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科利奧蘭納斯 - 14 / 32
外國戲劇類 / 莎士比亞 / 本書目錄
  

科利奧蘭納斯

第14頁 / 共32頁。

 大小:

 第14頁   
  
FireFox、Edge瀏覽器可關屏朗讀
Chorme則需開屏朗讀。

西西涅斯: 你們照這樣對他說了以後,就可以觸動他的心性,試探他的真正的意向;也許他會給你們善意的允諾,那麼將來倘有需要的時候,你們就可以責令他履行舊約;也許那會激怒他的暴戾的天性,因為他是不能容忍任何拘束的,這樣引動了他的惱怒,你們就可以藉著他的惡劣的脾氣做理由,拒絶他當執政。

勃魯托斯: 你們看他在需要你們好感的時候,會用這樣公然侮蔑的態度向你們請求,難道你們沒有想到當他有權力壓迫你們的時候,他這種侮蔑的態度不會變成公然的傷害嗎?怎麼,你們胸膛裡難道都是沒有心的嗎?或者你們的舌頭會反抗理智的判斷嗎?


  

西西涅斯: 你們以前不是曾經拒絶過向你們請求的人嗎?現在他並沒有請求你們,不過把你們譏笑了一頓,你們卻會毫不遲疑地給他同意嗎?

市民丙: 他還沒有經過正式的確認,我們還可以拒絶他。

市民乙: 我們一定要拒絶他;我可以號召五百個人反對他就任。

市民甲: 好,就是一千個人也不難,還可以叫他們各人拉些朋友來充數。

勃魯托斯: 你們立刻就去,告訴你們那些朋友,說他們已經選了一個執政,他將會剝奪他們的自由,限制他們發言的權利,把他們當作狗一樣看待,雖然為了要它們吠叫而豢養,可是往往因為它們吠叫而把它們痛打。

西西涅斯: 讓他們集合起來,重新作一次鄭重的考慮,一致撤回你們愚昧的選舉。竭力向他們提出他的驕傲和他從前對你們的憎恨;也不要忘記他是用怎樣輕蔑的態度穿著那件謙卑的衣服,當他向你們請求的時候,他是怎樣譏笑著你們;可是你們因為存心忠厚,只想到他的功勞,所以像這樣從牢不可拔的憎恨裡表現出來的放肆無禮的舉止,也就被你們忽略過去了。

勃魯托斯: 可以把過失推在我們兩人——你們的護民官身上,說都是我們一定要你們選舉他。

西西涅斯: 你們可以說,你們是在我們的命令之下選舉他的,不是出於你們自己的真意;你們的心裡因為存著不得不然的見解,而不是因為覺得應該這樣做,所以才會違背著本心,而贊同他做執政。把一切過失推在我們身上好了。

勃魯托斯: 對了,不要寬恕我們。說我們向你們反覆講說,他在多麼年輕的時候就已經開始為國家出力;他已經服務了多麼長久;他的家世是多麼高貴;紐瑪的外孫,繼偉大的霍斯提力斯君臨羅馬的安格斯·馬歇斯,就是從他們家裡出來的;替我們開渠通水的坡勃律斯和昆塔斯也是那一族裡的人;做過兩任監察官的森索利納斯是他的先祖。

西西涅斯: 因為他出身這樣高貴,他自己又立下這許多功勞,應該可以使他得到一個很高的位置,所以我們才把他向你們舉薦;可是你們在把他過去的行為和現在的態度互相觀照之下,認為他始終是你們的敵人,所以決定撤回你們一時疏忽的同意。

勃魯托斯: 你們堅持著說,你們的同意只是因為受到我們的慫恿;把民眾召集起來以後,你們立刻就到議會裡來。

眾人: 我們一定這樣做;我們大家都懊悔選他。(眾市民下。)

勃魯托斯: 讓他們去閙;與其隱忍著更大的危機,不如冒險鼓動起這一場叛變。要是他照著以往的脾氣,果然因為他們的拒絶而發起怒來,那麼我們正可以好好利用這一個機會。

西西涅斯: 到議會去。來,我們必須趁著大批的民眾還沒有趕到以前先到那兒,免得被人家看出他們是受我們的煽動。(同下。)

第三幕


第一場
羅馬。街道

吹號筒;科利奧蘭納斯、米尼涅斯、考密涅斯、泰特斯·拉歇斯、眾元老、貴族等同上。

科利奧蘭納斯: 那麼塔勒斯·奧菲狄烏斯又發兵來了嗎?

拉歇斯: 是的,閣下;所以我們應當格外迅速地部署起來。

科利奧蘭納斯: 這麼說,伏爾斯人還是沒有屈服,隨時準備著向我們乘機進攻。

考密涅斯: 執政閣下,他們已經精疲力盡,我們這一輩子大概不會再看見他們的旗幟飄揚了。

科利奧蘭納斯: 你看見奧菲狄烏斯嗎?

拉歇斯: 在我們的保衛之下他曾經來看過我;他咒罵伏爾斯人,因為他們這樣卑怯地舉城納降。現在他退到安息地方去了。

科利奧蘭納斯: 他說起我嗎?

拉歇斯: 說起的,閣下。

科利奧蘭納斯: 怎麼說?說些什麼?

拉歇斯: 他說他跟您劍對劍地會過多少次;在這世上,您是他最切齒痛恨的一個人,他說只要能夠找到一個機會把您打敗,他不惜蕩盡他的財產。

科利奧蘭納斯: 他住在安息地方嗎?

拉歇斯: 是的。


  

科利奧蘭納斯: 我希望有機會到那邊去找他,讓我們把彼此的仇恨發泄一個痛快。歡迎你回來!

西西涅斯及勃魯托斯上。

科利奧蘭納斯: 瞧!這兩個是護民官,平民大眾的喉舌;我瞧不起他們,因為他們擅作威福,簡直到了叫人忍無可忍的地步。

西西涅斯: 不要走過去。

科利奧蘭納斯: 嘿!那是什麼意思?

勃魯托斯: 前面有危險,不要過去。

科利奧蘭納斯: 為什麼有這樣的變化?

米尼涅斯: 怎麼一回事?

考密涅斯: 他不是已經由貴族平民雙方通過了嗎?

勃魯托斯: 考密涅斯,他沒有。

科利奧蘭納斯: 我不是已經得到孩子們的同意了嗎?

元老甲: 兩位護民官,讓開;他必須到市場上去。

勃魯托斯: 人民對他非常憤怒。

西西涅斯: 站住,否則大家都要捲進一場騷動裡了。



贊助商連結