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說唐後傳 - 139 / 154
古典小說類 / 佚名 / 本書目錄
  

說唐後傳

第139頁 / 共154頁。

 大小:

 第139頁   
  
FireFox、Edge瀏覽器可關屏朗讀
Chorme則需開屏朗讀。

此鐵乃是二龍搶這一面小小鏡子,不想這珠打得重了,連鏡子嵌入皮肉內,有六七分深,鮮血直冒,染紅銀甲。喊聲:「痛殺我也!」馬上一搖,撲通一聲,翻落塵埃。

大仙把口一張,紅珠原收嘴內。仗劍縱馬,要傷仁貴。不防弔橋邊周青見了,魂不附體。大叫:「妖道!休傷我元帥。”


  

飛馬舞鐧,迎住道人廝殺。薛賢徒趕上前來,救回元帥,一竟入城。來至帥府,安寢在床,連忙把藥敷好,鬆了包巾,那曉仁貴昏迷不醒,只有一綫之氣在胸中。薛賢徒着忙,急到銀鑾殿奏說此事。

朝廷大驚,就命茂功前來看視。只見仁貴閉眼合口,面無血色,額上傷痕四圍發紫。徐勣問道:“此傷必受妖道口中精華打中,毒氣追心,無藥可救。不知陣上還有何人開兵,斷斷不可,若受此傷,一定多凶少吉,只可高挑免戰牌,保護城池再作道理。

你須服事,三天內有救星下臨。」

眾將應道:「是。」徐勣後上銀鑾殿,細奏仁貴受傷,命在須臾。天子聞言,心內牽掛。

單講薛賢徒聽了軍師之言,忙到東城,把金鑼敲動,外面周青與道人戰不上八九合,只聽城上鳴鑼,就松下雙鐧,叫聲:「妖道,欲打你為齏粉,奈城上鳴鑼收兵,造化了你,明日出來結果汝的性命。」帶轉馬,望城中去了。弔橋高扯,緊閉城門,薛賢徒分付高挑免戰牌。木角仙見了,哈哈大笑,回進帥營。

蓋蘇文接到裡面坐定,說:「師父,今日開兵辛苦了。」分付擺酒上來。大仙道:「你屢次失利,稱讚仁貴之能。起大兵數萬,未聞一陣得利。

今我一人下山,沒有半日交戰,就送了薛仁貴性命,又敗唐將一員,殺得他免戰高挑,閉城不出。」蘇文道:「薛仁貴方纔被師父打落馬去,明明唐將救回,未傷性命,怎說已送他殘生起來?」大仙道:「你有所不知,我口中這一顆紅珠,打去不中就罷,若已中在他身上,憑他有什麼神仙妙藥,也到不得第四天。」蓋元帥聽言大喜說:「師父,此珠這等利害,萬望師父再在此,與徒弟把唐將傷幾員,就好滅大唐,興東遼,取中原天下矣。」大仙道:「我一番下山,眷戀紅塵,開了殺戒,也非獨傷仁貴而來。

原有心輔佐狼主,剿滅唐兵,奪取中原花花世界,錦繡江山,做了中華天子,然後上山的了。」蓋秀文不勝歡喜,營中擺酒款待。

一到次日天明,大仙出營,在城下厲聲喝叫,大罵討戰,唐將只是不理。

猖獗回營,下馬走進帥營,蘇文開言道:「師父,今唐將閉城不戰,何日得破此城?延挨時日,如之奈何。」大仙道:「不妨,今看城上免戰高挑,一定唐將十分懼怯,待等三天後,絶了仁貴性命,然後四門架火炮攻城,怕他們君臣插翅騰空,飛回中原去了不成。」蘇文道:「師父主見甚高。」就依其言,日日營中飲酒,不表。


  

不想光陰迅速,停兵到了第三天,驚動香山老祖門人李靖,正坐蒲團,忽然心血來潮,遂掐指一算,明知白虎星官有難,即駕起風雲,來到越虎城,按落仁貴帥府前,周青在外邊,見空中落下一道人,到吃了一驚。大喝:「妖道何來?快些拿下!」李靖道:「周青,休得莽撞!我乃香山老祖門人李靖是也。今是薛仁貴有難,特來救他,快報進去。」周青聽了李靖二字,倒身下拜,說:「原來是恩仙,小將不知,多多有罪。

元帥臥床不起,昏迷不醒人事,請恩仙同進去看視。」李靖隨了周青,來至後堂,走近床前,揭開帳子,李靖看了額上傷痕,就知是朱皮山這妖道作怪。忙取葫蘆中仙水,搽藥傷所;又取一粒丸藥,將湯灌于口中,登時落腹。肚中響了三聲,仁貴悠悠醒轉,說:「嗄唷,好昏悶人也。」兩眼睜開,身上覺得爽快,忽然坐起床上。周青、薛賢徒歡喜不過,叫聲:「元帥,李恩師在此救你。」仁貴見李靖坐在旁首,即下床整頓衣冠,拜伏在地,說:「蒙恩師大人屢救薛禮性命,無恩可報。」分付擺素齋款待。

李靖說:「不必設齋,貧道已不食煙火,今有朱皮山妖道在此橫行,阻逆天心,故此下山收服妖畜,除其大患,好待你剿平東遼,奏凱班師。」薛仁貴大喜,連忙傳令,擺隊出城,與這妖道開兵。

各營總兵全身打扮,薛元帥披掛完備,隨李靖來至東城,炮聲一起,城門開處,弔橋墜下,衝出一彪人馬,攢箭手射住陣腳,薛賢徒摹旗,周青掠陣,戰鼓哨動。薛仁貴坐馬端戟,在弔橋觀望。只見李靖手中不端寸鐵,惟有拂塵一個,飄飄然步行至番營,喝道:「營下的,快報與朱皮山潑道得知,叫他早早出營會我。」營前小番看見,連忙報進營來道:「啟元帥,唐邦也有一個道人,在外面請大仙打話。」蓋蘇文聽報,便問道:「師父,他們不知往那處也請了道人來,諒必法術高強,所以擅敢前來討戰。」師父木角大仙道:「不妨,諒這班蠢俗莽夫,怎到得名山聖界,訪請高人。不過荒山廟宇,請其邪法妖道,投入羅網,自送殘生。快擺隊伍出營,取他性命。」蓋蘇文傳令,擺一支人馬,旗門開處,大仙上馬提劍,營前搖旗擂鼓,衝將上來。



贊助商連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