喊叫罵,待他有將下來,好與番將鬥戰。」士貴道:「我兒言之有理。」連忙傳令人馬,震聲吶喊連天,炮響不絶,鼓嘯如雷,番奴番狗罵得沸反淫天,總然上面響也不響,又是一陣喊罵,上面原不見動靜,連攻十有餘陣,天色晚暗,上面聽也不曾聽見。張環說:「我兒,此山高得緊,我們在此叫破喉嚨,上邊曉也不曉得。

今日天色已晚,且到明日我們走上去看,倒也使得嗎?」志龍道:「爹爹主見甚好。」此夜,父子商議停當。


  

明日清晨,坐馬端兵出了營盤,張環說:「我兒,待為父先上去探聽消息,然後你們上來。”志龍道:「是!爹爹須要小心。」張環道:「不妨。」帶馬望山路一步步走將上來,直到了半山中,望上去見影影旗旛搖動,只聽得上面喝叫:「南蠻子上來,打滾木下去。」眾番兵應道:「曉得!」張環聽見,嚇得魂不附體,帶轉絲繮,三兩縱跑得下山腳,數根滾木也就打到山腳下了,說:「阿唷!我的兒,這個摩天嶺看來難破的,我們在山下叫罵,他們不來理你,若然上去,就要打滾木下來,這等厲害,分明軍師哄我們來送性命!」志龍說:“爹爹,我們不破摩天嶺,少不得也要死,如何是好?」

張士貴眉頭一皺,計上心來,說:「我兒,今番摩天嶺看來難破,破不成的了。不如帶領人馬竟望黑風關,下落戰船過海到中原,只說萬歲班師,哄住大國長安,把殿下除了,諒無能將在朝抵敵,你們保為父身登九五,不怕天下地方官不肯降順。那時,差勇將守住潼關,不容朝廷進中原。一則全了六條性命,二來一統江山一鼓而擒,豈不兩全其美?反得大唐不用絲毫之力。」

「孩兒們自當保父甫面稱孤。」張環傳令兵馬拔寨起程,離了摩天嶺,竟走黑風關,下落戰船,吩咐發炮三聲,把三千幾百號戰船多開盡了,一隻也不容留在此獨木城,解開蔑纜,由它大風打掉了。先鋒之令,誰敢不遵?就等朝廷差將追趕,沒有戰船。此為斷後之計。

我且按下,不表張士貴反往中原。

單講薛仁貴帶領一千人馬也到白玉關前,吩咐按下營寨。一聲炮響,軍士安營。天色已暗,當夜在燈下取出軍師所贈的錦囊折開細看,只見上邊有幾行字寫得明白:「白玉關守將,名為完賢朱追都羅彌,有一騎寶馬,名喚賽風駒,日行萬裡,夜走五千,可以大海浪中水面上奔走不濕人衣,你快取番將性命,奪此寶馬。今張士貴難破摩天嶺,已經帶兵往黑風關齊開戰船,反到中原去了。

大國長安有千歲在那裡,惟恐延捱有傷殿下性命,所以贈你錦囊護身披一角,你快上賽風駒,下東海望中原救殿下性命要緊。且把張家父子拿下監牢,速來繳旨。是有王封。」仁貴見了這一個錦囊,也覺魄散魂搖,心下暗想:「諒軍師之言決然有準,救兵如救火,若不破白玉關,少有賽風駒,怎到中原?也罷,不如到關前討戰便了。」仁貴算計已定,把馬催到關前,呼聲大喝:「呔!

關上番兒快報,說今有大唐朝護駕小將軍薛仁貴在此討戰,聞得你們守將叫什麼完賢朱追都羅彌,厲害不過,有本事叫他早早出關受死!」


  
不表關外討戰,單說關內把都兒飛報總府來說:「啟上將軍,關外有大唐人馬扎安營盤,早有一將名喚薛仁貴,在那裡呼名討戰!”都羅彌大怒說:「既有唐將在外討戰,與魔家帶馬過來!」旁有一將應聲道:「不必哥哥親自出馬,待兄弟前去取勝便了。」都羅彌說:“既如此,兄弟須要小心,待為兄到關上與你掠陣。」

二人全身披掛,帶馬過來,跨上雕鞍,離了總爺衙門,來到關前,發炮一聲,關門大開,弔橋墜下,豁刺刺衝出關來。抬頭一看,原來就是火頭軍穿白將薛蠻子。「魔家久聞你的本事高強,到了此地,你命就該絶了。」仁貴抬頭一看,但見這員番將怎生打扮:頭上戴一頂黃金虎頭盔,面如鍋底相同,兩道硃砂紅眉,一雙碧眼圓睜,高梁大鼻,闊口板牙,招風大耳,腮下一派連鬢竹根胡,身穿一領映花紫羅袍,外罩紅銅甲,左懸弓右插箭,手端大砍刀,坐下烏騅馬。

仁貴心下暗想:這一騎馬不像賽風駒,未知可是完賢朱追都羅彌,待我問聲看:「呔!來將少催坐騎,通下名來!」番將答應道:「你要問我之名嗎?我乃大元帥蓋麾下加為鎮守白玉關副將雷青便是!」薛仁貴要救殿下到中原要緊,那裡還有工夫打話,聽見說不是都羅彌,便縱一步馬上喝道:「番狗照戟吧!」把這一戟挑將進來,雷青喊聲:「不好!」把手中大砍刀望乾上噶啷噶啷這一抬,險些跌下馬來。馬打交鋒過去,圈得轉來,仁貴喝一聲:「去吧!」插一戟刺將進來,雷青喊聲:「不好!我命休矣!」躲閃也來不及,正中咽喉,一命身亡了。關上有都羅彌一見雷青刺死,不覺兩眼下淚,吩咐開關,一馬當先衝出關來,大叫:「薛蠻子,你敢傷我兄弟,不要走,魔與你勢不兩立了!」薛仁貴聽抬頭一看,你道他怎生打扮?但見:頭戴一頂鑌鐵鳳翼盔,面如紫漆,兩道掃帚眉,一雙銅鈴眼,口似血盆,獅子大鼻,腮下一臉五絡長髯,身穿一頓柳葉黃金甲,外罩血染大紅袍,手執一條銀纓槍,坐下乃是一騎賽風駒。



贊助商連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