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匹克威克傳 - 7 / 288
世界名著類 / 狄更斯 / 本書目錄
  

匹克威克傳

第7頁 / 共288頁。

 大小:

 第7頁   
  
FireFox、Edge瀏覽器可關屏朗讀
Chorme則需開屏朗讀。

「啊!好地方兒,」陌生人說,「輝煌的大建築群~~皺着眉頭的牆壁~~像要倒下來的拱頂~~黑漆漆的牆角落~~破破爛爛的樓梯~~還有古老的大教堂~~泥土味兒~~香客的腳步磨損了古老的台階~~薩克遜式的小門~~懺悔室就像戲院子的售票房~~那些僧侶就是古怪的顧客。教皇們,財政大臣們,和各種各樣的老傢伙們,生着一副大紅臉兒,起伏不平的鼻子,每天出現~~還有軟皮短上衣~~火槍~~沙可法古(沙可法古,一種石棺。歐洲傳說,古希臘人用一種特殊的石頭造成棺材,屍體入棺後幾個星期就被石頭吃掉,因此稱這種石頭為沙可法古(食肉石)。後來」沙可法古「一辭一般指一種帶有雕刻的石棺。)~~好地方兒~~還有古老的傳說~~奇異的故事:真棒;」陌生人繼續這樣自言自語,直到馬車開進大街,停在牡牛飯店門口。

「你在這裡歇嗎,先生?」那生聶爾。文克爾先生問。


  

「這兒嗎~~我不~~可你們倒是在這兒好~~好房間~~精緻的床鋪。賴依特飯店之外的第二家,貴~~非常之貴~~叫一叫侍者就要你半克朗(克朗:舊時英國貨幣,約值五先令。)~~如果你在朋友家吃,不在咖啡間吃,就要你更多的錢~~好傢伙~~非常之好。」

文克爾先生對匹克威克先生嘰咕了幾句;匹克威克先生對史拿格拉斯先生耳語,史拿格拉斯先生又向特普曼先生耳語,並且大家互相點點頭。於是匹克威克先生對陌生人說話了。

「今天早上你先生幫了我們很大的忙,」他說;「為了聊表謝忱,我們想請你來吃飯,你能夠賞光嗎?」

「榮幸得很羅~~我不敢點菜,可是烤鷄和香菌哪~~好東西嘛!什麼時候兒?」

「讓我看一看,」匹克威克先生回答,看看表。「現在快三點了。五點好不好?」

「剛好合我的意,」陌生人回答,「準五點~~回頭見~~保重吧;」陌生人把高統帽子從頭上舉起一兩,又隨隨便便地戴回頭上,歪在一邊,於是匆匆地走出院子,走上大街,棕色紙包一半塞在口袋裏一半露在外面。

「顯然是到過許多國家的旅行家,並且是對於人和事有細緻的觀察的人,」匹克威克先生說。

「我很想讀一讀他的詩,」史拿格拉斯先生說。

「我要是見過那條狗多好,」文克爾先生說。

特普曼先生沒有說話;但是他想到克里斯丁娜小姐。洗胃器和噴泉;他的眼睛裡充滿了眼淚。

訂了一間單用的起坐間,看了臥室,叫了菜,大家步行出去觀光這個城市和鄰近的地方。

我們把匹克威克先生所寫的關於史特勞德。洛徹斯特。查特姆和布隆頓這四個市鎮的記載仔細閲讀之後,發現不出他對它們的印象跟到過這些地方的別人有什麼重大的不同之處。他的概括的描寫是很容易摘錄出來的。

「這些市鎮的主要產物,」匹克威克先生說,"好像是兵士,水手,猶太人,白堊,小蝦(小蝦(Shrimps):又作侏儒解。),官吏和造船廠的人。在熱閙街道上出賣的商品,主要是船舶用具。甜麵包干。蘋果。比目魚和牡蠣。街上顯得活躍而有生氣,主要是由於軍人們的飲酒作樂所致。看見這些英勇的男子由於過多的火氣和火酒兩者的作用而在街上蹣跚,那對於一個宅心仁厚的人真是愉快;而且,跟着他們走,和他們打趣,是本地的孩子們的便宜而天真的娛樂,我們回想到這一點,是尤其覺得愉快的。無論什麼(匹克威克先生又說)都掃不了他們的興。就在我到這裡的前一天,他們中間有一個曾經在一個酒店裡受了極其粗暴的侮辱。酒吧間侍女堅決地拒絶再給他添酒;因此之故,他拔出了刺刀(不過是開玩笑地)刺傷了女孩子的肩頭。然而第二天早晨這位好漢還是到酒店裡去,並且是最先到的,這表示他是欣然地不以為意的,他已經忘懷了發生過的事!

「在這些市鎮裡(匹克威克先生繼續說)煙草的消耗一定很大;瀰漫在街上的氣味,對於特別喜歡吸煙的人一定是非常中意的。一個膚淺的觀察家也許要反對這些鎮市的污穢~~那是它們的主要特徵;但是在那些把這看作商業繁榮的徵象的人看來,正是令人滿意的。」

準五點,陌生人來了,隨後很快地飯也來了。他已經丟開了棕色紙包,但是沒有換服裝;並且更加~~假使還有這可能的話~~議論風生了。

「那是什麼?」侍者揭開一道菜的時候他問。

「箬鰨魚,先生。」

「箬鰨魚~~啊!~~好魚~~都是倫敦來的吶~~公共馬車公司的東家們舉行政治宴會~~整馬車地載~~幾十簍子~~這些人真機伶。喝一杯嗎,先生?」

「奉陪,」匹克威克先生說~~於是陌生人喝起酒來;先是和他乾一杯,然後和史拿格拉斯先生,然後和特普曼先生,然後和文克爾先生,然後和大家,喝得几乎和他講得一樣迅速。


  
「樓梯上出什麼亂子啦,侍者,」陌生人說。「一些人影兒上去~~木匠們下來~~燈籠。玻璃杯。豎琴。在幹些什麼?」

「跳舞會,先生,」侍者說。

「集會性質~~噯?」

「不是,先生,不是集會,先生。慈善性質的跳舞會,先生。」

「這個城市的許多漂亮女人你知道嗎,先生?」特普曼先生津津有味地問。

「漂亮哪~~妙哪。肯特州(肯特州系英格蘭東南的一州。),先生~~肯特人人知道~~蘋果。櫻桃。忽布果子和娘兒們。喝一杯嗎,先生?」

「很願意奉陪,」特普曼先生回答說。陌生人斟了酒,乾了杯。

「我倒是非常想去,」特普曼先生重新提起跳舞會,說,「非常想。」

「門票在酒吧間賣,先生,」侍者插嘴說,「一張票半個基尼(基尼:舊時英國貨幣,約值二十一先令。),先生。」



贊助商連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