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韓愈集 - 9 / 130
古典散文類 / 韓愈 / 本書目錄
  

韓愈集

第9頁 / 共130頁。

 大小:

 第9頁   
  
FireFox、Edge瀏覽器可關屏朗讀
Chorme則需開屏朗讀。

天星送楊凝郎中賀正

天星牢落鷄喔咿,仆夫起餐車載脂。正當窮冬寒未已,借問君子行安之?會朝元正無不至,受命上宰須及期。侍從近臣有虛位,公今此去歸何時?


  

汴泗交流贈張仆射

汴泗交流郡城角,築場千步平如削。短垣三面繚逶迤,擊鼓騰騰樹赤旗。新秋朝涼未見日,公早結束來何為?分曹決勝約前定,百馬攢蹄近相映。槨驚杖奮合且離,紅牛纓紱黃金覊。

側身轉臂着馬腹,霹靂應手神珠馳。超遙散漫兩閒暇,揮霍紛紜爭變化。發難得巧意氣粗,歡聲四合壯士呼。此誠習戰非為劇,豈若安坐行良圖。

當今忠臣不可得,公馬莫走須殺賊。

忽忽

忽忽乎余未知生之為樂也,願脫去而無因。安得長翮大翼如雲生我身,乘風振奮出六合,絶浮塵。死生哀樂兩相棄,是非得失付閒人。

鳴雁

嗷嗷鳴雁鳴且飛,窮秋南去春北歸,去寒就暖識所依。天長地闊棲息稀,風霜酸苦稻粱微,毛羽摧落身不肥。徘徊反顧群侶違,哀鳴欲下洲渚非。江南水闊朝雲多,草長沙軟無網羅。

閒飛靜集鳴相和,違憂懷惠性匪他。凌風一舉君謂何?

龍移

天昏地黑蛟龍移,雷驚電激雄雌隨。清泉百丈化為土,魚鱉枯死籲可悲!

雉帶箭

原頭火燒靜兀兀,野雉畏鷹出覆沒,將軍欲以巧伏人,盤馬彎弓惜不發。地形漸窄觀者多,雉驚弓滿勁箭加,沖人決起百餘尺,紅翎白鏃隨傾斜。將軍仰笑軍吏賀,五色離披馬前墮。

條山蒼

條山蒼,河水黃,浪波去,松柏在山岡。

贈鄭兵曹

樽酒相逢十載前,君為壯夫我少年。樽酒相逢十載後,我為壯夫君白首。我材與世不相當,戢鱗委翅無復望。當今賢俊皆周行,君何為乎亦遑遑。

杯行到君莫停手,破除萬事無過酒。

桃源圖

神仙有無何眇茫,桃源之說誠荒唐。流水盤迴山百轉,生綃數幅垂中堂。武陵太守好事者,題封遠寄南宮下。南宮先生忻得之,波濤入筆驅文辭。

文工畫妙各臻極,異境惚移于斯。架岩鑿谷開宮室,接屋連牆千萬日。嬴顛劉蹶了不聞,地坼天分非所恤。種桃處處惟開花,川原近遠紅霞。

初來猶自念鄉邑,歲久此地還成家。漁舟之子來何所?物色相猜更問語。大蛇中斷喪前王,群馬南渡開新主。聽終辭絶共淒然,自說經今六百年。

當時萬事皆眼見,不知幾許猶流傳。爭持酒食來相饋,禮數不同樽俎異。月明伴宿玉堂空,骨冷魂清無夢寐。夜半金鷄啁哳鳴,火輪飛出客心驚。

人間有累不可住,依然離別難為情。船開棹進一回顧,萬裡蒼蒼煙水暮。世俗寧知偽與真,至今傳者武陵人。

東方半明

東方半明大星沒,獨有太白配殘月。嗟爾殘月勿相疑,同光共影須臾期。殘月暉暉,太白ㄦㄦ;鷄三號,更五點。

贈唐衢

虎有爪兮牛有角,虎可搏兮牛可觸。奈何君獨抱奇材,手把鋤犁餓空谷。當今天子急賢良,匭函朝出開明光。胡不上書自薦達,坐令四海如虞唐?

貞女峽

江盤峽束春湍豪,雷風戰鬥魚龍逃。懸流轟轟射水府,一瀉百里翻雲濤。漂船擺石萬瓦裂,咫尺性命輕鴻毛,

贈侯喜

吾黨侯生字叔<辶已>,呼我持竿釣溫水。平明鞭馬出都門,盡日行行荊棘裡。溫水微茫絶又流,深如車轍闊容。蝦蟆跳過雀兒浴,此縱有魚何足求。


  

我為侯生不能已,盤針擘粒投泥滓。晡時堅坐到黃昏,手倦目勞方一起。暫動還休未可期,行蛭渡似皆疑。舉竿引線忽有得,一寸才分鱗與。

是日侯生與韓子,良久嘆息相看悲。我今行事盡如此,此事正好為吾規。半世遑遑就舉選,一名始得紅顏衰。人間事勢豈不見,徒自辛苦終何為?便當提攜妻與子,南入箕潁無還時。

叔<辶已>君今氣方鋭,我言至切君勿嗤。君欲釣魚須遠去,大魚豈肯居沮洳。

古意

太華峰頭玉井蓮,開花十丈藕如船。冷比雪霜甘比蜜,一片入口沉こ痊。我欲求之不憚遠,青壁無路難夤緣。安得長梯上摘寶,下種七澤根株連。

八月十五夜贈張功曹

纖雲四卷天無河,清風吹空月舒波。沙平水息聲影絶,一杯相屬君當歌。君歌聲酸辭且苦,不能聽終淚如雨。洞庭連天九疑高,蛟龍出沒猩鼯號。

十生九死到官所,幽居默默如藏逃。下床畏蛇食畏藥,海氣濕蟄熏腥臊。昨者州前捶大鼓,嗣皇繼聖登夔皋。赦書一日行萬裡,罪從大闢皆除死。

遷者追迴流者還,滌瑕蕩垢朝清班。州家申名使家抑,坎軻祗得移荊蠻。判司卑官不堪說,未免捶楚塵埃間。同時輩流多上道,天路幽險難追攀。

君歌且休聽我歌,我歌今與君殊科。一年明月今宵多,人生由命非由他,有酒不飲奈明何!

謁衡岳廟遂宿岳寺題門樓

五嶽祭秩皆三公,四方環鎮嵩當中。火維地荒足妖怪,天假神柄專其雄。噴雲泄霧藏半腹,雖有絶頂誰能窮。我來正逢秋雨節,陰氣晦昧無清風。

潛心默禱若有應,豈非正直能感通。須臾靜掃眾峰出,仰見突兀撐青空。紫蓋連延接天柱,石廩騰擲堆祝融。森然魄動下馬拜,松柏一徑趨靈宮。

粉牆丹柱動光彩,鬼物圖畫填青紅。升階傴僂薦脯酒,欲以菲薄明其衷。廟令老人識神意,睢盱偵伺能鞠躬。手持杯交導我擲,雲此最吉余難同。

竄逐蠻荒幸不死,衣食才足甘長終。侯王將相望久絶,神縱慾福難為功。夜投佛寺上高閣,星月掩映雲瞳朧。猿鳴鐘動不知曙,杲杲寒日生於東。



贊助商連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