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舊五代史》 - 29 / 447
中國古代史類 / 薛居正 / 本書目錄
  

《舊五代史》

第29頁 / 共447頁。

 大小:

 第29頁   
  
FireFox、Edge瀏覽器可關屏朗讀
Chorme則需開屏朗讀。

二月己未,以權知靜勝軍節度觀察留後、前汝州防禦使華溫琪為靜勝軍節度觀察留後,依前檢校太傅。丙寅,以荊南節度使、檢校太師、兼中書令、渤海郡王高季昌為守中書令,依前荊南節度使。庚午,以晉州建寧軍節度觀察留後劉為晉州節度使、檢校太保。壬申,史館上言:「伏見北齊文士魏收著《後魏書》,于時自魏太武之初,至于北齊,書不獲就,乃大征百官家傳,刊總斟酌,隨條甄舉,搜訪遺亡,數年之間,勒為一代典籍,編在北史,固非虛言。臣今請明下制,敕內外百官及前資士子、帝戚勛家,並各納家傳,具述父祖事行源流及才術德業灼然可考者,並纂述送史館。如記得前朝會昌已後公私,亦任抄錄送官,皆須直書,不用文藻。兼以兵火之後,簡牘罕存,應內外臣僚,曾有奏行公事,關涉制置,或討論沿革,或章疏文詞,有可採者,並許編錄送納。候史館修撰之日,考其所上公事,與中書門下文案事相符會,或格言正辭詢訪不謬者,並與編載。所冀忠臣名士,共流家國之耿光;孝子順孫,獲記祖先之丕烈。而且周德見乎殷紀,舜典存乎禹功,非唯十世可知,庶成一朝大典。臣叨庸委任,獲領監修,將贖素食,輒干元覽。」詔從之。鹽鐵轉運使敬翔奏:「請于雍州、河陽、徐州三處重置場院稅茶。」從之。己卯,禮部尚書、充西都副留守兼判尚書省事崔沂奏:「西京都省,凡有公事奏聞,常須借印施行,伏請鑄尚事省分司印一面。」從之。是月,鎮州大將王德明殺其帥王熔,自稱留後,遣使來求援。宰臣敬翔請許之,租庸使趙岩等以為不可,乃止。

三月丁亥朔,祠部員外郎李樞上言:「請禁天下私度僧尼,及不許妄求師號紫衣。如願出家受戒者,皆須赴闕比試藝業施行,願歸俗者一聽自便。」詔曰:「兩都左右街賜紫衣及師號僧,委功德使具名聞奏。今後有闕,方得奏薦,仍須道行精至,夏臘高深,方得補填。每遇明聖節,兩街各許官壇度七人。諸道如要度僧,亦仰就京官壇,仍令祠部給牒。今後只兩街置僧錄,道錄僧正並廢。」己丑,以前兵部郎中杜光乂為左諫議大夫致仕。壬寅,改襄州鄢縣為沿夏縣,亳州焦夷縣為夷父縣,密州漢諸縣為膠源縣,從中書舍人馬縞請也。


  

夏四月,陳州刺史惠王友能反,舉兵向闕。帝命將出師逆擊,敗之。友能走保陳州,詔張漢傑率兵進討。敕開封府太康、襄邑、雍丘三縣,遭陳州賊軍奔沖,其夏稅只據見苗輸納。

五月丙戌朔,制曰:

朕聞惟闢動天,惟聖時憲,故君為善則天降之以福,為不善則降之以災。朕以眇末之身,托于王公之上,不能荷先帝艱難之運,所以致蒼生塗炭之危。兵革薦興,災害仍集,內省厥咎,蓋由朕躬。故北有邊裔狡逞之師,西有蒲、同亂常之旅,連年戰伐,積歲轉輸,虔劉我士民,侵據我郡邑。師無宿飽之饋,家無擔石之儲,而又水潦為災,蟲蝗作沴,戒譴作於上,怨咨聞于下。而況骨肉之內,竊弄乾戈,畿甸之中,輒為陵暴。但責躬而罪己,敢怨天以尤人。蓋朕無德以事上穹,無功以及兆庶,不便于時者未能去,有益於民者未能行。處事昧于酌中,發令乖于至當,招致災患,引翼禍殃。罪在朕躬,不敢自赦。夙夜是懼,寢食靡寧,將勵己以息災,爰布澤而從欲。今以薰風方扇,旭日初升,朔既視于正陽,歷宜更于嘉號。庶惟新之令,敷華夏以同歡;期克念之心,與皇王而合道。其貞明七年,宜改為龍德元年,應天下見禁罪人,除大闢罪外,遞減一等。德音到後,三日內疏理訖奏。應欠貞明三年、四年諸色殘欠,五年、六年夏稅殘稅,並放。侍衛親軍及諸道行營將士等第頒賜優賞,已從別敕處分。左降官與量移,已經量移者與復資。長流人各移近地,已經移者許歸鄉裡,前資朝官,寄寓遠方,仰長吏津置赴闕。內外文武常參官、節度使、留後、刺史、父母亡歿者並與封贈。公私債負,納利及一倍已上者,不得利上生利。先經陣歿將校,各與追贈雲。

以宣和庫使、守右領衛將軍李嚴權知兗州軍州事。丁亥,詔曰:「郊禋大禮,舊有渥恩,禦殿改元,比無賞給。今則不循舊例,別示特恩。其行營將士賞賚已給付本家,宜令招討使霍彥威、副招討使王彥章、陳州行營都指揮張漢傑曉示諸軍知委。是月,兗州節度使、充河東道行營都招討使劉鄩卒。


  

六月己亥,以都檢點諸司法物使、檢校司徒、行左驍衛大將軍李肅為右威衛上將軍。



贊助商連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