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上古三代文章 - 3 / 72
白話散文類 / 夏商周 / 本書目錄
  

上古三代文章

第3頁 / 共72頁。

 大小:

 第3頁   
  
FireFox、Edge瀏覽器可關屏朗讀
Chorme則需開屏朗讀。

○政語

帝嚳曰:「緣道者之辭,而與為道已。緣巧者之事,而學當作與為巧已。行仁者之操,而與為仁已。故節仁之器以修其躬,而身專其美矣。


  

故上緣黃帝之道而明之,學顓頊之道而行之,而天下亦平也。」(賈誼《新書·修政語》上)

帝嚳曰:「德莫高於博愛人,而政莫高於博利人。故政莫大於信,治莫大於仁,吾慎此而已也。」同上)

☆帝堯

帝姓伊祁,名放勛,帝嚳子,兄帝摯封為唐侯,以帝摯之九年受禪,號陶唐氏。以火德王,都平陽。或雲以土德王。在位七十年而舜攝,又二十八年崩,年百七十。

(謚曰堯。)

○政語

帝堯曰:“吾存心于千古,加志于窮民。痛萬姓之罹罪,憂眾生之不遂也。故一民或饑,曰此我饑之也。一民或寒,曰此我寒之也。

一民有罪,曰此我陷之也。(賈誼《新書·修政語》)上

○堯戒

戰顫慄慄,日慎一日。人莫貴於山,而貴於垤。(《淮南子·人間訓》)

刻璧東沈於雒

天子臣放勛,德薄施行不玄。(《禦覽》八十引《尚書中侯》)

☆帝舜

帝姓姚,名重華。或雲字都君,諸馮人。顓頊之後。堯徵為司徒,尋攝政受禪,號有虞氏。

以土德王,都浦阪。在位五十年,年百歲,或雲百十歲。(謚曰舜。)

○九共

予辯下土,使民平平,使民無敖。(《尚書大傳》)

○政語

帝舜曰:“吾盡吾敬,而以事吾上,故見為忠焉。吾盡吾敬,以接吾敵,故見為信焉。吾盡吾敬,以使吾下,故見為仁焉。

○祠田

荷此長,耕彼南畝,四海俱有。(《文心雕龍·祝盟篇》引舜之《祠田》)

☆夏禹

禹姓姒,名文命,蜀之石紐人,顓頊六世孫。堯以為司空,封夏伯,因稱伯禹。後受舜禪,號有夏氏,始降稱王。亦號夏後氏。

攝位二十年,即位十年,(謚曰禹,亦稱神禹,又曰大禹。)

○禹誓

濟濟有眾,咸聽朕言。非惟小子,敢行稱亂。蠢茲有苗,用天之罰。若予既率爾群對諸群疑當作群邦諸君以征有苗。

(《墨子·兼愛》下)

○禹禁

春三月,山林不登斧,以成草木之長。夏三月,川澤不入綱罟,以成魚鱉之長。且以並農力,執成男女之功。(《周書·大聚篇》:「旦聞禹之禁」)

○政語

民無食也。則我弗能使也。功成而不利於民,我弗能勸也。(賈誼《新書·修政語》上》)

○夏箴

中不容利,民乃外次。(《周書·文傳篇》引《夏箴》。孔晁曰:「夏禹之箴戒書也。」)

小人無兼年之食,遇天饑,妻子非其有也。大夫無兼年之食,遇天饑,臣妾與馬非其有也。戒之哉。弗思弗行,至無日矣。

同上

○開望

土廣無守,可襲伐。土狹無食,可圍竭。二禍之來,不稱之災。天有四殃,水旱饑荒。

其至無時,非務積聚,何以備之!(《周書·文傳篇》引《開望》。孔晁曰:「《開望》,古書名也。」《北堂書鈔》一百二引「天有四殃」已下為《周書·夏箴》。今據編於《夏箴》後。




  
○иね銘

教寡人以道者擊鼓,教寡人以義者擊鐘,教寡人以事者振鐸,語寡人以憂者擊磬,語寡人參獄訟者揮召。(《鬻子》:「夏禹之治天下也,以五聲聽。門懸鐘鼓鐸磬而置召,以待四海之士。為銘於иね。

又見《淮南子·汜論訓》,作“以待四方之士為號」云云,小異。)

○祀六

若爾神靈,洪祀。六是合,無差無傾,無有不正。若民有不敬事,則會批之六,六事之機,以垂示我。民人無敢不敬事。

上下王祀。(《尚書大傳》《鴻範五行傳》)

☆后稷

后稷名棄,帝嚳之冑。別姓姬,唐虞之際為天官,主稷。後之言主,故號后稷。後為司馬,子孫世居稷官,皆稱后稷。

至太康末失官。商初代柱為稷神。周克商,追尊為自出之帝,效配天。

○教稷

后稷曰:“所以務耕織者,以為本教也。(《呂氏春秋·上農》)

后稷曰:“子能以為突乎?子能藏其惡而揖之以陰乎?子能使吾王靖而川浴土乎?子能使保濕安地而處乎?子能使夷母淫乎?子能使子之野盡為泠風乎?子能使藁數節而莖堅乎?子能使穗大而堅均乎?子能使粟圜而薄糠乎?子能使米多沃而食之強乎?無之,若何?凡耕之大方,力者欲柔,柔者欲力息者欲勞,勞者欲息棘者欲肥,肥者欲棘。急者欲緩,緩者欲急。濕者欲燥,燥者欲濕。上田棄畝,下田棄川。

五耕五辱,必審,以盡其深殖之度。陰土必得,大草不生,必無螟蜮。今茲美禾,來茲美麥。是以六尺之,所以成畝也。

其博八寸,所以成川也。辱柄尺,此其度也。其辱六寸,所以間稼也。地可使肥,又可使棘。

人肥必以澤,使苗堅而地隙。人辱必以旱,使地肥而土緩。草訁大月。冬至後五旬七日,菖始生。

菖者,百草之先生者也。於是始耕。孟夏之昔,殺三葉而獲大麥。日至,苦菜死而資生,而樹麻與菽。

此告民地寶盡死。凡草生藏日中出。犭希首生而麥無葉,而從事于蓄藏。此告民究也。

五時見生而樹生,見死而獲死。天下時,地生財,不與民謀。有年瘞土,無年瘞土,無失民時,無使之治。下知貧富,利器皆時至而作,渴時而止,是以老弱之力可盡起。

其用日半,其功可使倍。不知事者,時未至而逆之,時既往而慕之,當時而薄之,使其民而郄之。民既郄,乃以良時慕,此從事之下也。操事則苦,不知高下,民乃逾處。



贊助商連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